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正文 第四部 抉择 第十二章 解放贱民与肃贪 第三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32.html

杜金受王家的牵连,在保安总局的特别监狱吃了近一个月牢饭,到9月10号才被放出来。期间他只受到总局的一次审讯,也许审讯者知道他的身份,也许有人为他打了招呼,审讯是文明的,没有刑讯,连威胁侮辱性的话语都很少,审讯者只是核实了他的身份,问他是否知道谋刺龙行健元帅的事。杜金当然不会愚蠢到会承认自己知道这个阴谋。审讯后,杜金一直被关在监室里。监室是单人监室,就监狱而言,条件并不坏。杜金是住过监狱的人,想不到自己有生之年再轮到吃牢饭。一个月后,杜金被释放,没有人给他解释什么,发还了他的四人物品,手表,钱夹等,还没走出监狱大门,杜金便被一名身穿陆军制服的英俊中尉接管,“杜将军,周部长要见你,请你随我来。”杜金没提出洗漱更衣的要求,跟着中尉上了公爵。

周部长当然是周峰。在去往陆军部的路上,杜金忍不住感慨命运的无常,他不去想红透半边天的周峰,经此一役,周峰的地位又该上升了吧?杜金想着的却是曾在监狱见过一面的司马雪岭。自己还算好的,司马雪岭也许会被这次刺杀所连带,也许司马已经不在人世了。

周峰正在参加一个会议,中尉将杜金安置在一个接待室里便离开了。接待室不大,只有一圈沙发,而且都很旧了。茶几上放着几张报纸,杜金取了报,贪婪地读着,一个月里,外界的消息彻底断绝,他很想知道这至关重要的一个月帝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元老院增加名额,选举解放贱民,贪官自首,严厉打击黑社会------”杜金浏览着报纸的要目,先将题目看了一遍,寻找着王家的结局。身处局中,至今他未知王家究竟如何了。在一份报纸的五版不显眼的地方,有一篇论法制建设的文章,干巴巴的十分枯燥。文章的题目是《论帝国法制建设》,“------龙行健元帅重视法制,累次强调法制治国。但桓泰案之审理,则完全口是心非,是公报私仇。王家十余条人命同日遇害,不过是行铲除豪门之事实------高天成仅以离职便消弭此事岂能塞天下人之口?”杜金一阵晕眩,十几条人名同日遇害?他在心里盘算着王家的头面人物,完全没看见走进来的周峰。

“这是怎么回事?”杜金将报纸冲周峰扔过去。

“哦,王林、王宁等七人勾结匪人策划谋害阿龙,已被高将军下令枪决!忘了你还不知道这件事了。真是洞中方数岁,世上已千年。”周峰将扔在地上的报纸捡起来放在茶几上,坐在杜金对面的沙发上。

“你们怎么能这样滥杀无辜?”杜金气愤之极,指着周峰,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

“哦?滥杀无辜?杜金,你现在完全站在王家的立场说话了。对吧?那阿龙呢?崔静和林小如呢?死了伤了,就那样算了?告诉你,阿龙别的事情都没毛病,就一条,过于善良了!杜金,我来问你,王家策划谋刺,你知也不知?”

“我当然不知。”杜金倒不心亏,“难不成你怀疑我参与了刺杀?”

“你现在当然说不知道。你早已将自己融入了王家,不是吗?”周峰冷笑,“亏得他还记得关照你。放心,你老婆早已出狱,你老娘也活得好好的。今天我请你来,是谈谈你的工作问题。就现在的形势,你再当这个装备部长已经不合适了。你可以到野战部队任职,当军区干后勤也行,平级调动,我尊重你的意见。”

“是龙行健要你征求的吗?”杜金沉声问道。

“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一个少将的安排,还不用惊动他。”周峰心里充满了杜金的失望,曾经有过的怨恨翻上心头。

“不用了。我决定退役。”杜金板着脸。

“真要退役?”

“是的。”

“好吧。你可以走了。”周峰朝杜金摆摆手。杜金沉声说道,“我没有参与刺杀,你相信也罢,不相信也罢。事实总归是事实。请你转告他。”杜金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周峰颓然仰靠在沙发上。自白雀园事件,周峰的心里对杜金便留下了疙瘩。再以后,尽管龙行键表现出对杜金的信任,比如在他从兰斯回国后对杜金的使用,仍然心存昔日的兄弟之情。但这回刺杀案实在伤了龙行键,杜金辞职也好,也算有个交代吧。周峰想着刚才离去的杜金,感到这二十多年的血雨腥风,实在令人疲惫了,龙行键掀起的改革方兴未艾,前面的路真是晦涩难明啊。

杜金在“8.13”事件发生后便意识到王家参与其中了。龙行健长子成亲,杜金希望能接到龙行健的请柬,但没有收到。由于“3.30”政变的关系,王家和龙行键的关系降到了冰点,王家没有一个人参加蒙龙的婚礼。杜金在8月13日午饭后就听到了刺杀的消息,第一时间他就跑到了王林的院子,在王家,杜金和王林的关系算是最近的,王林曾求杜金办过几件事,都是杜金职权内的事,杜金大部分都满足了王林的要求,杜金一直奉行着自己的处事哲学,不严重违规的订单还是尽可能满足王家的要求的。王林因此对杜金还算客气。王林身上早已没有了军人的影子,是个打折不扣的商人了,浑身珠光宝气,他所住的本是帝都豪门最通行的庭院式结构,现在装修的有点不伦不类,至少屋子里的摆设过于现代了,缺少一种和住宅整体的和谐。

“三哥,桓泰的事你听说了吧?”杜金开门见山,院子里的炎热被王林屋子里装的电器空调所驱赶,杜金竟然感到一丝寒意。

“桓泰的什么事?”王林的表情却告诉了杜金答案,王林是知情的。

“三哥,何必如此?今日中午在桓泰发生了针对龙行健的刺杀。龙行健本人安然无恙,死了她一个妻子------你真不知道?”

王林摇头。

“三哥,你最好对龙行健去摇头。你们这样要出大乱子的!”杜金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王家能从这件事脱身?杜金决定去龙府吊唁,当时已是下午日落时分,龙府已经在最严密的警卫下,但他没能进去,不在婉儿公主名单上的人根本无法进入龙府。果然,第三天王家便遭到了突袭,从架势看,龙行健决心铲除王家了。在戴着手铐押上警车前,杜金看见一脸沮丧的王林,两人都没有说话,谁知那就是他们最好一次见面。

从陆军部出来的杜金回到已被查封的王家,进不去了。就像当年的司马家一样。他在夕阳下望着王府威严的大门叹息了好久,打车折返西区为母亲而买的那所小公寓楼,在那里见到憔悴不堪的王莺和王莺一位待嫁的堂妹。见杜金安全回来,连遭打击的王莺总算舒了口气。劫后余生的一切也不必细表。经此挫折,杜金对官场已经彻底灰心,他压根没有向王莺说起周峰曾要他外放的话,只说被军队除名了。第二天陆军装备部的一名参谋将杜金在陆装的私人物品和二个月的军饷送了来,王莺相信丈夫被军队开除是必然的。现在一切都结束了,杜金开始考虑自己的晚年,像一个失业的中年人开始考虑后面的人生道路。

龙行健得知杜金辞去军职的事是在医院里,周峰过来告诉他的,他当时正在医院陪着林小如,给林小如亲自削苹果,手一抖,水果刀将手指削破了,林小如呀了一声,从床头抓起手绢给丈夫包上。“人各有志,杜金的选择可以理解。”林小如看上去恢复的不错,脸色红润。周峰是通家之好,龙行健直接将周峰叫进了林小如的病房,穿着病号服的林小如没有下床,只将裸着的双足收进被子里。林小如尚不知道崔静遇难,家里告诉她崔静也负了伤,不过是轻伤,在家养伤。龙行键吩咐去掉病房的电话,因林小如跟崔静情同姐妹,怕她打电话给家里。对于探视林小如的人,口径都统一了,包括小爱,这件悲伤的事,尽可能晚一点让她知道。但这个决定对于知情者,特别是崔静的至亲之人,无疑是件极其残酷的事。尤其是林小如问及崔静的伤情和恢复状态时。

“是啊,跟上步伐的就跟,跟不上的就淘汰。我没有时间啊。”龙行健喃喃自语。

“外面对清除黑社会反映极好。帝都的社会治安好了很多。光在墨阳区就逮捕了一千多名黑社会成员,墨阳区给帝都警察厅送了匾,这是从未有过的事。”周峰说起比较轻松的话题。

“昨天我跟天成谈这事,他对此有研究。黑社会靠抓和杀是绝不了根的。”龙行健扔给周峰一个苹果,周峰顺手放在林小如的床头柜上。

“抓总比不抓强。”周峰没有想其根本的东西。高天成离职后赋闲在家,龙行健倒是经常过去高府,也许高天成不日会复出,周峰不去问这些事。

“当然。关键是铲除其土壤。”龙行健咬了口苹果,他的牙龈出血,苹果上便沾上了血迹,他看看放下了。“我更关注元老院的事。最近选举出了点问题,说起来和黑社会也有关系。”

“问题严重吗?”

“主要原因是新增加了二百多名额,先是名额分配不公,各执一词。最后按照各州的人口瓜分了,帝都留了四十个,都认为多了。然后是代表资格,候选人都是官员。再后来就是贿选,甚至发生黑社会操纵选举的事。这段时间把个陈凤远头疼的够呛,选举日一推再推。”

“不要想一下子就能好------”

“对头。就是这句话。我所做的,就是开个头。元老院名称不改,但成员变了,它就会发生变化。”龙行键情绪激昂起来,“有一个问题,我思考很长时间了,总算有了满意的答案。”

“什么问题?”

“贿赂。问我你,为什么我国的贿赂问题总也解决不了,特别是和平年代,说的难听些,除了军队,几乎无官不贪,无事不贿。即使军队,我也不敢打保票,上次轩辕磐肃贪,查到军队停止了,如果查下去,问题也许很严重。”

“你的意思我不明白------”

“我在兰斯十年,倒不是他们吹牛,贪污受贿问题少多了,仅是我们的零头。我不相信帝国的臣民天生喜欢贪污受贿,想来想去,还是制度上的原因。”

“你说的太深奥了。我们的制度制造贪污吗?”

“集权!峰子,你想想,假如陆军部的事,无论人事调整还是装备采购,都公开透明,不是你一个人说了算,下面那些军工企业,会不会找你行贿?我想不会。再制定装备采购的明确标准,比如技术战术数据,价格,供货期,维修服务条件,企业就更不会走老路,原来那个装备部长,自杀的那个,不就是因为他自己基本说了算吗?推而广之,道理是一样的。分权则廉,集权则贪!绝无例外。”

周峰思索着,“可是,帝国的根本大政是集权啊,分权怎么办?皇帝不成了傀儡?”皇帝现在就是傀儡,但龙行键多次表明他会还政于皇帝,周峰相信龙行键说的是真话。

“对头,这次肃贪开始,我意识到犯了治标不治本的错误。现在有点风声大雨点小的味道,仅靠抓,查,鸡飞狗跳,解决不了根本问题。交通部半年出了几起案子,简直是前赴后继。靠抓是抓不过来的,必须连根铲断。峰子,你不贪污,我知道。但你是靠自觉,不是靠制度。如果你明天不自觉了,准备捞钱了,还是很容易。我想解决的,就是建立难以贪污的制度,让你想贪贪不成。”林小如闻言微笑起来。

“这个可不容易------”

“是的,我知道。也许我毕生努力也看不到那个制度的出现,但我要努力。”龙行键两眼放射着炽热的光芒,一如他在战争关键时刻的神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