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在一位网友的文章中知道,本届诺贝尔化学奖得主钱永健说“我不是中国科学家”,钱永健论辈份是钱学森的堂侄,钱学森是中国国宝级的科学家,钱永健这样说,似乎不太给咱们“面子”了,甚至让咱们的“里子”都有点儿难受。


这个报道原发在一家日本网站上。


几天前,钱永健(Roger Yonchien Tsien)先生是因发现并发展了绿色荧光蛋白(GFP)而得奖的,与他一起得奖的是美国Woods Hole海洋生物学实验室的Osamu Shimomura(下村修)和哥伦比亚大学的Martin Chalfie。


这篇关于钱永健先生自认“不是中国科学家”的文章发表在日本网站上,有意思的是文章没有写日本记者是不是也向以“美国科学家”身份与钱永健先生一同获此奖的还有日本血统科学家下村修,现年80岁的下村修出生于日本京都府,1960年获得名古屋大学理学博士学位后赴美,先后在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波士顿大学和伍兹霍尔海洋生物实验所工作。他1962年从一种水母中发现了荧光蛋白,被誉为生物发光研究第一人。


我估计,如果是系列的诺贝尔奖采访,日本记者也可向下村修提问的“你作为一个日本科学家……”,但对方可能跟钱永健的回答一样,“我不是日本科学家”,日本记者是当然不会写出来的。


因为,他们确实已经是“美国科学家”,也确实是因为在“美国”工作而得奖的,科学来不得半点马虎,钱永健先生的回答至少再次证实了他是位思维慎密的科学工作者。


以下是网上对这篇日文原文的翻译:


8日,与下村修先生一同荣获诺贝尔化学奖的华裔美国人、现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圣地亚哥校的钱永健教授,在回答中国媒体采访时说“我不是中国科学家”。该场面对于欲将其作为中国的伟大成就加以赞颂的中方媒体来说,使得此次获奖略添遗憾。


钱教授出生在纽约,在英国剑桥大学取得博士学位,1989年始任职至今。在瑞典皇家科学院举行的电话记者招待会上,来自新华社等中国媒体的采访接连不断。


“您是中国人吗?您会说中文吗?”钱教授用英语答说“不太会说”。再进一步被问到“先生的成就对于一个中国科学家来说意味着什么?”时,钱教授说“因为我是美国生美国长,我不是中国科学家……但是,如果中国人能为我的获奖感到高兴与自豪,并且能使更多的年轻人加深对科学的兴趣的话,将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


说到与主导中国宇宙开发著名学者钱学森先生的亲属关系,他说“其实连面也不曾见过,当然,我知道他是一名著名科学家。”


而我们需要思考的是,为什么中国没有科学家得到诺贝尔奖?



当然,日本媒体这时候抓到钱永健的这句话大做文章,是为了讥笑中国的媒体更早前拿一个“美国籍的中国血统科学家的获奖”而曲证中国的伟大,当然也有酸酸的味道在的,但当我看到那么多中国媒体拿钱永健的事大肆炒作时,早就被他们酸得倒牙了,所以,看了这篇日本的文章,现在,心里反倒好受许多。


相比钱永健先生的“精密态度”,显然中国某媒体和某些大众的反应确实太“粗糙”了,东方人是偏感性的,西方人是偏理性的,钱永健说自己不是“中国科学家”这句话,你最好按毫无情感色彩的理性陈述来理解好了,至于他倒底是不是中国人,是不是华人,是不是一个炎黄子孙,有他那一张长得像鸿海精密集团老板郭台铭的脸孔和他这个颇有文化气质的名字在那儿呢,不是他自己说得算的。


当然他也有一个认真的英文名字Roger Yonchien Tsien。


对于钱永健先生,在中国的媒体的传播里还有一个身份,是“钱学森的堂侄”,堂亲――堂兄弟是指自己叔伯的儿子,堂侄也就是指自己叔伯一系的子侄吧――其实且不说堂亲在美国的亲属关系中有多么亲密,就是在现在的中国,堂亲也基本淡化为只是一种血缘联系,陈水扁的弊案里没有出现什么堂亲的身影,倒是闺密、发小之类的都坐在一条船上被拖下水,可见在现代社会,什么堂亲表亲,都不如钱亲。


钱永健得奖,没见钱学森老先生或者家里人出来对这个“家族荣誉”表态,或见所谓的“堂亲关系”表面上为老钱家拉亲带故,其实是为自己的媒体做妙作噱头,情感指代可以忽略。



这只能说,我们的表述方式和思维方式,太中式了,一厢情愿自做多情,还有点儿孤枕意淫。

China(中国)和Chinese(中国人、华人),在英语里有明确的语义区别,前者不但是种族也是国家,后者只代表一种种族血缘;但在汉语里,“中国”和“中国人”正在被中国化地模糊使用着,钱永健先生说他不是“中国科学家”里的“中国”是庄严的国家观念,但显然这样的观念我们的语境里没有,我觉得这倒是应向钱永健先生的精密态度学习的地方,并不是全世界有中国血统的人都有资格加入“中国”这个行列的,它代表的语义应更庄重正式,而不是被一个小小的日本记者通过偷换概念的文字游戏就能亵渎了。


请,把钱永健当成一个美国人吧,而且他本身就是一个美国人。


但我相信中国早晚会有自己的诺贝尔奖获得者,就像我相信钱永健的堂亲长辈钱学森先生对人类科学和文明的贡献、对中国的贡献、以及他在祖国最困难时代爆发的爱国热情,比任何获得了诺贝尔奖的科学家都有伟大。


不管是他的堂侄还是他的表甥都无法跟他相比。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