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黑道生涯 我的黑道生涯之风云变幻 十 广西买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95/




刚过了破五,我和建国以在家呆闷了想出去旅游的名义买了两张机票去了广西。

桂林的山景水色风光旖旎,我们俩在桂林、阳朔开开心心地玩了一个礼拜。多少年没这么痛快过了,兜里有的是钱,任何压力也没有,住的是最好的宾馆,想吃什么吃什么,宋建国哈哈笑着道:“韩永,咱们这就是‘大爷’!”

我听完哈哈笑着:“希望真正‘大爷’的日子早些来临!”

“只要我们兄弟同心,这一天不远了!”宋建国显得踌躇满志,仿佛幸福的日子指日可待,伸手可取。

在桂林高高兴兴地玩了一周,我们俩买了车票去了南宁。

到了南宁我们俩用事先准备好的假身份登记住到宾馆里就开始打听去边境的事,服务员笑这告诉我们俩,现在虽然不打仗了,但那里也是军事禁区,不是当地人是到不了那里的。我们听了很失望。

住了一晚,我们俩决定上街上转转看看,看看有没有其他途径。

南宁有家很大的贸易市场,我们俩去那里转了四、五次也没探听到什么有用的消息。宋建国显得有些垂头丧气,说:“韩永,不行怎么就回去吧?!再想其他办法!”

我觉得也只能是这样,从市场出来拉着他进了一家餐厅。点了菜我从兜里掏出烟正要抽,旁边一个人笑着低声说:“朋友!不介意我坐一下吧?”

我和宋建国当即一愣,但很快明白这是要和我们搭话说事儿的人。我看着他道:“请坐!”把还没收起来的烟递给了他一支,他没客气接过去自己就点着了。这人三十岁不到的年纪,个子不高,很瘦,不太象生意人,但我感觉出他也有点象是混社会的人。看他把烟点上了,我招呼道:“朋友,怎么称呼,有什么指教的吗?”

瘦子道:“不敢,兄弟小姓廖,是凭祥那边的人,在这里做点儿土特产生意。我看你们俩在这里转了好几天,好象也没买什么东西,是不是这市场里卖的东西不合你们的意?”

我脑子迅速转了转,觉得没必要兜圈子,他即使是点子我和宋建国也什么都没干他也拿我们没什么办法,干脆开门见山:“廖兄弟,看你也象是跑江湖的人,咱们就直来直去吧!我们兄弟俩过来是想买点儿响货,不知道廖兄弟有什么途径没有?”

瘦子乐了:“你们一定是听人传闻这边总打仗遗弃的响货特多是吧?”

我点点头:“是啊!所以我和我兄弟来这里想搞两个玩玩儿!”

瘦子嘿嘿笑了:“那是传闻,是根本没有的事,你想国家政府能让这东西在民间散落不管吗?刚开始是有些流落民间的响货,但很快就被政府收上去了!我看你们是白跑了!”

我稍稍有些失望,但立刻想到,这瘦猴既然已经注意上我们俩了,估计也猜出我们俩的目的,又过来主动搭话,我把话也直接挑明了,他十之八九是在放烟幕弹。想到这里,我假做失望地对宋建国和瘦猴说:“既然如此,那我们明天就走吧!去云南那边看看!”

瘦猴一听我要走,显得有点儿急:“朋友!你别急着走,其实这事也不是一点儿办法没有,我有个亲戚手里好象还藏着两支没交,不然我给你去问问?”

正说着,开始上菜了,我让服务员又给拿了一套碗筷给瘦猴,瘦猴没客气,我们开始边吃边聊。瘦猴问了问我们住哪里,大约要几支,我都一一告诉了他。

“那事情办好了,朋友你怎么谢我?”酒足饭饱瘦猴问着我。

我伸出了一只手:“这么多不少吧?”

“一支这么多是吗?”瘦猴眼睛放着光。

我点点头。瘦猴乐的嘴都合不拢了:“我最晚后天就给你们回话!”

“好!我们在宾馆等你消息!”

瘦猴笑着站起身来:“那我就先去给二位办事去了!”

我站起来和他握了握手:“谢谢廖兄弟,我等你消息!”

瘦猴又和宋建国握了握手乐着走了。


结了帐我和宋建国从餐厅出来,宋建国道:“我还以为我们这次白跑了呢!”

“只是不知道这瘦猴弄来的是什么货!”

“应当没问题吧!看来他是常做这生意的!”


瘦猴的办事效率很快,第三天一早就来敲我们的门。

“车在楼下,你们先看看货,看着合适咱们出去试试枪,然后在谈价钱!”瘦猴显得很诚恳。

“好!”我随着瘦猴出了宾馆。我没让宋建国去,让他留下来是想让瘦猴他们万一有什么其他想法也好有所顾忌。并让他趁我出去的时候赶紧高价雇辆车等我一回来就直接去柳州。宋建国本来想让我带上两把刀,我说人家手里拿的是枪你带把刀有什么用,你留在宾馆瘦猴即使有什么不当的想法也不敢动。结果我就空着手和瘦猴去了。

出了宾馆瘦猴带着我进了南边的一条小胡同。胡同的隐蔽处停着一辆面包车,贴着颜色极深的太阳膜。车上只有司机一个人。我们上去以后面包车就拉着我们在街上转,瘦猴打开一个提包,里面装着七、八把各种各样的枪,瘦猴每拿出一支就告诉我们是什么枪,哪国产的。我是第一次看见真枪,拿在手里喜欢的了不得。

我拿起一把瘦猴说是美制的柯尔特式手枪非常喜欢,但我最后决定还是不要,原因是要买就买国内常见的,免得让人猜出枪的来源。瘦猴也连连称是:“还是大哥想的周到!”

我看见一把有点儿像六·四式手枪的手枪,样子看上去非常简洁,拿起来问瘦猴:“这是什么枪?”

瘦猴接起来,得意洋洋地说:“这是五·九式,是仿造苏联的什么马卡洛夫式双动式自动手枪。这马卡洛夫式是前苏军和华约军队的标准制式军用配枪。咱们国家仿造后称为五·九式,是大官们才使的。我这里也只有这么一把!子弹也才四十多发!”

“好!我要了!”

我又挑了两把外观不错九成新的六·四式,一把几乎全新的五·四式。

瘦猴看我挑好了,告诉司机带我出去试枪。车开出去一个多小时在一个隐蔽所在停下来,我把挑好的枪每把都试了试,瘦猴站在一边边四处看边一个劲儿的催:“快点儿!快点儿!让人知道了就麻烦了!”

试好了枪在回来的路上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每把枪以六千元成交,子弹每把枪50发。另外再给瘦猴两千块钱。

瘦猴一看生意谈成了,非常高兴,要请我和宋建国晚上去喝酒。我谢绝了,告诉他晚上还有其他事,明天去市场找他。

瘦猴听我这么说忙道:“我不怎么在市场里,还是我来找你吧!”

我说:“好!明天下午我们在宾馆里等你!”

说着话,面包车已经回到宾馆,瘦猴把四把枪和子弹装在一个事先准备好的小包里提着和我进了宾馆。宋建国在房间里正焦急地等着我。看见我乐呵呵地回来了一把攥住我:“没事吧?!”

“没事!东西都买好了!”我握着他伸过来的手。

瘦猴在一旁忙不迭地说:“大哥!要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我赶紧让宋建国拿出两万六千块钱给了瘦猴,又把兜里的几百块钱也给了他。瘦猴很高兴,一再说明天来请我们吃饭。我连声答应着,瘦猴临出门还一个劲儿地说:“明天一定等我!一定等我!”我笑着答应了。

他一走,我问宋建国:“车雇好了吗?”

“雇好了,就在宾馆的院子里停着呢!”他正摆弄着手里的枪啧啧着。

我赶紧道:“别玩了!赶紧收拾东西走!”

他爱不释手地把枪收起来,连同小包一起装进我们的行李箱里。

我让他把行李装上车我去结帐,他答应着提着行李下去了。我忙去大堂里结帐,并给瘦猴留了个口信儿,告诉他我们因为家里有急事先走了,谢谢他的帮助!以后有机会再联系!

从大堂里出来,时间已经快下午一点了,宋建国站在一辆捷达车旁叫我,我几步走了过去上了车。宋建国也跟着上了车递给我一袋吃的还有水。

司机看着我俩笑了:“什么事这么急连饭都不吃了?!”

我赶忙笑着说;“有朋友在柳州那边等,催着我们赶紧过去!”

司机笑了笑,点着车把车开出了宾馆。

坐在车里,我和宋建国互相看了看笑了。

车到柳州,我们把南宁的车打发走又叫了辆当地的出租车去了火车站。买了两张当晚北去的软卧车票,两颗心稍稍踏实了些。

我们俩在火车站旁的宾馆里开了间房,叫了点儿吃的,舒舒服服地吃了顿饭睡了一会儿,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分别把枪和子弹装在身上去了火车站。可能由于是贵的缘故,我们买票的那间软卧只有我们俩,换好票我把门别上,把枪和子弹又仔细收在了行李箱里,两个人长长地嘘了一口气。

一路无话,我们俩很顺利地到了家。


(未完待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