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崇年的耳光和戏说的历史

作者:伊拉克外公 胡适说过:"历史是任由人打扮的小姑娘!"不过我的印象中胡适并没有说过如此的原话!不过大致说来,这话好象也没有错,特别是正统和严谨的历史成为了儿戏!


CCTY的百家讲坛,俺喜欢看!或许是因为每每看见正史中的文言文就十分头疼的缘故吧,对百家讲坛的运作方式确实有一种亲切感!而阎老先生则是我比较喜爱的主讲之一,生动形象和有感染力是他带给我的切生感受!说句实话,如果把百家讲坛当成一个评书场,估摸只有这位阎先生和那位易先生能成为最合格的评书家了。阎老先生的评书讲的好,想必是依靠他长期对历史的研究吧!能享受"享受国务院颁发特殊津贴"的人,也想必在研究上有深厚的造诣吧!如此看来,阎老先生真可谓名副其实的"德高望重"!


不过不巧,这位"德高望重"阎老先生在无锡挨耳光!一时间,媒体间,论坛间,舆论纷纷,你讲我讲大家讲!好不热闹!估摸不知道有多少"星"们在默默的羡慕阎老先生,能如此的被暴炒!我不知道"学术超男"有没有被暴炒成功的案例,不过想想至少也能找到被成功包装的案例吧!其实当学术遇到包装和炒做,历史遇到戏说和一家之言,结果也就必然会出现!只是阎老先生运气实在太背,成为了挨耳光的第一人!


我是个民族主义,但是确实算不得强烈的民族主义者!阎老先生讲清代的历史贡献什么的,我还是喜欢听的!历史有他的轨迹,二百余年的清王朝自然有它在中国历史中的地位!明清之交的杀戮也好,征服也罢!放眼未来,记忆的应该是历史,而不是仇恨!我并不介意这位阎老先生对清代的吹捧,堂吉诃德尚且有追求"骑士梦"的权利!


但,当堂吉诃德的权利和戏说结合的时候,模糊的就只是方向!而放在研究正史中,那只能歇斯底里的抓狂!当这种歇斯底里演绎为讲述历史时,只能是混淆了历史与现实的界限,模糊真相和主观见解之间的关系!这种戏说的包装的娱乐的心态只能是歪曲的一面之词去诠释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阎老先生,你做的就是如此!当然,不是全部!


当盖棺定论的人物可以因为个人好恶而重新评价的时候,当真实可以因为吹捧而变味的岁月,当历史可以因为戏说而歪曲的的年代!确实不知道这个社会可以得到什么或者失去什么!吴三桂需要重新评价了,洪承畴也修建纪念馆了,估摸下一步也该重修《贰臣传》了;清军入关的掳掠不是再历史的悲剧了,而应该定义为喜剧了,估摸下一步被杀戮的人口就可以按牲口算了(可不,阎老先生不是开始这样讲了吗)......


太多太多,不想列举了!确实不知道这位"德高望众"的阎老先生知道不知道他在做什么?讲评书,好象不太像;讲历史,应该不是那样!哦,对了,应该是戏说的历史!不过,不知道他有没有意识到:他戏说的水平越高对历史的错误讲解危害越大;历史的水平越高对戏说效果的作用越大。戏说的历史也就让很多不明就里的人就认为历史便是阎老先生说的如此,贻害无穷。不过,阎老先生应该不会介意这些,或许在他看来只要把"那个小姑娘"打扮的如他那样漂亮就可以了!


伏尔泰说"我可以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是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力"!对阎老先生意见异议的人应该不少,要不怎么会有扇耳光的"暴力人士"出现!相信很多人都反对暴力,特别是这种暴力施加在一个7旬老人身上。不过,当这一切发生在一个没有说话权利、文明抵制又得不到重视的环境(《百家讲坛》节目)中时,一切暴力的发生都显的那么顺其自然了!那阎老先生可以在百家讲坛戏说,而反对他的声音无从表达。不知道偌大一个中国是不是就只有阎老先生一个清史学家,几年了吧,面孔还是那张面孔!


恐怕少有人能奢望《百家讲坛》能引进民间的不同意见去解释或公开辩论了,也只能期望见见其他明清史学家的观点。可实在没想到这茶馆死活就只认这位评书家,自然成了一家独谈的《百家讲坛》。一个普及传统文化和学术的权威《百家讲坛》,一个喜欢戏说历史的堂吉诃德!我不知道是讽刺还是什么!


如果说尚且可以忍耐这"百家"的《一言堂》,那压制群众不同声音的做法只能让人愤恨,媒体传达的观众的不同意见都被置若罔闻,网友谴责阎老先生的百度阎崇年贴吧也受到封闭。于是,愤恨和无奈带来的也就只能是"誓死捍卫说话的权力"!不过,捍卫的不是阎老先生说话的权力,而是反对阎老先生的声音。阎老先生那记耳光不过是替《百家讲坛》受过而已!


一个讲评书的躁动历史学家,一部商业包装的戏说的历史,一个"百家"的一言堂,还有一记沉重的耳光!仅此仅此,何关满汉!不过或许将带来的是真正的"百家争鸣"!


愿这记耳光是个新的开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