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带绿帽子的老婆感染了HIV(转载)

我眼前一片漆黑,瘫软在沙发上。浑身发抖。

她坐在床上哭的七荤八素的,半晌。我站起来,走过去。摇了摇她,我颤抖着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她抬起头冲我吼道,别问了。然后冲出家门。

我捡起地上的纸片,看着上面的HIV 阳性;落款写着:某某医院初筛。

当晚,她一夜未归。我知道,她去找他了,那个毁了我家庭,甚至我们一生的魔鬼。

模模糊糊,闪过好多好多的梦,在梦境里,我回到了无忧无虑的童年时代,皓首苦读的中学时代,诗情画意的大学时代,一直到毕业和她走进幸福的婚姻殿堂。我从没想过会发生这种事情。

次日,上午,我给主任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我上午身体不舒服,要去医院。请了半天假。

我走进医院,望着性病专科,我腿发软。那是我第一次要挂这种专科。从出生,到现今,30个年头。我只碰过我老婆一个人,我鄙视嫖娼的男人,我以为我永远不用来这种地方检测这种病。

颤巍巍的挂了号,头都不敢抬,觉得周围所有人都对我投来诧异的表情。

医生让我进门,示意我坐下,问我什么问题。

我如实讲述给她。


事情的苗头发生在半年前,那时,我们还在一个单位上班,赚着微薄但足够我们温饱的工资。过着让人羡煞的幸福生活。年底我们就打算要个孩子,给原本不平淡的生活更增添一丝色彩。

可突然有一天,她告诉我她要调走了,我问去哪里。她说前段时间,和单位的一个客户吃饭,那客户说她是个人才,想高薪挖她过去。

我说那当然好啊,不过你是高薪了,我会很没面子的。

她说,少来了,你们那个老太婆主任不挺赏识你的吗?

我说那老女人,我还能卖身不成。我又问,那客户是男的女的。

男的。

哦,我嘴上应承,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她看出我的心思,说,怎么,吃醋?

没有,谁能把我老婆从我手里抢走啊。(我老婆比我小两岁,身材很棒,单位里追求者,当初追了她整整一年,结果一次醉酒,把她勾引上床了。然后谈了几个月便闪电结婚。惹的大家怒目圆睁的对我)

我们就这么搂在一起调侃,我们都不知道,死神正微笑的躲在角落里,得意的望着我们。


老婆调走之后,我更加努力埋头工作,老婆的工资突然比我高了,对我的冲击还是蛮大的,有时候,为了跟一个项目,我连续几天几夜伏在办公桌上吃泡面,睡觉。渐渐忽略了老婆。

刚开始,我老婆不习惯,一到下班时间,见我不在家,就给我打电话。我说我在工作,她心疼我,让我不要这么拼命。我说没什么。她会带点宵夜送过来。

过了一段时间,老婆的电话越来越少,突然有一天,我在写策划书的时候,突然闪过一个画面。那天早上,吃早餐的时候,老婆电话突然响了。那一瞬间,她的眼神里划过一丝慌乱,而我却没在意。她跑去阳台接了电话。而这段日子因为工作比较忙,我也没关心她,总觉得她有点怪怪的,于是我放下手边的工作。看了看表,已经晚上八点了,我收拾了一下,就走出公司。来到一个花店,买了一束花,打算回去好好陪陪她。

回到家里,一片漆黑,我喊了一句老婆。家里没人。

我就打了个电话过去,响了一会儿,被挂断了。我脑袋嗡了一声,心想不是出什么事儿了吧?我再打过去,又被挂断了。再打过去,关机。

我第一个念头就是给我岳母家打电话。

打过去,我岳母说她不在家。我说好,那没事儿了,估计她去买东西了,可能一会儿就回来。

我怕岳母又开始跟我唠叨,直接说完就挂了。

我坐在床上看一直等她。等到快十点了,我坐不住了,又打了一个过去。这回她接了,我问你在哪。她说快到家了。我说你上哪去了。她说和朋友去逛街了。我说逛街你挂我电话干什么。她说等下回家和我说,先不说了。她还没等我说完就扣了我电话。我一肚子的不高兴。

半晌,她回来了,我一看表,比我平时回来的时间早了半个小时。

我说你扣我电话干什么。

她支支唔唔说当时在和同事谈工作的事儿,谈到重点上面去了。所以不方便接。

我说怎么还有这种道理?白天不谈,大半夜谈,还怕我打扰你。男的女的。

她说女的。我说不信,你给她打个电话,我问问。

她二话不说,拿起手机就打了过去,等了一会儿,通了,她把手机递给我。我接过来,听见里面“喂喂喂”,是个女人的声音。我什么都没说,直接把手机合上,还给她。

我有点火,不想理她,去洗了个澡回来就睡下了。

讽刺的是,我竟然没注意到她那天疲倦的连澡都没洗。

第二天早上,我醒来的时候,她还在睡觉。我起床,没理她,临出门的时候,看到桌上还有我昨天买的玫瑰,我摇摇头叹了口气。出门了。

这个周五,是我们认识三周年纪念日。我不知道她记不记得,在我印象里,往年大大小小的纪念日,我们提前都不讨论的,仿佛大家都不知道有这回事儿一样。直到那天来了,我们会变魔术般的从身边掏出一份礼物给对方。现在想想,很甜蜜。

这个星期,我还是和往常一样,每天加班到半夜,我们主任说,这个项目结束之后,给我半个月的假期。我盘算着,领了这个月的提成,利用这十五天,好好在家陪陪老婆。

周五傍晚五点,我从抽屉里拿出我前几天买的一条曾在印象里,陪她逛街另她驻足过片刻的白金项链。打了个的士回家了。

老婆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我过去拍拍她,心里有点不高兴。知道她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了。甚至觉得有点耻辱,作为男人,对这种事儿比女人还细腻。

她半晌,缓缓转了一下身子,那模样吓了我一跳,披头散发,满头大汗。我说你怎么了,我过去给她擦汗,发现她额头有点烫。她说,我感冒了。

我顿时急了起来。我说什么时候开始的?她说昨晚。

怪不得,我昨晚回家她已经睡下,我洗了澡就睡下,一整晚都没和她说话。

我给她披上大衣,背着她出门,打了个的士去了医院。

在车上,她捂着头,说这段时间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每天都发低烧,头疼,今天拉肚子拉了一天,一口东西都吃不下。吃了感冒药也不见效。

我说你怎么不早和我说。

我以为就是个小感冒,挺一挺就过去了。

我心里很难受,紧紧握着她的手。

到了医院,挂了个急诊,医生询问了一下,量了体温,说小感冒而已,去打个吊瓶。

陪老婆打了个吊瓶,问她好点没有,她说感觉好多了。我就背着她回家了,到家,给她煮了点稀饭。她喝了两口说没胃口,就不喝了。

我说明天我在家陪你吧?

她说不用了。

我说一定要的,你也跟单位请假了吧?

她犟不过我,点点头。

我突然想起那份礼物。立马跑去拿过来,当着她面拆开包装,我说今天是咱们认识三周年纪念日。

我亲手把项链戴在她脖子上。不知道她想了什么,她望着我发了半天呆,突然一把搂着我大哭起来。我搂着她,不知所措,只能无奈的拍拍她说,没事儿,过了今天,明天病就好了。

哭了半天,擤了一卷纸的鼻涕,才缓过来。我问你哭啥。

她说,你对我真好。

我哈哈大笑。

走出医院,我顿时感觉天昏地暗,浑身发抖。勉强走了两步,我重重的坐在医院门口的花坛。

火爆的盛夏,许多老年人缓缓的在医院门口散步。望着他们,我却有些羡慕这些老人。我比他们年轻,但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到那个花甲古稀的年纪,能否主着拐杖,领着孙儿享受天伦之乐。虽然我是无辜的。

医生告诉我,检测HIV抗体需要在高危性行为的三个月后,最少也要六周。

而我最后一次发生性行为是上个星期,还要生不如死的等待五个星期。我不知道自己能否坚持,不知道这五个星期怎样面对自己的工作,自己的生活,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前途,甚至不知道自己终结于何时。一切尽然未知,并时刻恐惧绝望着。





故事还要回到魔鬼浸入我们的生活之初,她反复低烧,高烧,反复腹泻,反复头痛,呕吐,浑身长满红斑,如是反复了十几天,在我们奔波于数个医院之后,她终于痊愈,恢复了以往的生机。无数个深夜,我搂着她,偷偷的在心里流泪,生怕一松手她就消失了。

我的项目完成于她痊愈之后的几天,我想我是该抛弃一切烦扰去陪陪她了。可不知是我忽略了她而让彼此感情渐行渐远,亦或是她真的变了。在她的眼神里,我看不到往日的温柔。

她的反常让我日渐疑惑。她不再喜欢钻进我的胳膊下,不再主动给我打电话,周末不再让我陪她逛街,而是早上自顾出门,深夜归家。不解释,不说明,逃避我多少次苦苦质问。

我们谈谈吧。心平气和谈谈,你到底怎么了?

我累了,先睡了。

事情的转折是在某天下午,我下班回家,进门看到老婆趴在桌上睡觉,睡的死死的。我不想吵醒她,便蹑手蹑脚走过去,轻轻的把她抱到床上。我老婆睡眠比较死,睡着的时候,一定要自然醒,不然打雷也不睁眼。呵呵,恰恰是如此,让我见到了足以把我打击的支离破碎的画面。

老婆QQ上,一个男人头像不断的跳动。我打开,看到那人说:老婆,明天你别回公司了,直接到*广场,我开车过去接你。

一句话,顿时犹如醍醐灌顶,浑身凉透。

我颤抖着点开他们的聊天记录,从头看到尾。

总结了一下我老婆当时的心理就是:

1,他(指我)太穷了,房子还在还贷款。男人本来养女人就是天经地义,他还恬着狗脸逼我上班,我现在比他工资高了,我还要他干什么。

2,他没情调,他现在是自卑工资没我高,所以埋头工作,我倒觉得这样更是酸透了。(她原话)

3,房事,他一点都不主动。跟个死人似的,倒是我来月经了,他开始亢奋起来,你说他怎么不赶紧死了去。

看完之后,我发现我真的在她面前一钱不值,而且被她说的确是让我感觉有点自卑。一时间,我有点思维错乱,不知道该怀着怎样的心态(譬如对她愧疚,譬如对她恶心)去面对她。

继续往上看,继续总结:

1,你(指那个男的)要是年轻几年多好(我看他资料,50岁,天呐)。

2,他好像感觉到什么了,以后不要主动给我发短信,更不要打电话。一天和你磨机好几个小时还不够吗?

3,我跟他离婚的话,你也离吗?

我看完聊天记录,心碎了。

我呆呆的坐在那里,不知道坐了多久,我不敢回头看她,我知道,其实我在逃避,在逃避我刚看到的一切,我不愿意承认这是真的,在我潜意识里,她还是那个喜欢钻进我怀里撒娇的洋洋(她的化名),我面无表情,内心却在歇斯底里的抓狂,我的心疯狂的砸烂了我的五脏六腑。

天暗下来了,我恍恍惚惚中,突然浑身无意识的一抽搐,回到了现实,在这被我忽略了时间的沉思中,我回忆了很多很多,可唯独不敢再往后想(其实我还不知道,还有更可怕,更恐怖,更让人没有一丝一毫生存下去的信念的现实,在后面等着我)。

当我回头的时候,她早已经醒来,坐在床上,同样的眼神望着我。我不知道她望了我多久,可她眼神里分明没有一丝的愧疚。虽然她明白,我已经什么都知道了。

我问她,你和他多久了?

她告诉我调到他公司开始。

我说,他就是挖你那个上司?

对。

你们发展到什么状况了?

没有上床。她说。

一股怒气冲了上来,我指着她破口大骂:你个婊子,没上你妈B,当老子是傻逼啊?

她低沉的说了句:我们已经没有什么精神世界的交集了。

我说:什么?

你在用粗鲁的脏话来捍卫你的尊严吗?(她知道我再发怒也不会发到哪里去,她不怕激怒我,不怕伤我自尊,我在她眼里,此刻窝囊透顶)

你们知道吗?女人击垮男人比男人击垮女人更决绝,更让人感到体无完肤般的痛创,这个时候,你可以在心里诅咒爱情,诅咒婚姻,诅咒异性一万,一千万,一亿次。可你依然要为了捍卫那仅剩下一点点的自尊,来保持镇定。其实如果这个时候,她像其他女人一样,跪下来,求我,抱住我,让我原谅她,可能我会摔东西,砸东西,把所有的耻辱,伤心,痛苦,撕心裂肺的感觉全部发泄出来。可面对她毫无人性的,尖酸刻薄的嘲讽。我无法做出歇斯底里的行为,因为那个时候,你只能用同样的冷漠来回击她。(不知道各位会不会有这种感觉)虽然我知道,当两个人面对对方,剩下的只是互相伤害的时候,婚姻已经没有意义了。

兄弟说,报复。报复,心里在那个时刻,无数次默念这两个字。

我眼前一片漆黑,瘫软在沙发上。浑身发抖。

她坐在床上哭的七荤八素的,半晌。我站起来,走过去。摇了摇她,我颤抖着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她抬起头冲我吼道,别问了。继而推开我冲出家门。

我捡起地上的纸片,看着上面的HIV 阳性;落款写着:某某医院初筛。

当晚,她一夜未归。我知道,她去找他了,那个毁了我家庭,甚至我们一生的魔鬼。

恍恍惚惚,闪过好多好多的梦,在梦境里,我回到了无忧无虑的童年时代,皓首苦读的中学时代,诗情画意的大学时代,一直到毕业和她走进幸福的婚姻殿堂。我从没想过会发生这种事情。

次日,上午,我给主任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我上午身体不舒服,要去医院。请了半天假。

我走进医院,望着性病专科,我腿发软。那是我第一次要挂这种专科。从出生,到现今,30个年头。我只碰过我老婆一个人,我鄙视嫖娼的男人,我以为我永远不用来这种地方检测这种病。

颤巍巍的挂了号,头都不敢抬,觉得周围所有人都对我投来鄙夷的目光。

医生让我进门,示意我坐下,问我什么问题。

我如实讲述给她。


事情的苗头发生在半年前,那时,我们还在一个单位上班,赚着微薄但足够我们温饱的工资。过着让人羡煞的幸福生活。年底我们就打算要个孩子,给原本不平淡的生活更增添一丝色彩。

可突然有一天,她告诉我她要调走了,我问去哪里。她说前段时间,和单位的一个客户吃饭,那客户说她是个人才,想高薪挖她过去。

我说那当然好啊,不过你是高薪了,我会很没面子的。

她说,少来了,你们那个老太婆主任不挺赏识你的吗?

我说那老女人,我还能卖身不成。我又问,那客户是男的女的。

男的。

哦,我嘴上应承,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她看出我的心思,说,怎么,吃醋?

没有,谁能把我老婆从我手里抢走啊。(我老婆比我小两岁,身材很棒,单位里追求者,当初追了她整整一年,使尽浑身解数,终于在一次醉酒,把她勾引上床了。然后谈了几个月便闪电结婚。)

我们就这么搂在一起调侃,我们都不知道,死神正微笑的躲在角落里,得意的望着我们。


老婆调走之后,我更加努力埋头工作,老婆的工资突然比我高了,对我的冲击还是蛮大的,有时候,为了跟一个项目,我连续几天几夜伏在办公桌上吃泡面,睡觉。渐渐忽略了老婆。

刚开始,我老婆不习惯,一到下班时间,见我不在家,就给我打电话。我说我在工作,她心疼我,让我不要这么拼命。我说没什么。

于是,每天晚上,她都会买点宵夜送上来,然后陪着我把工作做完,跟我一起回家。

可过了一段时间,我发现老婆的电话越来越少,有一天,我在写策划书的时候,突然闪过一个画面。那天早上,吃早餐的时候,老婆电话突然响了。那一瞬间,她的眼神里划过一丝慌乱,而我却没在意。她跑去阳台接了电话。而这段日子因为工作比较忙,我也没关心她,只是觉得她有点怪怪的,于是我放下手边的工作。看了看表,已经晚上八点了,我收拾了一下,就走出公司。来到一个花店,买了一束花,打算回去好好陪陪她。

回到家里,一片漆黑,我喊了一句老婆。家里没人。

我就打了个电话过去,响了一会儿,被挂断了。我脑袋嗡了一声,心想不是出什么事儿了吧?我再打过去,又被挂断了。再打过去,关机。

我第一个念头就是给我岳母家打电话。

打过去,我岳母说她不在家。我说好,那没事儿了,估计她去买东西了,可能一会儿就回来。

我怕岳母又开始跟我唠叨,直接说完就挂了。

我坐在床上看一直等她。等到快十点了,我坐不住了,又打了一个过去。这回她接了,我问你在哪。她说快到家了。我说你上哪去了。她说和朋友去逛街了。我说逛街你挂我电话干什么。她说等下回家和我说,先不说了。她还没等我说完就扣了我电话。我一肚子的不高兴。

半晌,她回来了,我一看表,比我平时回来的时间早了半个小时。

我说你扣我电话干什么。

她支支唔唔说当时在和同事谈工作的事儿,谈到重点上面去了。所以不方便接。

我说怎么还有这种道理?白天不谈,大半夜谈,还怕我打扰你。男的女的。

她说女的。我说不信,你给她打个电话,我问问。

她二话不说,拿起手机就打了过去,等了一会儿,通了,她把手机递给我。我接过来,听见里面“喂喂喂”,是个女人的声音。我什么都没说,直接把手机合上,还给她。

我有点火,不想理她,去洗了个澡回来就睡下了。

讽刺的是,我竟然没注意到她那天疲倦的连澡都没洗。

第二天早上,我醒来的时候,她还在睡觉。我起床,没理她,临出门的时候,看到桌上还有我昨天买的玫瑰,我摇摇头叹了口气。出门了。


这个周五,是我们认识三周年纪念日。我不知道她记不记得,在我印象里,往年大大小小的纪念日,我们提前都不讨论的,仿佛大家都不知道有这回事儿一样。直到那天来了,我们会变魔术般的从身边掏出一份礼物给对方。现在想想,很甜蜜。

这个星期,我还是和往常一样,每天加班到半夜,我们主任说,这个项目结束之后,给我半个月的假期。我盘算着,领了这个月的提成,利用这十五天,好好在家陪陪老婆。

周五傍晚五点,我从抽屉里拿出我前几天买的一条曾在印象里,陪她逛街另她驻足过片刻的白金项链。打了个的士回家了。

老婆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我过去拍拍她,心里有点不高兴。知道她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了。甚至觉得有点耻辱,作为男人,对这种事儿比女人还细腻。

她半晌,缓缓转了一下身子,那模样吓了我一跳,披头散发,满头大汗。我说你怎么了,我过去给她擦汗,发现她额头有点烫。她说,我感冒了。

我顿时急了起来。我说什么时候开始的?她说昨晚。

怪不得,我昨晚回家她已经睡下,我洗了澡就睡下,一整晚都没和她说话。

我给她披上大衣,背着她出门,打了个的士去了医院。

在车上,她捂着头,说这段时间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每天都发低烧,头疼,今天拉肚子拉了一天,一口东西都吃不下。吃了感冒药也不见效。

我说你怎么不早和我说。

我以为就是个小感冒,挺一挺就过去了。

我心里很难受,紧紧握着她的手。

到了医院,挂了个急诊,医生询问了一下,量了体温,说小感冒而已,去打个吊瓶。

陪老婆打了个吊瓶,问她好点没有,她说感觉好多了。我就背着她回家了,到家,给她煮了点稀饭。她喝了两口说没胃口,就不喝了。

我说明天我在家陪你吧?

她说不用了。

我说一定要的,你也跟单位请假了吧?

她犟不过我,点点头。

我突然想起那份礼物。立马跑去拿过来,当着她面拆开包装,我说今天是咱们认识三周年纪念日。

我亲手把项链戴在她脖子上。不知道她想了什么,她望着我发了半天呆,突然一把搂着我大哭起来。我搂着她,不知所措,只能无奈的拍拍她说,没事儿,过了今天,明天病就好了。

哭了半天,擤了一卷纸的鼻涕,才缓过来。我问你哭啥。

她说,你对我真好。

我哈哈大笑。


走出医院,我顿时感觉天昏地暗,浑身发抖。勉强走了两步,我重重的坐在医院门口的花坛。

火爆的盛夏,许多老年人缓缓的在医院门口散步。望着他们,我却有些羡慕这些老人。我比他们年轻,但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到那个花甲古稀的年纪,能否主着拐杖,领着孙儿享受天伦之乐。虽然我是无辜的。

医生告诉我,检测HIV抗体需要在高危性行为的三个月后,最少也要六周。

而我最后一次发生性行为是上个星期,还要生不如死的等待五个星期。我不知道自己能否坚持,不知道这五个星期怎样面对自己的工作,自己的生活,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前途,甚至不知道自己终结于何时。一切尽然未知,并时刻恐惧绝望着。


故事还要回到魔鬼浸入我们的生活之初,她反复低烧,高烧,反复腹泻,反复头痛,呕吐,浑身长满红斑,如是反复了十几天,在我们奔波于数个医院之后,她终于痊愈,恢复了以往的生机。无数个深夜,我搂着她,偷偷的在心里流泪,生怕一松手她就消失了。

我的项目完成于她痊愈之后的几天,我想我是该抛弃一切烦扰去陪陪她了。可不知是我忽略了她而让彼此感情渐行渐远,亦或是她真的变了。在她的眼神里,我看不到往日的温柔。

她的反常让我日渐疑惑。她不再喜欢钻进我的胳膊下,不再主动给我打电话,周末不再让我陪她逛街,而是早上自顾出门,深夜归家。不解释,不说明,逃避我多少次苦苦质问。

我们谈谈吧。心平气和谈谈,你到底怎么了?

我累了,先睡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