代号四大名著 隐姓埋名 第五十章 “白鼠”上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3/



“首长,是她!”黄寒的声音从一部吉普车里传出。

“立刻抓捕!决不能让她再跑!但是要小心不要惊动四周的游客,小黄你亲自去。”周瑜中将的声音。

“是!”话音刚落,车门打开,黄寒从车里跳了出来,低头拉着衣领动了动嘴唇,四周立刻有四五个穿着风衣的人向正在小卖部买东西的郑凝汀靠了过去。郑凝汀一点没有发觉,仍然在自顾自地买着热奶茶。

“小姐,不知道您喜欢槟榔口味的奶茶吗?”郑凝汀付了钱正要接过奶茶,身边伸出一只手抢先接过了服务员递过的奶茶。

郑凝汀转身一看,旁边一个长相清秀的年轻男子手里拿着自己买的奶茶正笑盈盈地看着自己。郑凝汀笑笑,“槟榔味也分类的,不知道先生你喜欢哪种?”

年轻男子依然是一副笑脸,“这个我到是没有研究过,不如小姐给我好好讲讲?”

郑凝汀和年轻男子一对眼,心照不宣地一起笑了起来。就在这时两人身后突然围上了三四个人,其中一个正是黄寒,黄寒看着郑凝汀低声地说:“小姐,方便的话跟我们去喝杯茶怎么样?”郑凝汀看着黄寒又转过头看了看和自己接头的“龙虾”,嘴角浮出一丝微笑,突然抬腿踢向了黄寒的下身。


“喂!猴子,你们别傻站着了!”曾三山看着下面的野人开始摇树了不禁着急起来,虽然出生入死这么多次,但是毕竟对手都是人啊,而且就算不是人自己手里也有可以打倒对方的武器,可是现在手无寸铁,要是掉在这一堆野人里面可真是无法想象。

“猴子,这怎么办?”水京跑到候正旁边,现在五十几个野人完全把三人当作透明人,都在忙着关注那树上的曾三山。

候正看着旁边的洪闻理,两人大眼瞪小眼,也难怪,手上最强的火力就是那三把“霹雳火”,但是开枪根本不可能一下子打死其中任何一个野人。候正拍了拍脑袋,还是想不出来有什么办法,水京眼看着曾三山爬上的树已经被野人摇动了心里不禁着急起来,“操!没想到这次在这里翻船了!”

洪闻理看着曾三山突然抬腿就要冲过去,候正一下子拉住了洪闻理,“喂,你这么去只能是送死。别慌别慌,让我再想想,一定有办法的!”候正突然看着左侧眼前一亮,“有了!”

水京和洪闻理一听都是一阵激动,“你们快来帮忙!”候正说着跑向了一边的一块大石头。水京和洪闻理不知道怎么回事也跟着跑了过去,只见候正拾起了地上的一根有手臂粗细的木棍,“你们快找一块平滑的小石头给我。”

水京和洪闻理虽然不知道候正要干什么,但是也飞快地在周围找了起来。水京终于找到一块赶紧递给了候正,而此时曾三山这边,足足有两个人腰粗细的树已经被野人晃得开始倾斜了!

“我操!猴子,这树可顶不住了哈!”曾三山感到身下的树木已经开始倾斜,不禁冒出一身冷汗。

这时,突然从天而降一块巨大的山石,像一颗飞弹一样准确地落在了正在摇着树木的野人群中,顿时砸死了两个野人,曾三山定睛一看,只见候正三人正在高处的一个山坡上,候正正抱着一块大石头放在一根树枝上,然后洪闻理和水京往下一压,那大石头一下子又飞向了野人堆里,顿时又砸死了两个。

野人这时才注意到“发射”石块的候正三人,一大群野人顿时在一个野人的大喊下放过了树上的曾三山,全部向着候正三人冲了过去。

“猴子,来了!”洪闻理看着野人冲来脸上却一点没有惊慌的神色,候正看了看下方冲上山坡的野人,“先打那个!”说着候正又抱起了一块大石头放上了那手臂大小的树枝,洪闻理和水京想发射迫击炮一样调整着角度用力压下了在小石头上的树枝一端,大石头顺势飞向了正在叽里呱啦叫着,站在野人群最后面,看起来像是野人的首领的野人。

那野人看到大石头飞到面前,突然快跑几步竟然举起了一个野人扔了出去迎上了本该撞向它的石块,顿时被撞上的野人胸口处被砸出了一个大坑,重重地飞了出去不偏不倚正好撞向了已经被野人们摇得倾斜的,曾三山还在之上的树。在撞上树的那一刻,树终于倒下了,曾三山眼看就要摔倒,突然从树上一跳,双手伸出在地上一按然后连着几个翻滚,虽然狼狈了点却是避免了受伤。

“猴子,没打中啊!”水京和洪闻理看到野人首领这么灵活不禁吃了一惊,这时候正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三儿,上树!”

曾三山一听候正的喊声立刻爬上了离自己最近的一棵大树,爬到半截曾三山耳朵里传来一阵阵野人的嚎叫,往下一望,只见正在向山坡上冲去的野人们全都遭遇了一大块一大块的滚石,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其中有几个没被从山坡上滚下的石头砸到的野人居然跳了起来发出了惨叫。

“猴子,成了!这办法还真管用!”水京看着下面的已经被打退的野人高兴地说。

“那是当然,这些小东西也够这野人受的了吧。虽然说不致命,但是痛上一段是肯定的!”候正看了看向下退去的野人,转身又搬起一块大石头,“喂,扶好杠杆。我们来个乘胜追击!”


“你快走!”郑凝汀脚踢出的一刻大声地喊到。那个和她一起的年轻人怔了一下,随即掏出了一把手枪瞄准了挡住自己的两个黄寒带来的人,谁知道他刚刚举枪,手腕便感到一阵剧痛,再转眼间,自己和郑凝汀已经被包围自己的一群人围在了中间。

“两位,我劝你们还是配合点。我可不想给两位用麻醉药。”黄寒小声地对两人说着,同时指挥着带来的特种兵们把两人抓住围着走向广场边上驶来的一辆面包车。

“我抗。。。。。。”那个年轻男子正要说话突然全身一麻晕了过去,黄寒看着他笑了笑,又转头看向郑凝汀,“郑小姐,我想你不用了吧?”郑凝汀脸色煞白,紧咬着嘴唇仍由黄寒领着人将自己和接头的“龙虾”带上面包车向着远处驶去。


“您好,老先生!我的电池没电了,您知道这附近哪里有卖电池的吗?”一个声音响起,这声音的主人正是走下大坝的“白鼠”。

“哦,我这里有多的电池,不如你拿去用吧。”一个戴着墨镜的大约六十岁的老人转过身来看着“白鼠”说。

“不好意思,但是我的相机需要三对五号的,您有吗?”“白鼠”继续问到。

“要三对五号的啊,有,有。我这有两对南孚,一对劲量的。你拿去用吧。”老人说着递过了三对电池。

“白鼠”急忙从挎包里掏出两张二十的人民币递到老人面前,“不好意思,那我就买下您的电池吧?”

老人看着“白鼠”,突然压低声音说:“这里人多不好说,晚上八点在红星旅馆301等。”说完又大声起来,“小伙子不用了,这出门在外能帮忙就帮嘛,举手之劳。”说完老人转身走开了,“白鼠”装着看着老人离去后又小心地看了看周围走向了相反的方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