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社会Ⅰ关二哥保佑 正文 五十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92/


韩琛:“桑生,我看桑公子相貌不凡,日后一定是人中龙凤,成为你们桑家的砥柱中流。三、五年后,桑家的生意就会全部交给桑公子打理了。到时候,桑生,呵呵,想说一句话,想办一件事,怕也是没有现在随和方便了喔。”

桑淮有点怒:“韩先生,你这个话,是不是说得有点重了。”

“我知道,作为一个外人,我是有点多管闲事了。不过作为一个朋友,我觉得,我是出自肺腑之言喔。有钱傍身,总没错的吧?”

“多谢,韩先生好意。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想先去洗个澡,昨天晚上没睡好。”桑淮冷冷地道。

“哦,那好。你休息先,我不打扰你了。”韩琛话还未说完,桑淮已经把电话给挂断了。但他也不气恼,笑嘻嘻地看着手中这台新买的手机。韩琛把手机捏在身后,原地转了两圈,又回拨了电话。

韩琛:“喂,桑生啊。忘记了一件事情啊。”

桑淮:“哦?”

韩琛:“你们是今天晚上什么时候走啊。”

桑淮:“吃过晚饭再走。韩先生是大忙人,就不劳烦了。我们下次过来,会联系韩先生您的。”

韩琛:“哦,既然是吃了饭再走,不如这样,今晚我请,地点你们挑。”

“这…就不必了吧。”桑淮也不想一口拒绝。

韩琛:“A,是不是朋友啊。是朋友给我这个面子咯。今晚我在准备一份礼物给桑公子,让桑生你好做人。”

“韩先生…何必这么客气呢…”桑淮这次倒是难以拒绝了。

韩琛:“呵呵,就这样定了,到时候我打你另外一台手机。”

桑淮:“好,好…”

==========

酒店六楼的大厅中间,呈品字形摆了三件四座的沙发。两个外侧的沙发上分别坐了三个上了年纪的老者,中间的那个沙发只坐了一个脖子上纹了一朵花的中年男子。沙发的后面站了二、三十个打手摸样的西装男子。绕是这样,中间沙发坐的那名男子扔是显得十分不安。

“啊呀呀,木哥,木哥。不好意思,要你等这么久。”韩琛招着手,大步走进大厅来。

“琛哥,你可玩死我了。”被韩琛成为‘木哥’的葵涌地区领导人土瓜木没好气地走过去,握过韩琛的手。把韩琛接到中间的沙发来。

“嘿呀,有什么事啊,说得这么严重。”韩琛也不理会周围做的什么人,笑嘻嘻地跟着过去。

“琛哥,你也知道,我做点小本生意,不容易啊。你…”土瓜木指着韩琛,又不知道该说什么。“琛哥,有什么事,你让小的带个话,我马上到啊。”土瓜木一下子提高了音调,又降了下去,“用得着那么多兵马摆到我的区吗?”

“呵呵,做什么呀,”韩琛拍了拍土瓜木的大腿,“我的手下过去玩玩而已,不欢迎啊?不欢迎也不用,啊,上门告状吧,还,约了这么多人,这么多前辈。”韩琛指着周围坐着的老家伙。

旁边两个沙发坐着的老者让韩琛这么一指,都纷纷点头以示回复,只有两人不作声色,只以斜眼相对他们一个带着圆形墨镜,穿着一身唐装,总是摸着小拇指上的玉戒指;另一个眼眶深陷,胡子剃得干干净净,理了个平头,但全是银发,不过耳垂却挂了两个银色耳环。

“做什么啊,搞得这么大的场面。”韩琛皱着眉头,却是笑着说出这句话来。

“琛哥!琛哥!”土瓜木倒是真的皱起了眉头,“有没有商量的余地。不要搞这么大了。还要做生意,还要养活那么多的弟兄。能不能够罢手?”

韩琛:“你有什么意见?”

土瓜木:“意见不敢当,只不过是想纷争宁息…现在警察盯得这么紧…”

韩琛:“喂,我的手下,到你那里,没有做什么坏事嘛?”

“唉,打烂一点桌椅台凳和几盏电灯。”土瓜木道。

“要多少钱,我赔给你。”韩琛说着便从西装的口袋里掏出一本支票簿来。

“阿琛,你也不要得寸进尺,蹬鼻子上脸了。”唐装老者插了一句。

“天叔,你说我现在做的不对吗?我的人,打烂了木哥的东西,赔钱难道不是应该的吗?”韩琛转过脸对着土瓜木,“你说是不是?”

唐装老者看着土瓜木,希望他扔出一句硬话来,自己好接下去。

不料土瓜木却朝他摆了摆手,只对韩琛道:“我也不是来向琛哥要钱的。钱能解决什么问题啊。现在就是说,有一个什么办法,大家可以和和气气做生意这样说。”

“那你有什么办法?”韩琛反问。

“琛哥,你的手下到我的地方来,无非是想要一起做生意而已。但我葵涌地小人多,僧多粥少,你们要进来呢,只能是大家都赚不到钱而已。你说是不是…”

“有点道理。”韩琛看着土瓜木。“不过,这样哦。”韩琛坐直了身子,故作严肃道:“有很多客户都反映,我的货比你的分量足,质量好,性价比高喔。那他们愿意从我这里拿货,你的人又不肯让,那有什么办法啊。喂,说是在的,我是站在客户的角度考虑的哦,谁愿意花高价钱买低等货啊,你说是不是,呵呵呵…“

“那你是摆明要抢的了。”挂着银耳环的老者淡出一句。

韩琛:“呵呵,蒙叔,现在做生意,不能够还像以前那样,强买强卖的。现在是自由市场,讲究买卖自由啊,不是雷洛时期了。”

“阿琛,你好厉害啊。这是你们尚伯的意思啊,还是你自己的意思啊。我想,尚伯德高望重,也应该是通情达理之人,不会挑拨社团是非的。”

“呵呵,你想找尚伯喝茶是吧?我有他电话,找给你咯。”韩琛笑着掏出电话本,翻查起来。

韩琛这么一说,倒让被称为蒙叔的老者一时结舌。

“琛哥,你这样又是何必呢…你也知道,葵涌不是我一个人的葵涌,我们整个社团都有份的。你这样,让我难做而已。”

“呵呵,也对。”韩琛停了下来,给刚才喝问他的老者报了一个电话号码:“********,蒙叔啊,你打这个电话,可以找得到尚伯的。”

“哼…”

“这样,我有个办法,和你商量一下,你看行不行。”韩琛颇有诚意地盯着土瓜木。

“琛哥,你说。只要是不损害我们[碧义堂]利益的。我个人绝对没有异议。”土瓜木也是一副认真。

“那你过来,我悄悄和你说。”韩琛拉起土瓜木,往大厅的角落走,还不忘射了一眼那群老家伙。

土瓜木:“琛哥,有好的建议,你说。只要是利于两个社团发展的,利于[和胜义]和[碧义堂]友好共处的,我没话说,一定说服我们[办事人],支持你。”

韩琛低声地对他道:“你看这样好不好,你们那边,市场那么大,你一个人的货源,有保证不了,满足不了客户,所以就掺石灰啦,面粉啦什么的进去,搞得人家大老远跑过来向我要货,那我也没办法咯。不如这样,你给几个摊位,我帮你分担一下。大家都有生意做,不就不用争不用吵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