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美国宣布了对台军售,威慑目的很明确。而这个姿态也恰如给中国再打了一支清醒剂,可能会迫使中国政府放弃幻想,重新考虑本次次贷应对之策。

事实上,抛开具体的利益得失看,这次危机是整个世界挣脱美元霸权(它背后是一系列规则、组织和资本构成的利益链条)的一个好机会。

欧洲对此已经迫不及待,在前几日萨科奇喊出"重建国际金融秩序"后,法国、德国、英国和意大利的领导人本月4日在巴黎召开了一个小型会议,商讨解决金融危机对策。这其中最核心的一个意见就是重建金融秩序。

被只是美元本身的货币左右,这不但是中国大陆的痛,台湾的痛,日本的痛,俄罗斯的痛,中东的痛,南美洲的痛,也更是欧洲的痛,一个不到300亿美元的马歇尔计划,以及一个虎视眈眈的红色政权,让欧洲无可奈何地成为这个世界的二等公民。

为了挣脱这个二等公民的处境,欧洲人前所未有地团结起来成立"欧盟",发行欧元,它想抗衡什么?中国?俄罗斯?NO,它最大的利益对手是它亲密的伙伴--美国和美元,这在国际政治领域几乎已是一个常识,但,欧洲多年的努力,被连续两场区域战争化于无形。

现在,美国这条贪吃蛇,终于因贪吃导致的体型庞大,不得不开始吞噬自己了,欧洲人绝对不会放过这个绝好的机会。

这几天的情形显示,欧洲人确实在积极利用这次机会。

提出重建国际金融秩序,真是一张角度绝好的牌。这是萨克奇这个愣头青,代表欧洲在最近几十年向美国亮出的一张最硬的牌--否定美元的硬通货地位,甚至也在否定支撑美元作为硬通货的一系列组织,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的地位等等。

这张牌对美国而言,既是一张可以对其市场信心造成摧毁性打击的筹码,也是多方可以重新参与博弈、分享利益的筹码,更是一个可以延长美国金融灾难时间的筹码--美国你就慢慢裁员吧,慢慢宣布大机构破产吧,我们确实很想帮你,而且还为这个问题想到了一个终结性解决方案,就是重建国际金融秩序,这个框架可需要较长时间研究和沟通--欧洲人不愧是正宗海盗的后代,一石三鸟,玩起利益博弈来洞若观火,游刃有余。

相比之下,中国就太老实了,中国此前对次贷的官方言论,既有以前对市场、价值判断的惯性因素,也有事发突然,对其影响和走向估计不足因素。不过,无论哪种因素,也无论我们此前表达了什么,我们都有足够的时间和空间调整自己的策略。

首先要明白,现在处理债务的主动权,完全握在美国人手里,如果我们不用新的筹码去博取主动权,只有一个位置留给我们,就是继续挨宰。

所以,中国作为一个大债主,其实比欧洲更需要新的筹码,欧洲更大程度上只是在博弈利益,而中国不但需要为未来博弈利益,还需要尽量去减少损失。日本呢?日本也需要,在这个世界,它的这种需要仅次于中国。

OK,在美国这场金融灾难面前,一个新的,各怀鬼胎目的却惊人一致的联盟在理论上出现了,这个名单上,几乎包括了这个世界除美国之外的所有主要国家。

别说,这真是个好机会,我估计欧盟轮值主席萨克奇今天的荷尔蒙分泌达到了他人生中的最高峰值。英国的布朗,他是个平衡专家,他上台后,英国与美国保持距离的迹象已经比较明显,他会对这个建议说一些中间,但"稍微"偏向欧洲的话,德国大婶就不用说了,她是一个铁杆的欧洲中心主义者。意大利,呵呵,这些年这伙计差不多被人遗忘了。

所以,中国,包括俄罗斯,日本,应该向欧盟暗送秋波,我估计最近几天欧盟也会"郑重其事"地把他们的"初步想法",以一种非正式的方式与上述这些国家沟通,交换意见,呵呵,中国该怎么做,当然就来个顺水推舟,以适当的方式表示对"有这么多国家都在积极地寻找对策感到欣慰",并对欧洲传达的信息"感到振奋和新颖",因为这里面"有一种对世界的负责精神,包含了对危机原因的追索和对未来整个世界出现类似事件进行预防的构想,确实值得探讨"云云。

对美国,则继续表示"密切关注",继续赞赏"该国政府已经显示出来的巨大决心",赞赏从最近的"众、参两院的表决看到了一种负责姿态","中国人民和中国政府相信美国政府和人民有决心,有信心处理好这场巨大的危机"。

没有新筹码,中国处理这场危机会非常被动,而如果有了欧洲传递过来的那个筹码(目前而言是最佳选择),则主动多了,即使不能重建国际金融秩序,估计也会以此敲诈美国佬一把。拿回我们应该拿回答东西。

对了,李敖曾说过一句话--台湾是大陆的睾丸,很流氓很形象,今天我们也不妨说,美元是美国的睾丸,既然欧洲佬已经在摩拳擦掌准备去抓住它,我们何妨再添上一只手呢?

美国的尖叫,可是唯一能化解这个世界危机的美妙音乐哦,呵呵。俞飞龙

转自:昆仑军事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