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刃——我的黑道生涯之学生时代 血刃——我的黑道生涯之学生时代 十 打了陈军的后果是我们都被抓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96/


血刃——我的黑道生涯之学生时代

十 打了陈军的后果是我们都被抓了


看见陈军的那几个狗腿子走过来我忙指着他们对大海、双龙道:“那几个全是跟着陈军一起玩的,找他们问一下就知道陈军的情况了!”

双龙听罢二话没说立刻带着三宝几个人就向丁国刚几个人迎了上去。

丁国刚几个人正有说有笑的向我们这边走,我们这一群人他们是也早已经看见了,只是没有看见站在人群里的我,校外聚集各方混混儿、玩主儿是再平常不过的事,这习以为常的事一般是谁也都不会在意的,只是当双龙几个人气势汹汹地向他们迎过去的时候,丁国刚几个人不由得就是吓得一怔,在学校里有陈军给他们撑腰他们是谁也不怕,可在学校外有几十个混混儿、玩主儿样的人要截他们他们可就害怕了,尤其是陈军又不在。看着双龙一脸凶恶的向他们走来,走在丁国刚身边的关涛立刻就想跑,丁国刚这时就看见了我,小声对关涛几个人说了一句什么,几个人是转身撒腿就向学校方向跑。

双龙一看他们这几个人向学校方向跑,就喊了一句:“追!”带着三宝他们就追了过去。小明子这时也喊了一句:“大家一起追!”我们这一群人也就跟着追了过去。

那些准备一起帮我们打陈军的混混流氓们一看我们追了几个人过去,登时兜头栏了过来,两下一堵,这中间又没有其他的路,丁国刚几个人立刻都被我们围住了。

这几个人被围住后,双龙、小明子还有那些帮忙的是不管三七二十一上去对着他们就是一顿臭揍,直打得他们哭爹叫娘,不停地求饶,最后小明子揪着关涛气狠狠地问道:“打韩永的那孙子呢?怎么没和你们一起出来?”

关涛的鼻子这时已经不知道被谁打破了,只是不停地说:“不关我的事,我没打韩永啊!”

小明子看他答非所问,照着他的脸就又是一个大嘴巴,狠狠地问道:“我是问你打韩永的那孙子哪里去了?怎么没和你们一起出来?”

这回关涛是听清楚了,捂着自己的脸说道:“陈军放学时让班主任叫走了,我们等了他一会儿看他没回来就先出来了,也不知道章老师找他啥事!”

小明子看问不出来陈军的具体情况来照着关涛就又踢了一脚:“你他妈的以后再跟着别人欺负韩永,我们就他妈的把你丫的腿打折了!听见没有?”

关涛是连连点头,如鸡啄碎米般连声答道:“是,是,是,我今后一定听各位大哥的话!”

就在这时,陈军不可一世、洋洋得意地从校门口走过来,看见这边围着一大群人他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还想凑过来看看。这陈军不知是先天底子好,还是后天营养足,虽然是才上初一可身子长得比一般初三的男孩子还高,可以称得上是身强体壮,就因为这,学校初中这三个年级的学生们一般轻易都还不敢招他,等闲一般三四个人他也还真不放在眼里,再加上他父母都是当官的,学校里敢惹他的是真还没几个。

看着这边有热闹,陈军就想凑过来看看,我这时的注意力都在围在圈子里丁国刚和关涛等几个人的身上,眼睛就没向外瞅。丁国刚却不知道怎么地突然看见了陈军,不由得就小声叫了一句:“陈军来了!”

随着他的叫声,我、还有几个知道打我的人叫陈军的如大海、双龙、小明子等就忙扭头向学校的方向看,陈军这时就走到离我们只有七八步的地方了,与此同时他也看见了我和丁国刚等人,他立刻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吓得拔腿就跑。他这一跑,双龙他们就知道打我的人肯定就是他了,几个人也是抬腿就想追。

可能是出于一种本能,陈军是没有向学校里跑,而是向家的方向跑去。

双龙、小明子几个人站在圈子中间,想追陈军却被周围的人围着,急得他们几个人指着陈军就叫:“快,快截住那孙子,打韩永的就是他!”

站在圈外的那些人一听,全是撒腿就追,这时因为陈军跑的方向不对,他跑过我们这群人不过才三四米,两个腿快的混混儿很快就追上了他,这其中一个人几乎扑到了他,只是手抓住了他的后背后又被他挣脱了,就这么一耽误,另一个人就追到了他身边,拦腰一把就把他抱住了。陈军脚下跑的正急,这突然的一抱,使得他带着那个人两个人是全摔在了地上,抱着他的那个人也就被摔得撒开了手。陈军这一摔,脸登时被抢破了,可他顾不得这些,三把两把爬起来就想接着跑。一个追到他身边的混混儿照着他的腰狠狠地就是一拳,陈军妈呀一声叫,扑通又摔在了地上,几个混混儿追上去,照着他的身子就是一阵狠踢。

陈军一边往起爬一边遮挡一边向人群外面冲。仗着他的身强力壮,围着他的几个人还真没拦得住他,硬是让他跑了出去。

他是不顾一切地向家跑,我们这些人就玩着命的追着他打。他是几次被追上又挣脱了跑掉,可也挨了不少打。就这样我们这一群人是直追到了他们家住的政府干部宿舍家属区。

这干部宿舍家属区离我们学校有不到二里地的距离,当我们追打陈军到这里的时候只剩下十几个人了,其余的人都没跟上来,此时的陈军虽然几次逃脱没能被我们围殴,可也挨了不少打,脸上到处是血,衣服也被撕破了好几处。正好回家吃午饭的干部们看见一群小流氓追打他们院的陈军,而且他们中的不少人和陈家也相熟,不知谁发了一声喊,立刻几十人围上来,登时把追在前面的双龙、大海、小明子等人扭住,更有人对他们拳打脚踢。

我这时也在双龙他们的后面追到,看他们十几个人被抓住,出于本能就想跑,可刚一抬腿就想到:“这些朋友是来给我帮忙的啊!他们被抓我怎么能弃他们于不顾而自己跑掉?!”想到这里我立刻跑过去对他们喊道:“还有我!”

那些扭住双龙等人的大人们瞧着我不由得愣了一下,大概是看见我眼睛红肿的缘故,许多人就迟疑了一下,这时在一旁让人给擦血的陈军叫道:“就是这孙子喊这些人来打我的!”

大人们一听,马上跑过来五六个人,七八只手顿时按住了我。

就在他们按住我的同时,陈军的父母也得到消息跑了来。陈军的妈妈一看陈军被打的样子立刻心疼的哭了,而陈军的爸爸则是二话没说,冲过来照着我们这些人是每个人给抽了两个大嘴巴,陈军一边向他母亲哭诉一边对他爸爸喊道:“就是那眼睛肿了的让人来打我的!”

他爸爸一听,照着我又是一连几个大嘴巴,打得我是顺着嘴角流血,这时旁边有人出来劝,还有人嚷着要把我们送派出所,陈军的爸爸喊道:“这些小流氓,真是无法无天了,连我们的孩子都敢打?!太没王法了,全把他们送派出所去,非好好管教管教他们不可!”

扭住我们的大人们轰然叫好,一行三四十人还有陈军的爸爸扭着我们的胳膊、按低了我们的头就直接把我们送去了派出所。这一路上世引得无数的人围观,羞臊的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好在干部家属区离派出所不太远,功夫不大就到了。

派出所的干警们和这些押送我们的干部大多相熟,看他们押送来十几个小流氓混混儿就纷纷过来询问情况,派出所的正副所长也从办公室里赶出来。

陈军的爸爸和派出所的两位所长都很熟,寒暄了两句后就把我们殴打陈军的情况说了,派出所的正所长立刻表示:“这些小流氓也太猖狂了,连政府的干部子弟都敢这么打?这还行?!非关他们几天不可!”随后他又向陈军他爸表态道:“老陈,你放心,我一定替你、替孩子出出这口气,也让这些小流氓知道知道政府的厉害!”说完他一挥手,派出所的警察们就把我们押进了派出所的院子,然后就喝令我们全部蹲下。陈军他爸见状对派出所的人又一次表示感谢后就和那些押送我们来的干部回了家。

等陈军他爸他们走后,派出所的干警们就开始审讯我们,这事情到也简单,很快就搞清了原由,只是他们问出我家长是谁后,派出所的所长觉得有些难办,站在审讯我的审讯桌后骂道:“老韩怎么会有你这么个儿子?你怎么会和这些流氓混混儿搅在了一起?真给你爸爸丢脸!可惜老韩是一个多么要强正直的人!”

我听出他认识我爸爸,小声还了一句:“是陈军先打的我,老师还护着他,你们这不也看见了,我这眼睛都被他打封了,如果不是这样,我才不会和人打架呢!”

所长叹了口气,琢磨了琢磨对我道:“你这事不小,我们虽然和你父亲有交情,可陈处长(指陈军他爸)那边也不能不做个交代,如果放在平常,我说把你放了也就放了,可今天陈处长和许多干部都来了,这事我就做不了主了,一会儿我去请示分局,看看上边是什么意思,也让你们那里的管片儿找找你父亲,你们学校是一定要通知的!”

我没想到事情会闹得这么大,既要找我爸爸,又要通知学校,心里是感到万分害怕,想要说两句讨饶的话,可一想反正事也惹了,就随它去吧,讨饶是空让人看不起,再要传出去是要被人笑话一辈子的,所以话到嘴边我就又咽了回去。

所长最后又看了我一眼,嘱咐审讯我的警察道:“这是老韩的儿子,老韩和咱们分局的许多人都是很有交情,别难为他!”说完拉开门转身就走出去了。这时的我也说不清是懊悔还是什么,想的最多的就是给家里惹麻烦了,不知道爸妈知道了会是什么情况。

就这样等了两个多小时,我爸没来,学校的老师却来了,他们本想把我领回学校去教育,负责审讯看押我的警察道:“这事所里已经报到分局了,这事怎么处理得看分局的意见,不过按照往常处理的结果,拘留肯定是跑不了了!”

来接我的老师道:“我们学校的意思本来是想先把人接回去,既然你们要拘留韩永,我们也就先回去了,对于这样的学生,学校也肯定是要给予处分的!”

审问我的警察道:“分局的处理意见来了以后我们会通知你们学校。”

那老师点点头,和审我的警察握了握手,两个人说了声再见他就转身出了审讯室。


(未完待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