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社会Ⅰ关二哥保佑 正文 五十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92/


土瓜木不高兴:“琛哥,本来你这个建议呢,是不错的。但是你这么一进来,我们这一区的收入就会减少好多的哦。我没办法向社团的叔父和股东们交待的喔。本来呢,我们的货源,是不比你们[和胜义]的啦,你还要这么插一腿,我们就肯定没生意做咯。”

“那你们那边的老板找上我,我也没有办法啊。你总不能叫我不做生意吧。”韩琛反问。

“那。琛哥,你的意思是怎样。”土瓜木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

“这样好不好,上葵涌,你借一个地方给我摆摊,我每个月给你交数,葵涌区的生意,我不去和你抢。你留得住客,你就留;你留不住,他们到马步来,我也都没办法。行不行,你看着办,我这个人就是这么好说话。”韩琛的表情也没有大的变化。

土瓜木心不在焉地挠着头,打量着韩琛的这个建议。

韩琛继续道:“你也知道现在生意不好做,大家争来争去,只会把事情闹大而已,有什么好处呢?我也是个知足的人,你把上葵涌让出来。啊呀,不要说让了,借出来,就当是一个中间地带,我摆两个摊位而已嘛,主权还是在你这边啊。那些人喜欢上哪里进货,就由他们咯。反正土地我交到你手里,你上交多少,是你的事咯。你也好交待,我也好交待,多好,是不是?”

“那你的意思即是,上葵涌你全部都要了。我不能在那里摆摊?”土瓜木皱着眉头。

“喂,说好了是铺面出租嘛,难道我给你交了土地,又要帮你卖货?没有这个道理嘛,你说是不是?”韩琛笑道。

“你…再让我考虑一下….”土瓜木一时还下不了决心。

“啊呀,别考虑了。你看这里,这么多阿叔阿伯在这里等你,外面呢,又有那么多兄弟风吹日晒,快点搞定了,大家都可以回家吃饭咯。这样耗着,大家都不好看是不是。”韩琛笑道。

“你的土地,月初要交足,按规矩来。”土瓜木低低地道。

“嘿呀,没问题啦。”韩琛蹦出了一句蹩脚的国语。

“交钱就开张,每个月一次。这是底线了,再让步,我哪里也交待不了。”土瓜木垂头丧气地走了回去。

“啊,”韩琛也快步走回大厅中央,“各位阿叔阿伯,没事了。可以回去了。趁现在还有时间,去喝喝下午茶,摸摸麻将啦。我还有点事,不耽误你们了。走了,木哥。”

“嗯…”土瓜木根本就是无可奈何地那么点了一下头。

=

甦文在地下赌场里来来回回地下注,众人都看到他有输有赢,但给人的感觉是输比赢多。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是赢是输。最后一把,甦文赢了五千多,散场的时候他的心思已经到了英治的某个饭店里了。今晚吃的什么内容,饭后有什么安排,该说一些什么样的情话。打算起来好不愉快。他步履轻快地走出了地下赌场所在的单元,招手叫停了一辆的士,心情愉快地上了车。

“去英治,谢谢。”甦文微笑着对司机道。

这时,他的手机震动了起来。甦文一看号码,不禁有一种不妙的预感。

“唯?”

“你在哪里啊,出来了没有?”原来是甦平。

甦文:“正在回去的路上,今晚和朋友出去吃饭。”

甦平:“你到哪里了?”

“刚起步。”甦文心道不妙。

甦平:“我在索菲咖啡馆等你。你告诉司机,他会带你去的。”

甦文:“什么事啊,我今晚走不开的。”

甦平:“你到了再说吧。”

甦文也不知道哥哥要做什么:“是不是有急事。”

甦平:“说急也急,说不急也不急。不过,来了对你有好处。你女朋友那边,吃一点无所谓的。改天有办法同她解释。”

甦文觉得太麻烦不过了:“要多久啊。”

甦平:“说不准,你还是把今晚的约会推了吧。对你有好处。哥这边有点事情请你帮忙。”

“知道了…”甦文挂掉电话,刚才的愉悦心情一下子就消散得无影无踪了。

司机凭听到的只言片语中大概推测这位客人要改变目的地,于是朝后视镜里瞄了一眼。只见甦文黑青着脸,双目带着异光,给人一种隐隐的杀气。

甦文挪了挪身子,看了看电话的按键盘,又垂了下来。“索菲咖啡馆,知不知道在哪里。”

“是不是这一区的。”的士司机问。

“有你就带我去。”甦文铁青着脸。

“哦…有一个,不远。”的士司机心道着还好,路程不远。

付过了的士费,甦文调整了一下情绪,走进了索菲咖啡馆。问了个服务员,才找到了甦平,只见他和另一个陌生人坐在一起。

“什么事啊…”甦文还抱有一丝希望,所以刚才没有给琳达打电话。

甦平:“我们区,准备过来。”

“过来做什么?”甦文明知道是要抢生意来了。

甦平笑笑,“听说这边的生意不错,地头又不硬,想来分一杯羹。”

“你想进赌场。”甦文现在倒有点后悔把这个事情告诉甦平了。

甦平低声道:“社团决定的。上次你叫我帮你问,我问了。上面决定拿掉这个点,归我们[和胜义]。”

“那你要我怎样。”甦文没好气地道。

“阿弟,我能要你怎样啊。”甦平听出了不满意。“外面的情况我们基本了解了。就是里面,我们还没摸清楚。现在想弄一下里面的情况。你进去过了,就看能不能带我们的一个人也进去一下。”|甦平射了一眼身边的陌生小伙子。

甦文也打量了他一下。穿得很普通,活像一个刚从大陆偷渡过来的打工仔。不过样子看起来,确实不敢让人太过放心。“改天不行吗。”甦文知道自己这话也是徒劳无益的。

“我们,”甦平凑近去,“我们想明天就动手。”

“时间这么紧,你们怎么搞的定。我看里面的人,都是有家伙的。又易守难攻。”甦文不屑地笑了两声。

“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甦平摆了一下手。

“我担心你啊!我担心什么。”甦文恼怒地回了一句。

甦平:“没事,我不进去,只负责外围。”

“真的要今晚?”甦文听说哥哥不进去,心稍稍放宽了些。

“本来我们也另外找到人了。他也可以带我们进去。不过,毕竟不熟,多少有点不合适。如果你不肯去的话,那我们只好去找他了。而且,”甦平认真地看着甦文,“我也想你今晚能够去赢一点回来。这样的话,你改天和你女朋友,也有得解释不是。这个场子我们[和胜义]接手之火,你肯定是不能去的了。那以后要是想玩,就得去其他地方了。女朋友什么时候都可以约,不是吗?”

“唉…”甦文没想到是这么个情况,心里半是懊悔,半是窝火,“那你叫上我,我也没办法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