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一)兵陷野人山

1942年5月,从缅甸仓皇撤退的中国远征军第5军的直属部队和新22师、96师、200师以及66军的新28师一部,陆续闯入了缅北那片被中国人称为野人山的阴森恐怖的森林。这些中国人显然没有做好在缅北森林里历险的准备,仅仅3个月时间,在经历了种种磨难之后,4万余名生龙活虎的精锐战士中,有超过70%的人永远成了缅北的森林、河谷里的腐尸白骨。

这些部队隶属中国远征军中路军,在缅甸作战败局初现时,本来准备沿滇缅公路撤退回中国境内,拱卫国境线,以待反攻。可是日军不但用航空兵摧毁了英国脆弱的驻缅空军力量,而且蒙蔽了缅甸人民使其相信了日本帮助缅甸摆脱英国统治的谎言,因而日军的行动十分隐秘而顺利。其第56师团和第18师团,在亲日的缅甸德钦党纠集起来的缅甸义勇军引领配合下,从泰缅边境突出奇兵,沿缅甸战场东线的条条牛车小道长驱北上,沿途击溃战力低下的中国远征军东路暂编55师和兵力分散的第49师的节节抵抗,将中国远征军左翼第6军分割得支离破碎,远征军主力后方空虚的诸要害节点相继被攻陷,已经深入缅境的中国远征军中路军被迫撤退。4月23 日,裳吉失陷,成为远征军溃灭的第一块多米诺骨牌,日军从这敞开的东大门一涌而入,以坦克装甲部队支持摩托化步兵一路冲击,到28日即深入中国军队后方达280公里,冲垮刘伯龙那个由别动队改编来的乌合之众新28师,连同从中国境内长途车运而来、立足未稳的马维骥新29师一个营,当天夜里占领腊戍,一刀切断了滇缅公路。然后一路往东冲进中国滇西向怒江急进;一路沿滇缅路向西暴走100公里,于3日占领八莫,到5月8日,缅甸铁路的终点站,也是中缅边境上最后一个与中国有路相通的地方密支那,落入日军手里。5月10日,第5军的前卫第96师发现密支那西边40公里的孟拱也出现了日军,这就意味着日军的战略包围已经形成,中缅边境完全被封锁,顺利回到中国已经很困难。率中国远征军中路军撤离缅甸的远征军副司令长官兼第5军军长杜聿明中将,急于赶回国境,不愿落进日军夹击的陷阱,遂命令96师停止攻打孟拱,决意向北方绕道,希望能尽快绕过当面敌军。从地图上看去,孟拱以北是连绵数百公里的热带山岳丛林,只有顺孟拱河谷才可行进,那里是人迹渺茫的蛮荒之地,日军不可能迅速深入。杜聿明将军于是下令丢弃车辆,毁掉辎重,数万人马钻进了热带密林。

这个命令断送了无数战士的生命。很快他们就发现不单“迅速”赶回国境成了奢望,连生存都已变为了巨大的难题,许多人被缅北的丛林吞噬,就连杜将军自己也患上了回归热几乎命丧丛莽,经忠心耿耿的部下想方设法相救才侥幸逃得一命,可是沿途护理照顾杜司令长官的常连长自己却因受到传染反而不治。

堂堂数万大军居然走到了这一步。本来也不是没有生机。

国民政府元首兼中印缅战区最高统帅蒋中正,在中国军队入缅前指派了自己的参谋长来指挥作战。被派来的是美国人史迪威中将,一个60岁的老头,颇有传统的美国牛仔风格,对待自己觉得佩服的人直率真诚,而对待自己看不上眼的将领却屡屡尖酸刻薄,由此得到了一个“酸性子乔”的绰号。他几次到过中国,做过驻中国海军陆战队军官,做过驻华武官,能说一口不太流利的中国话。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正在军长位置上积极备战的史迪威被美国政府推荐再次来到中国,做了蒋介石的参谋长,与远征军司令长官罗卓英将军一起指挥军队保卫缅甸。

可是,令人费解的是,同他一样对远征军有指挥权的人,还有很多。

首先是英缅军司令亚历山大,然后是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派出的参谋团。

还有就是远征军副司令长官杜聿明将军。在中国这样的国家里,将军们的前途只能由领袖来决定,他们的功绩固然很重要,但最有决定意义的,还是忠诚和实力。即使是曾经指挥过血战昆仑关的杜将军这样优秀的军人,也跳不出这样的环境。所以,他所执行的,更多是从他自己独立的电台里领袖直接发来的命令。在撤退开始的时候,他一心一意克服恶劣的环境,把军队带回遥远的祖国,而不是进入近在咫尺的印度,正是中国特殊政治文化的某种正常反映。

一位美国将军,一位中国将军,都是爱军如命的职业军人,可是并不理解彼此的文化背景,直接对撞了。这实际上是两种文化的冲突。在这次失败的远征中,杜聿明坚决拒绝了史迪威的许多建议和命令,包括转进印度,他把史迪威的所有举动认为是个人出风头的表现;而杜聿明自己的平满纳决战计划,也曾被史迪威为英军所欺骗把部队调去解围而打乱。为劝说杜聿明进入印度而追赶撤退的中国军队的史迪威,最终在日军合围前无奈地率一支小部队徒步走到印度;而杜聿明则将浩浩数万大军带进了死地。

刚刚出场的史迪威在某些方面简直是带着牛仔原模原样的幼稚,他轻率就相信了朋友的忠诚,他原以为只要解除英军的危境就能阻止英军的崩溃,并拉住英军一起留在缅甸抗击共同的敌人,直到最后他才明白英军的士气已经无法挽救,而英国政府利己主义的的逃命战略也根本不可能因他一个人的努力而有所改变,哪怕牺牲再多的中国人结果也一样;除此之外,他还犯了一个错:在中国,军队是发家以及保命的本钱,拿别人的部队去“出风头”,比动了别人的奶酪更加严重。

这才是问题的所在。

为了迅速回国抗击敌军的战略进犯,而不与途中敌人发生纠缠可以理解,远征异域与将士同甘共苦的高风亮节更是令人敬佩,但有几件事杜军长确实没有能考虑到,在对战争失败进行检讨时却不能不提到。

其一,占领密支那和孟拱的敌人仅为两个联队7000人左右,如果除去已经产生的作战消耗,其人数和战斗力还要打个不大不小的折扣。杜将军麾下,这时尚有第5军军直15000人、下属新编第22师6000余人、第200师7000人、第96师5000余人,以及第66军的新编第38师7000余人,这些部队都不缺乏战斗精神,即使不能做到完全驱除敌人,杀出一条血路强行通过应该问题不大,至少不会产生后来那样的严重后果。而且,就在杜聿明上山的第二天,怒江前线的中国第11集团军正在发起一次旨在挽救入缅远征军归国的进攻战,当时两军只隔着不到200公里。第5军根本就没有争取这个与国内部队会合的机会,5天后,缺乏重炮的进攻者停止了战斗。

其二,缅甸北部的热带山岳丛林,是一种中国军队从未涉足过的环境,这种环境将带来什么样的危害,谁也没有清楚认识。杜将军仓促之间仅按地图进行作业,未免草率。军事地理是一门复杂的科学,并不是凭借经验主义就能运用自如的。

其三,这次行军将与缅甸的雨季同步。缅甸的雨季对于中国军队来说更为陌生,尽管在缅甸凭道听途说而产生过一些心理准备,到了真正置身于大自然的威严之下时,无论怎样捶胸顿足痛心疾首,已悔之晚矣。兵陷野人山,是一辈子作战谨慎的杜聿明将军一生中无法弥补的痛楚。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