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都督梦游记:三哥

三哥

三哥,我最好的同事。因为在家排行老三,我们都管他叫三哥,连单位的领导也不称呼他的大名,而是叫他老三。三哥姓郑,郑老三。

初识三哥是在1995年的3月,我刚刚调入到现在的单位。去报到的那天在教学楼的门口,我看见了认识的小贾和一个穿着风衣带着墨镜的年轻人一道要出去,小贾问我:“你来干什么来了?”我笑着回答:“来报到,我调这来了。”

“好啊,呵呵,那咱们是一个单位的了。”小贾笑着说。他旁边的那位也笑了一下,对我微微点了点头。我看了他一眼,嘿嘿的墨镜看不清楚他的眼神。小贾对我说:“你怎么不上去啊?”

我笑着回答:“领导开会呢,我先等一会再去报到。”

“那好,我先上街去一趟,你在这慢慢等吧。”转头示意了旁边的那个戴墨镜的人,他俩骑着摩托车,一溜烟地驶出了校园。我接着在楼门口这徘徊等待着领导们开完会,心里暗暗想到,这个戴墨镜的人一定是那个郑老三。因为他的父亲和我的父亲都在教育系统,对他的名字早有耳闻,只是没见过面,不熟悉罢了。

过了好半天,领导们终于开完会了,我来到三楼的校长室报到,是副校长接待的,原来正校长出差了,关于我来报到之后的工作安排要等正校长回来才能决定,我被副校长安排暂时去了阅览室,阅览室就是管理图书和档案等教辅人员的办公室,我只是在那呆了一个上午,下午就被领导安排去值班室摇铃,那段时间电业改造线路吧,学校停电,上下课只好摇铃,正好我这个闲人来了,得,你去摇铃去吧。好家伙,这铃一摇就是一个星期。

摇铃的这段时间,经常能看见郑老三在后操场上课,他是体育老师,那个带墨镜的人也确实如我所猜,就是郑老三。因为我来的时候就像要去体育组教课,所以特别对他们上课很留心,但是郑老三对我几乎很少说话,也许是不熟悉的原因吧。

正校长回来了,由于体育组现在不缺老师,我又被安顿在后勤,小贾这时候是事务员,我呢,天天就是打打水、拖拖地的闲着,直到一个月后,体育组的组长老田被提拔为政教主任,我就顶替这个空缺去体育组当了一名体育老师,这时候才真正地和三哥开始了接触。

三哥对人很古道热肠,帮着我这个新来的四处找桌子搬椅子,让我很感动。交谈中他也说,其实也知道我是谁家的孩子,只是没见过面,这回大家在一个组了。我对他说还请多关照,都是当过兵的战友,还要多指导啊,因为我早知道他也是当过兵的人,是我的上批兵,比我早分配工作一年。他有些意外地看着我:“你也当过兵?”“是啊,我是89的,你是88的。”我看着他说。

有过当兵的这段经历,无形中一下子拉近了我俩的距离,很快和三哥熟识起来,开始管他叫三哥,这一叫叫到了现在。

三哥对我教学上的提高可以说功不可没,我对体育是一点也不爱好,对体育课的教学也是一窍不通,是他一步步引导我走上了正规,记得他擅长技巧,另一个我们称之为“大傻哥”的冯海擅长技能,他俩就手把手地教我,努力培养我技能技巧都优秀,为此他俩可是没少下功夫,我呢,也努力地去练去学习。逐渐我成长为一名合格的体育老师了,三哥他们看在眼里是乐上眉梢,在这里,我没看到同行是冤家这样的表现,我真诚地感谢三哥还有“大傻哥”是你们让我有了今天的成绩。

上班除了工作,闲暇的时候我们也侃大山,聊聊以前部队的事,开开玩笑。有时候大家凑在一起出去打牙祭,喝酒是避免不了的。都说三哥能喝,为此我俩还较量了二次,一次是白酒、一次是啤酒,结果是半斤对八两,棋逢对手。

现在“大傻哥”早已经不干了,因为他是代课老师,现在自己在外地经营着一家小超市,三哥和我还在一个单位,音体美组换了一批有一批的同事,我俩依旧在一起开心烦恼面对着工作。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