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清走狗阎崇年言论的危害

首先,它严重扭曲了中国人的历史观和世界观。因为我们的国家是一个汉族占总人口92%以上的多民族的大国,汉族是绝对的主体民族,是国家原动力所在。给我们的国民灌输这样一种严重错误的历史观,会严重削弱我们主体民族汉族的民族自信心。潜移默化之中,同胞会认为,反正我们四千多年的历史管理得还没有人家267年好,我们再怎么努力也没有用。汉族反正就是一个没有用的民族,我们的文化,我们的历史生来就是落后和腐朽的,我们的民族就注定了我们的失败,就象《河殇》和《狼图腾》所说的那样,干脆全盘满化或者全盘西化算了。甚至只有接受人家的统治我们才有希望。

二,

严重危害国家的稳定和民族的团结。中国自秦汉以来,之所以能维持2000余年的多民族国家,保持民族和国家的独立性和延续性,关键在于汉民族的强大吸引力和包容力。它就像一个核心,牢牢牵引住众多的少数民族兄弟,维持着一种互相团结,互相交流,但又彼此区别独立的稳定的构架。要维护民族的团结,保持国家的稳定和反展,靠的是增强民族间的相互吸引力,壮大核心层,发展各民族间水乳交融的文化魅力,而不能依靠无谓地压制主体民族,打击他们的自信,并且鼓吹和夸大某一两个少数民族的历史功绩。故意削弱汉族的自信力和主体魅力的做法是极其危险的,完全是乱国之道。因为一旦多民族体系的核心削弱或者溃散,各民族之间失去了曾经把他们团结在一起的力量。而又没有一个少数民族可以替代其汉族目前的地位,其结果将是民族间的矛盾和摩擦加剧,国家和整个中华民族面临分裂的危险。 严重荼毒社会风气。满清一朝的文明完全是一种变态的奴才的文明。中国几千年来一直比较注重道德名节,推崇文臣死谏,武将死战"。唐有魏征、狄仁杰,宋有岳飞、文天祥,明代也有于谦、海瑞。然而有清一朝通过空前残酷的文字狱,有思想有名节的人都被屠杀殆尽,剩下的士大夫只是一群唯唯诺诺的奴才。这帮人没有主见,没有原则,做事情没有道德标准,也从来不考虑后果,只知道迎合主子讨人家欢心。宣扬这样一种奴才文化使得我们的社会风气比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要糟糕得多。反复、造假、无诚信,这是奴才小人的根本特征,然而很不幸的是在我们身边某些事情像电影一样轮番上演:大学校长请枪手写论文事件,假酒假奶粉事件,前一阵的辽宁某县领导反复造假欺骗温总理的事件。更严重的是这一毒瘤正开始吞噬国人的民族自尊心,连起码的人格都不要了,大家在媒体上不难看到某些人会为了两小钱当众给外国人下跪;某女竟然穿着军旗装给鬼子招魂。这完全就是一种奴才的卑贱自虐心理在严重扭曲着人们。四、严重毒害我们的青少年一代。我们今天的媒体似乎全被满清皇帝包围了。荧屏上整天就是辫子飞扬,各种戏说大话清宫戏不断。而且绝大多数都是对皇帝极尽吹捧,三句话离不了皇上,把这些寄生虫装扮得不是圣人就是贤君。有人可能说这些都不是正史,不要太当一回事。可是当我们的正史们都躺在象牙塔里时,除了几个专业人士研究翻看以外,绝大多数国人的历史知识是通过最直接的最通俗的方式--戏剧和文学作品获得的。这使得我们不明世事的少年儿童把它们当成了现实,从小就浸染在这样一种专制腐朽的皇权思想里,完全不知道民主和法制为何物!我们的革命先烈好不容易经过辛亥革命、新民主主义革命推翻了封建专制王权,难道这一成果要在今天毁于一旦?这对于我们未来的中国走上民主、法制的现代化道路极其不利,可以说已经到了向整个国家敲响警钟的时刻了

五、 严重败坏了中国人民的形象。每当看见我们的同胞在舞台上、各旅游景点,穿着马褂、留着猪尾(pigtail),开着高叉旗袍在中外游客面前扭捏作态的时候,我就感到一种深深的耻辱。这简直就是一种自虐,故意丑化自己民族在全世界的形象。这种恶俗的民族压迫的标记一直是19世纪到20世纪华人遭受世界耻笑的原因,好不容易在辛亥革命后断了根,难道要在今天死灰复燃吗?老实说,这种情况的出现,我们的知识分子是要负主要责任的。自上个世纪二十年代以来,五四运动余温渐散,我们的知识分子没有起到一个开启民智,继续对国民进行思想再教育的作用。反而是毫无标准,毫无原则的跟风起哄,整个学术界处在一个浮夸的虚热的状态之中。无论是大陆,还是台湾、香港、澳门等华人地区,我们的历史工作者、文化工作者就没有给政府充当一个好参谋,没有形成一个正确的文化舆论氛围。倒是被商业、快餐文化、民风中低俗肤浅的需求取向牵着鼻子走。现在一直有人反对修编《清史》,我有点逐渐理解他们的想法。日前清史编纂委员会第一副主任马大正接受了某报记者的采访,他的一个最让人感到难以理解的观点是:清兵入关也是一件值得肯定的事。原话是这样的:比如清兵入关,我们会站在17世纪40年代的立场,当时中国需要一个强大的政治核心来领导,这个统一确实有好处,它随后导致的康乾盛世在中国历史上也是可圈可点的。(见2004年11月8日《新京报》)。按照他的逻辑,20世纪三四十年代,中国也处于一个缺乏强大政治核心的时期,我们是不是也应该欢迎日本帝国主义军国政府的;核心领导呢?在这样一种自虐严重的文化氛围之中,在这样一个学术历史观处于严重失衡的状态下,修编一部应该用历史唯物主义态度严肃对待的史书是不合适的。 历史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根,是精神和尊严之魂。我们当今高谈振兴中国,要让中华民族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可是首先连自己的历史都不敢面对,连自己的过去都要以一种实用主义的态度来抹杀篡改,我不知道这样的振兴是要将我们的民族和国家带往何处?灭人之国,必先去其史,希望这只是龚自珍的一句警言,不要真的成为我们民族的历史性悲剧。我们只有首先具备了一个健康的心态和民族魂魄,国家才能实现真正的复兴,因为正国需先正其史!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