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照片故事]一位在军委首长身边的幸运女兵


(铁血专稿,严禁转载)


当兵难当女兵更难,要能在高考时能够以不跨入或是当兵后考上军校,那则全靠自己的努力和机遇运气等条件了。我所讲得这个照片背后的故事,就发生在一个来自胶东半岛普通女兵的身上。照片中的女孩叫钟玲(化名),她就是一个十分幸运和幸福的女兵。故事大约发生在九十年代,这张照片则是叫钟玲的女孩在某护校上学时照的。

钟玲的的老家在胶东半岛渤海岸边一个不太大的县级城市,他的父亲是一位中学教师,母亲则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家庭妇女。她的家和我们国内的千千万万个家庭一样,过着平平淡淡的平民生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小钟玲从小就聪慧好学,学习成绩在班级里一直名列前茅,深受父母和老师的喜爱。到了高中高考前的冲刺阶段,小钟玲对自身的学习就更加努力和刻苦了。俗话说“梅花香自苦寒来”, 钟玲对学习的执着和努力没有白费心血,她的高考成绩上线了,钟玲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当钟玲拿着高考成绩成绩单拿着高考成绩成绩单回到家时,可把含辛茹苦把他抚养成人的父母乐坏了。教师出身的父亲第一个念头就是让女儿报师范院校,而女儿则想学医报医学院校,爷俩为此争得不亦乐呼。那是上大学国家包分配,这俩专业对一般人来说还是较理想的专业。

一惯不多言多语的母亲说话了,她一言九鼎地说道:“学医!”从她自己的亲身体会中感到,在农村缺医少药,家里有了个懂医学的人,即使有个头疼脑热的也不用求人,说起来确实很实惠。



钟玲听见母亲支持自己很高兴,父亲见母女俩一股子也就同意了娘俩的提议。报哪呢?钟玲看着高考成绩成绩单,经过深思熟虑为了把握起见,她决定报军队护校念专科。一是可减轻家里的经济负担,二是可以圆自己的从军梦,她从儿时就想穿那身绿军装,成为一名光荣的女兵!

经过体检和政审,钟玲的报考志愿报了上去,她在焦虑和忐忑不安中等待录取通知的到来。说来也巧,这女孩的命运就是好,她幸运地被部队护校录取了!钟玲和父母的那个喜悦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不用掏学费还吃国家的粮,这是哪辈子修来的福啊!全家人高兴,亲戚和邻里乡亲也跟着高兴。钟玲父母忙着杀鸡买肉,在家中摆了几桌酒席以示庆贺。


开学的日子到了,钟玲父母把女儿送到了军校。看到女儿换上了绿军装,佩戴上了鲜艳的红肩章,老两口恣的闭不拢嘴,心里好像乐开了花。送走了父母,钟玲投入到了紧张的军校学员训练学习生活中。都说新兵连生活苦,上过军校的朋友对第一学年地军校生活,也一定会刻骨铭心的记在心上终生难忘,那可不同于被录取时的心情吧?恐怕悔得连逃跑的心思都有了哪里还有个人的尊严啊!


春去冬来,钟玲度过了军校最艰苦的第一个学年,寒假到了。打点好行装告别了同学,钟玲风尘仆仆地回到了家乡。看到女儿嗮黑了的脸蛋,当妈的那个心疼啊就别提了!又是杀鸡炖肉,又是买海鲜,当妈的忙活着要给女儿好好补补身子,女儿可是娘身上的小棉袄啊!

一家人忙活了几天,钟玲娘决定出趟门去看看几年没有见面了的老干姊妹,顺便把已穿上军装的女儿也送给在省城的老姐姐看看。早些年在胶东和东三省一带有个风俗,兄弟姊妹少的家庭都会攀上一门干亲,一来多了一层走动,二是有困难时两家相互有个帮衬。


钟玲娘本人是个普通家庭妇女,但她的干姊妹却不是一个普通的妇女。她嫁地是一名南征北战的老八路解放军,解放后随军到了部队上,过起了随军家属的生活。每年回家探亲时节俩姊妹还时常见面,有时钟玲娘想老姐时也时常到部队去看姐姐,从没断了来往。过去家里有个啥事也求不着姐姐,这次只想也让老姐高兴一下,咱家里也有了当兵的人了。在平常人家来看当兵就是天大的喜事,何况还是女兵学员呢!

一路上娘俩乘车来到了省城,天已过午。钟玲娘领着女儿来到一处有哨兵站岗的部队大院门口,向哨兵地上了一个信封,哨兵看了一下问了姓名和籍贯,就跑到值班室要了电话。一会儿,一个小兵来到门卫处笑眯眯地对娘俩说:“阿姨让我来接你们,请跟我来.”说着伸手接过提包往院里走去。这干妈钟玲在姥娘家见过,可到部队上这还是头一次,心里不免有些紧张。


还没到家门口钟玲娘就打老远看见老姐站在门口等着,不由加快了脚步。老姐俩一见面就紧紧地用抱在一起,毕竟是儿时的耍伴,那感情可不是一般啊!

姐俩正亲热中,细心的大姐发现身边还有一个女兵在站着忙问妹妹:“这是谁啊?”“嗨,你看我这脑子,大姐这是咱闺女小玲啊!”钟玲娘忙不迭地介绍说。

“啊,小姑娘都出落得这么大了,快过来让干妈好好看看!”一把揽过钟玲左看右瞅,把钟玲看的满脸通红。

进了客厅,大姐忙让公务员安排客房,拉着娘俩在沙发上聊了起来,大多是有关家乡的事情。瞅空大姐给正上班的老头子首长报信说自己的妹妹来了,没事晚上回家吃饭。


首长对家属的干姊妹也是熟悉的,和岳母同住在一个村探亲时常见,不时也来家里住几天。首长说是贵为一方的军政大员,但对来自故乡的人很热情。他知道老伴时常挂念家乡的人,能有个家乡的姊妹来看她是件好事,这样的人家你不想冷清也要冷清啊,难得有家乡人能来陪她唠唠!

首长回到家中见到老妹子和干女儿来了很高兴,拉着钟玲在餐桌边坐下,问起她在学校学习的事情听得津津有味。这可是军区2号大官,比校长还大好几级呢!好在首长用的是地道的胶东招远方言听了令人感到很亲切,这让钟玲减轻了不少压力,回答问题也流畅起来,不时还敢讲几句俏皮话,引得首长哈哈大笑,从心里喜欢这个机敏的干女儿。人老了儿女又都不在身边难得有此天伦之乐,这令首长很开心。


晚餐很简单,首长家通常是四菜一汤,今天家里来客破例加了两个菜,一家四口吃的十分温馨。餐后,首长又和娘俩啦了许多有关家乡的话题。从普通人嘴里听到的事情比材料和报告中听到的有关情况很不同,令首长感到很真实和亲切。

在大姐家住了几天,娘俩拿着大姐和首长送的礼物回到家乡。一次不经意的串亲戚,后来竟使钟玲地命运和前途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这使她又得到一次机缘,令她结识了我军界另一位同乡和长辈军委的2号首长张将军,并在首长身边工作。那是在钟玲上军校的第二年吧,干妈一家迁往了北京,钟玲在学校继续着她的学业一直到毕业。


在学校毕业分配工作单位时,令钟玲感到突然的是自己并没有找任何人,竟被分到了总参医务部门工作。一个来自农村的女孩能够进入我军最高军事机关工作,那可是梦寐以求的好事。

钟玲拿着报到介绍信钟玲来到了北京,她被分配在军委首长保健组任护士,这一切都令钟玲感到新奇和神秘。她知道干妈一家在北京,但一个初来咋到的小姑娘举目无亲也不敢打听什么,只是按照职责做好应做的工作。当时钟玲并不知为之每天量血压和体温端水送药的首长是谁,只是按常规要求进行护理保健,看着很威严和有军事将领的派头但看上面熟,好像在电视中常见到。

一个周末,同事来喊钟玲听电话,她在北京没有熟人谁会找她呢?当她拿起话筒时经意想不到的是干妈来的电话。干妈只是告诉她家里所住地址和家中电话号码,让她星期天过去一下。


星期天钟玲没有班,她吃过早饭来到车站乘车到了干妈告诉的街道,找到了门牌和执勤哨兵说了一下,哨兵打过电话后,从里面出来一位军官把她领了进去。见到干妈钟玲也顾不上问候,小女儿般扑了过去,抱着干妈流泪撒娇,她明白了是谁把她安排到北京工作。干妈象哄小孩一样为钟玲抹去眼泪让她洗把脸,告诉她中午家里有老乡来吃饭,等来了帮她招呼一下。

中午十一点多钟,庭院里响起洪钟般地嗓音,客人到了,钟玲陪着干妈迎了出去。她一看来的干爸陪着进来的正是她们保健组护理的首长,首长看到她在也有些好奇。

军委的两位主官在家中用餐这是一般人很难见到的,但从言谈话语中看来2号首长常来干妈家吃饭,看来将军们之间的乡情之谊还是很浓厚的。

进屋落座后,三号首长喊正在沏茶的钟玲过来说:“玲子,这是你张伯伯和你是同乡!”将军都来自胶东说话自然直爽。钟玲喊了一声“张伯伯好!”惹得两位将军大笑。


二号是山东黄县人,为人豪爽刚烈。在其家乡老人中间一直流传着这样的传说,说是将军在年轻时很顽皮,一次和邻村的青年打架闯了祸,被老父知道后处以家法惩罚,将军一气之下离家出走投了八路的队伍,没想到这一打竟打出个将军来。为考证此事真伪,笔者曾因军务在吃饭间询问过将军的兄弟,是否真有此事?但是将军的弟弟只是笑而不答,一切都在无语中。

俩人谈笑说话间,三号把自己家属与钟玲娘发小的事说了一遍,惹得老伴在一旁直翻白眼。二号首长听了不停的大笑。他对老战友说:“别光你俩认女儿,干脆我也认了,不会舍不得吧!”三号和老伴听了老乡的话真从心里高兴,忙让钟玲喊“爸爸!”钟玲红着脸怯生生地喊了一声“爸爸!”接着收女儿的喜气,两位老友喝了不少酒(其实二号有女儿,也在军界发展)。


是机缘还是巧合?一个来自农村的普通女孩竟成为军界两位响当当的将军的女儿,如果她现在还没有转业的话现再也应是技术营团级的军官了,她应该说是女兵中最幸运和幸福的女孩了!


本文内容于 2008-10-15 22:30:40 被剑客888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