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社会Ⅰ关二哥保佑 正文 五十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92/


“你放心,绝对没事的。你带这个人,”甦平指了指身边的人,“就像平常一样进去,该怎么玩就怎么玩,到时间了你们就出来。明天他不参加我们的行动,所以你也不必担心他会被别人认出来,对你有什么不利。其实,我们把这个点拿下来的时候,已经谈妥了这边的老大了,全部接手过来,没有人会再去查以前的事情了。”

“你说怎样就怎样了。”甦文知道事已至此,多说无益。

“呵呵,别黑口黑脸的了。”甦平拍了拍甦文,“赢了今晚,以后你想赢都没机会了。”

“真是害死人。”甦文往沙发上一靠,似乎是默认了甦平的这个主意。

甦平:“没什么不好交代的。先和她说一声吧。现在还有时间,不怕麻烦的话,可以打的回去一趟再来。”

甦文:“放了人家两次鸽子了。”

甦平笑道:“女人嘛,就不能太顺着她。”

“那我先回去一趟,搞定她再说。”甦文说完便站起身来要走。

“你和他一起过去。”甦平对身边的人道。

甦文用疑惑的眼神额看着甦平,正要开口。

“等一下你们吃过饭就直接进去了。省得麻烦,又要联系。”甦平道。

“走了。”甦文破不高兴地道,也不知道是对甦平,还是对那个人道。

==========

准备接待桑淮和桑克己的房间里,韩琛已经吩咐了手下,没有命令谁也不准进来。所以,诺大的房间里只有韩琛一个人在看着凤凰卫视。不一会儿,门敲响了。三声过后,桑淮和桑克己走了进来。

“桑生,到啦。呵呵。”韩琛没有像上午桑淮那样迎过去,而是在原位站了起来同桑淮,桑克己打招呼。

“韩先生,真是不好意思啊。又要你破费了。”桑淮来到韩琛右边,“本来我们都打算随便吃点就上车的了。又要打扰韩先生,真是不好意思啊。”

“别说这个了,大家朋友。喂,服务员,过来一下。”韩琛对桑淮道,“也不知道你们的口味,没敢乱点,让你们来做主。”

桑淮:“我们很随便的,韩先生,你是东道主,你来点吧。”

“这样啊。那好,我来点了。”韩琛拿过点菜单就看起来。

“哼…”桑克己小声地牢骚了一声。

桑淮听到了赶紧瞪了他一眼,又马上道:“韩先生,这一别,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相见了啊。”

“是喔,人生的事情,很难说的喔。说不定明天我就挂了,这辈子我们也见不到面了。”韩琛自顾自地洗着碗筷。

桑淮和桑克己一阵尴尬。不过桑淮马上有找了个话题,“韩先生,真是讲究卫生啊,五星级的饭店,也要亲自洗碗洗筷。”

“呵呵,我们这些大老粗,习惯了。”韩琛笑得异常开心,“以前在街边巷角,坐小矮凳吃田鸡粥,哇,老板,搞得到处都脏兮兮的。什么都扔在地上,也不拿个东西盛一下。一遇到下雨,我们那里都是露天的嘛,那些雨水,灌得地上到处都是,坐都坐不了,只有站着吃。老板那双手啊,又收钱又切田鸡,又洗碗又摸砧板,啊呀,你是没见过啊。恶心死了。”

桑淮和桑克己听得全无胃口,但出于尊重主人,还是连眉头也不敢皱一下。

“那你说有什么办法?”韩琛看着桑淮,“我们就让他拿一壶开水出来,我们自己来洗碗筷咯。七、八十年代的HK,哪里都是差不多的。到了九十年代,有点钱了,不去坐街头小吃了。转移到饭店了,又听说有什么流行病什么什么,还是不放心,店家呢,就在吃饭前上一壶热茶,随便客人洗什么都行。现在生活好过了,饭店酒楼都讲星级了,又有什么卫生检验标准了。但几十年的习惯了,改不过来啦。”韩琛说完自己也不好意思地笑了,“是不是很土啊?”

“没有没有,这个卫生意识,到哪里都是要讲究的。”桑淮心有余悸地笑笑。

“有什么菜啊?招牌菜。”韩琛用蹩脚的国语问服务员。

服务员一脸报上了二十多个菜名,韩琛歪着脑袋,也不知道是在听还是在想。“得了,招牌好菜,随便上六、七个,再来一个汤。有什么沙虫啊,罗啊,喂,”韩琛问桑淮:“海鲜可以吧?一点海里的小东西。”

“呵呵,可以可以…”桑淮和桑克己听着韩琛似是而非的国语,差点憋不住要笑出来了。

“上一点过来。汤先上。”韩琛对服务员道,“菜你看着办,要快,我们赶时间的。”

三人寒碜了一阵,待菜上齐,敬过酒后便开始步入正题。

韩琛:“桑生,听说大陆有很大的商机哦,我们这边都很多人过去投资,不知道那边有什么东西那么吸引人呢?”

桑淮:“有人的地方就有生意,中国那么多人,怎么会没有生意可做。”

“是哦。桑生,你们在大陆也有很多投资,有什么又快又好的,介绍一点来做做咯。”

桑淮:“要说眼下嘛,什么都有赚钱的,也确实不好说。因为,也有人做什么都亏本的。呵呵,要看怎么操作了。”

韩琛:“那是,有你们桑家的关系,做什么都是水到渠成的啦。”

“那是,我们在内地的关系,是很多港、澳、台投资商们都向往的,毕竟,经营了几十年,业务、人手、资金,遍布十几个省,也不容易啊。”桑克己插了一句。

桑淮:“要说,现在赚钱的呢,证券投资是一个,因为市场还不怎么规范嘛。有空子可钻,大家就都一拥而上。”

韩琛笑道:“利用市场漏洞,怎么能做得久呢?政府不会坐视不管的,况且,股票这种东西,来得快去得也快,一个晚上有可能成为百万富翁,也有可能倾家荡产。前几年我们这边就有个小老大过去炒股,一百多万过去,半个月就没有了。也不知道他是被人骗了,还是自己蠢,不懂投资。”

桑淮:“这个高利润的东西,自然是有一定风险的了。”

韩琛:“听说那边房地产搞得不错哦。土地啊,建材啊,都挺热哦。”

桑淮:“呵呵,韩先生,有意思?”

韩琛:“有得玩,就玩一下咯。不过我这种人,不是怎么会投资的,以前和人合伙做生意,不会看行情,又亏了一百几十万,教训啊。现在都没缓过气来。”

桑淮:“大陆的宏观调控,是很厉害的。不像HK,由市场自己调节。有时候一纸政策下来,几万块一平米的地价,有可能回落到几百块。多少人,倾家荡产啊。”

韩琛:“嘿呀,我看,现在那边的形势都挺好的,想过去玩玩,不知道两位,有什么意见提一下呢?”

桑淮:“呵呵,韩先生到大陆来投资,我们欢迎啊。”

韩琛:“桑公子,有什么好的建议啊?”

桑克己:“看韩先生要做哪一块了。”

韩琛:“随便,找一点小本生意做做咯。以前我在广州也有两家建材市场的。桑公子怎么看?”

“韩先生,如果资金充足的话,尽管放过去。那边的关系,我们桑家,还是有能力打点的。”

“哦,这一点我绝对不会怀疑。”韩琛这句话一语双关。“那,就这样定了喔。到时候有什么业务上的困难,我应该怎样找你们啊。”

“到时候在电话联系吧。”桑克己笑道。

韩琛:“桑生你有什么看法?”韩琛问桑淮。

桑淮:“我肯定是举双手欢迎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