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岁老人的智慧令人震惊

索绰络·木库(穆家麒) 90岁


“我是1918年生人,满族镶白旗,抗战期间在日本学过绘画,文革时期坐过老虎凳,曾被诬陷为特务、汉奸,也曾在画院做过教授。当然,这都是过去的事了。如今我的很多朋友、学生以及老伴都逝世了,只剩下我独居于北京市东城区东总布胡同内一居民楼,每日作画弹琴。”


你的问题:我和女友交往多年,我就是不想结婚,结婚也不想生孩子,我该咋办?(提问者年龄:33岁)


老的忠告:这是代沟吧,我们对结婚的理解不一样。


不过我个人的看法是,不想结就别结。按说不结婚对国家挺好,对中国人口来说,不生孩子也有好处。当然,这个不值得提倡。像我活到这把年纪,儿子女儿也六十多了,已经成家生子。但如果我的孙子孙女想不结婚,我是没意见的。你的选择很简单,同居,直到决定分手还是结


你的问题:我刚结婚几个月,就开始对老婆丧失兴趣了,无论是日常谈话还是做爱,她不太理解,男人喜新厌旧很正常,我咋办,离?(提问者年龄:30岁)


老的忠告:两个人刚结婚,马上就会感觉到生活细节上的分歧,这算是正常,我们这代人也不是没有体会;但如果说喜新厌旧是男人天性,那是借口。互相体谅是第一位,另外,如果婚内再找,人多了也乱了,你不觉得更麻烦?你应该避免伤害对方,比起找第三者,甚至和平分手的伤害更小一些。全看你自己选择。


你的问题:现在都炒股,我也动心了,但老是站错队。该不该进入股市?(提问者年龄:28岁)


老的忠告:我对这方面知之甚少,是个大外行。股市刺激经济,是件好事。但作为个人进入——你知道赌博吗?两者很像。你必须得明白什么叫见好就收。我活到九十岁,信奉三戒:戒贪、戒嗔、戒痴,如果你贪心不足,还是别碰股票吧。


你的问题:我开始讨厌自己居住的都市。想离开大城市,去乡村生活,您觉得能成为现实吗?(提问者年龄:41岁)


老的忠告:农村人到大城市的比较多,城市人去乡村,对国家倒是好事。如果你想去乡村生活……你想好了吗?永久居住?你的劳保、医疗怎么解决?还是乡村这方面的情况好转再说吧,如果你不是一时冲动只去玩一玩,而是现在就跑去定居,反悔就来不及了。


你的问题:总觉得人生没有信仰,是否应该选择宗教去皈依?(提问者:年龄28岁)




老的忠告:是啊,老一辈人有信仰——比如共产主义;外国人很多从小就有宗教信仰。但我们的年轻人没有。人必须得有信仰,这是肯定的,不是信仰唯物,就是信仰唯心。比如我,小时候在汇文中学上学——那是个***学校;长大后又接触过佛教、道教。我可以说各信仰一点。信仰其实是哲学,倒不一定局限于宗教,你应该自己持有、选择自己的哲学。如果非问我信仰什么,也许是儒家思想。从宗教角度讲,我的信仰等于没信仰,死后要下地狱的,不过也是好事——那儿房价便宜。


你的问题:我有很多次想扔下老婆和家庭,重新闯荡然一番,您会不会有这样的想法?(提问者:年龄30岁)


老的忠告:我没有过。我觉得你也不可能实现。


你的问题:戒不了烟,怎么办?(提问者年龄:31岁)


老的忠告:那就不戒。听天由命了。每个人情况不太一样,我现在每天也抽一两支,但有人吸烟就会得癌症。我想没想戒过?也想过。不过……马克吐温说得好:“戒烟是世界上最容易的事了,我就戒过两百次。”对了,我抽烟是不吸进肺的。


你的问题:我贷款压力很大,但还养成了每月信用卡负债的习惯,您觉得储蓄好还是月光好?怎么储蓄啊?(提问者年龄:26岁)


老的忠告:一句话——过犹不及。信用卡经济上方便一些,但你控制不住,什么事一过分,就变成坏事了。还是那句话:戒贪……


你的问题:都说男人应该扛这压力抗那压力,可现在不是提倡男女平等吗?为什么男女在地位上就可以平等,在经济之类的一些问题上,男的还得承担?我们能做到真平等吗?(提问者年龄:30岁)


老的忠告:绝对平等也难。我画过一幅画,合肥一家百货商店门前,一个女孩子伞被风吹倒了,她与风搏斗。我的意思是女子虽然解放了,还没有完全解放,还要挣扎。你说男性压力大,可女的主内男的主外也是世俗的想法,让你主家女性主外你干吗?还有,家庭暴力那么多,有几个是女的打男的?所以平等不能片面看,都有压力,各自解压,同时也提高点素质,为对方想想,和谐社会,先从这儿和谐起。


你的问题:我的全部时间都在工作或过自己的生活,我没机会照顾老人,心中不安却没有办法。(提问者年龄:43岁)


老的忠告:这个问题很难解决啊。我的子女如今也进老年班了,他们和子女,也没有太多时间相聚。我只能画画弹琴排解寂寞。现在年轻人找工作不好找,工作之后是结婚,现在结婚男的要有房子吧?没准还要有车。旧社会我们租房就可以结婚,现在不可能吧?这些压力压得年轻人透不过气来,我们也能理解。理解是一回事,心态是另一回事。我觉得,年轻人要抑制自己的欲望,不要追求那些不必须的东西。你就会有时间,会有能力与老人在一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