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霸权不等于霸道 中国不应盲目排斥霸权(转贴)

《国际论坛》9月5日刊有《21世纪不会出现霸权国》一文,作者认为21世纪是一个没有霸权的民主国际社会。但仅从道义上对霸权进行谴责,难以达到真正的“去霸权化”;作者还混淆了霸权与霸权主义、霸道的区别,不能为我们提供公正客观的21世纪图景。

霸权与霸权主义、霸道行为不同,理性认识霸权(hegemony),它包括三层涵义:支配、控制和领导。在中国学者眼中,“霸权”更多的是贬义词,这只看到其支配和控制的一面。霸权作为一种领导,而不是支配与控制时,它表明的是一种非对称性合作,而这在当今国际社会是广泛存在的;同时,霸权的控制和支配有悖于民主与平等的原则,但作为一种领导责任的霸权,是保持和促进国际政治经济稳定发展必不可少的。所以,问题的关键是,霸权具有多种涵义,不能一概而论,霸权与霸权主义不可同日而语。

作为一种对外政策信条,霸权主义是西方国家在对外殖民过程中所形成的,其本质在于恃强凌弱、弱肉强食,无视国际关系基本的国家平等原则,粗暴干涉别国内政,以自身的意识形态和道德准则强加于人。我们坚决反对这种有悖于国际关系民主化的对外政策世界观。但是,中文语境中,霸权与霸权主义经常交替使用,因之在我们看来,霸权往往是实施霸权主义的“霸道”;建立在这种认识与逻辑上,我们必须在现实中反对霸权,同时建设一个没有霸权的21世纪。事实上,这种对霸权的认识偏差,往往忽视了作为一种管理者角色的一面,很容易对大国应该与如何在国际社会发挥作用产生误解。

作为强权,美国在世界上起到的并非完全是消极作用,图为反法西斯战争中著名的美苏易北河会师场面。

霸权并不是完全消极的。自二战以来,美国在国际政治舞台上的霸权主义和单边主义政策确实令人讨厌,而其天生的道德优越感,又是令其他民族所难以容忍的。但必须肯定的是,在战后世界政治经济秩序的恢复与稳定当中,美国作为西方国家的首领,其积极作用不应抹杀。因此,我们不能否认国际规范塑造者的积极能动作用。规范塑造者或者是相关大国,或者是以国家为基础的国际组织。

我们可以看出,即使我们对国际社会抱着一种进化论的态度,相信历史不是循环的,而是进步的--人类可以避免恶性竞争乃至世界大战的厄运,我们很难说这种没有霸道的国际社会会自动生成。相反,这需要国际进步力量的努力,否则就可能成为一种道义口号。只有进步力量成为主动的先进规范塑造和传播者,才能建设一个美好的和谐世界。我们的任务是反对霸权主义和霸道行为,不是简单否认霸权的作用和地位。所以,与盲目排斥霸权不同,正确的态度是追问,这是一个什么样的霸权?▲(作者尹继武 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学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