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铁叉江湖传奇(之一)[血狼三周年征文]

铁叉江湖传奇(一)


毒毒的太阳挂在天上,像是往地下喷火。子虚国乌有郡铁叉子县县衙门口,两个看门的衙役懒散地坐在门洞下的阴影里,靠着大门抱着长枪在打盹。

大街对面。“老何茶馆”的幌子也跟那俩衙役一样耷拉着脑袋。门口的茶棚下卧着的大黄狗,舌头伸出老长喘着粗气。

没有客人,跑堂的伙计、老何的徒弟老六看老何不在,偷着给自己沏了壶好茶,坐在茶棚下边喝茶边看街上的风景。

可一连续了两次水,壶里倒出的茶水都已经快无色无味了,街上还是一个行人也没有,让想找个MM养眼的老六很失望,看午睡的老何还没醒,就又偷偷跑到柜台里抓了把茶叶续到茶壶里,冲上水,拿起蒲扇扇了起来。

忽然,从街口传来踢踢踏踏的脚步声,让老六的眼眉挽了起来。但过来的人又让老六失望了,是后街住的秀才4月。

4月是个20多岁的年轻人,前年刚进学,正准备着秋后的会试,每日里以文会友,忙得不亦乐乎。在昨天的聚会上,4月忽然发现会文的秀才中竟然有人以写花案小说谄媚官府中人,实在有伤风化,一怒之下,就去找里正告发。

不料里正却是那人的粉丝儿,听完4月的投诉后嘿嘿一乐道:“你这是嫉妒!都是秀才,自己写不了就嫉妒别人写,有本事自己也去写啊?别吃不着葡萄就说葡萄酸!”

4月也是年轻气盛,当天就到县衙击鼓喊冤。原指望县令大人呢个给个公道,不想姓林的县令与立里正有私,在4月的状纸上批了句:“里正处置并无不当,驳回!”就给摔下堂来。4月欲待申诉,不料林县令竟然回了后衙。衙役们狐假虎威地一声“威——武——”竟然把4月晾在了当场。

本来民不与官斗是古训,怎奈4月年轻气盛认死理,回家想了一宿就是不服气,不顾酷暑难耐,花了一上午又写就状纸,气冲冲地就奔县衙而来。

“咚咚”的堂鼓惊醒了俩衙役的美梦,一看还是昨天来告状的秀才,不屑地说:“秀才,你还来做什么?”

4月也不理会,径直就往里面走。衙役不敢多话,急忙跑到大堂上与其他衙役一起站好。

林县令正在后衙做着升官发财的美梦,被堂鼓惊醒后就有三分不爽,来到堂前一见还是昨天的秀才,心里的怒气就升到了七分。

升堂后,林县令面沉随水,一拍惊堂木想给4月个下马威:“堂下何人?面见本官为何立而不跪?”

4月冲上一拱手:“大人请了!在下秀才4月,有功名在身,按律法可以不跪。”

林县令被4月噎了一句,心里的不爽就长到了十分,强忍怒火接过状纸,一看还是像昨天一样状告里正,冷笑一声抄起毛笔就要批语,不过提起笔来却又犯了思量,总不能还跟昨天写一样的批语啊?那怎么能凸显我林大人的文采……正思忖间,笔上的墨汁滴落到状纸上,好像是点了一个巨大的“.”。林县令灵机一动,反正懒得理你,干脆就用“.”打发了你吧!顺手将状纸往堂下一丢,哼了声:“退堂!”竟回后衙继续做梦去了。

4月大怒,欲待近前理论,无奈衙役一举水火大棍,拦住去路,只得心中暗骂着狗官出了县衙。

外面的天仍然热得使人透不过气来。4月走了几步,也是急火攻心,竟然晕倒在了街上。对面的老六一见,急忙跑了过来,扶起4月进了茶棚,倒了碗茶水灌下。

4月悠悠醒来,长叹一声:“什么世道!奸人当道,我等百姓何辜?”

老六见4月醒来,喜不自胜,急忙又给倒了碗茶水递过去。4月正要喝,忽然听到茶棚后面的屋子里一声怒喝:“老六,又偷喝好茶了?”

4月举目看去,却见屋子里走出一位胖胖的中年人,虽然喝问的声音很大,但脸上分明带着微笑,急忙行礼道:“老板,给你们添麻烦了!”

老六也急忙起身:“师傅,您不再多睡会儿?”

老何佯怒道:“我再多睡会儿,好茶叶都得叫你小子偷喝完了!”

老六笑着,用一种撒娇似的口吻说:“师傅,不就是十五文一壶的碧螺春吗?”

老何笑骂道:“臭小子,师傅我在水区盖楼请客才上十文钱一壶的茶叶,你竟敢喝十五文的!太不过日子啦!”

老六一指4月:“这不是后街的秀才来了吗?”

老何这才注意到4月:“这就是后街的小四?都长这么大了啊?”

4月礼貌地说:“何叔,给您添麻烦了!”

老何纳闷地问:“你不是准备考举人去吗,怎么不在家看书?这么热的天出来跑,当心中暑啊!”

4月叹口气,就把两天来的事情说了一遍。老何闻听大怒:“狗官!竟然如此草菅人命!”

老六笑道:“师傅,还没到出人命的时候呢!”

老何一瞪眼:“你不知道你师傅肚子里没墨水啊?”

4月笑道:“能说出草菅人命,何叔你也算是文人骚客了!”

老何不满地说:“小四,你怎么拿何叔找开心啊?文人还可以,还什么骚客?你何叔可不骚!”

老六一听,笑得腰都直不起来:“师傅,骚……”

老何又是一瞪眼:“你小子才骚!”

老何的火都发完了,老六的下半截话才出来:“骚客不是那意思,是说您是诗人!”

老何一下臊得脸通红,看见桌上的茶水,借题发挥道:“秀才是要做大官的人,你就拿这破茶叶招待?快去换壶二十文钱的龙井来!”

老六应声去柜台里沏茶。老何回头又问:“小四,你准备怎么办?”

4月说:“我回去还写状纸,明天再来!”

“好!”老何猛地一拍4月底肩膀,“好小子,有出息!男子汉大丈夫,就该跋山布水、百折不挠!”

4月不好意思地说:“何叔,应该是跋山涉水……”

老何一愣,笑道:“哈哈……你何叔今儿可是孔夫子门前卖字画啦!小子,行!明天你接着告,不行何叔帮你一起骂那狗官!”

欲知后事如何,且待下回分解。


本文内容于 2008-10-12 20:36:29 被老何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