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李大炮坐在长途汽车上,随着车身的颠簸眯着眼睛想心事。


大炮今年三十有四了,一米八五的个头,七十公斤的体重,宽肩长腿,狼腰虎背,这种倒三角型身材不要说在中国人中间,就是在巴西人中也是让女人们眼睛一亮的角色,不足的是他是个大骨架子,身上肉却很少,比起那些同样身高,熊一样健壮的白种男人,自然是有些飘。


大炮生在台湾,他爹是山东人,早年上过青岛的海军官校,到官至国军海军上尉时,部队驻扎舟山岛,认识了大炮的娘,请人说媒过了聘礼,择个吉日入了洞房。小夫妻如胶似漆的日子没过几天,国军就从舟山撤退了,大炮爹官小,家属不能随船撤走,大炮娘泪水涟涟地看着丈夫远去。


国军撤走没多久,娘发觉自己怀孕了,她不相信国军还能打回来,可从舟山去台湾是没有船的。大炮娘收拾了一些细软,也没和家里人说就自己上路了,她辗转到了广东,从那又到了香港。从香港搭上船到了台湾。


千辛万苦之后俩口子终于见面了,大炮这时在娘肚子里也熬不住了,急切地要出来看看爹,在海军医院里,大炮响亮的哭声震撼了接生的医生,他惊奇的告诉大炮娘:是个大骨架的小子!


娘听了很高兴,骨架子大,虽然现在不胖,但日后好好喂,肉一长起来,一定是个大胖小子。


大炮爹第一次看到打开襁褓洗澡的儿子时很惊奇,这小子身上肉不多,可就两腿中间那个鸡鸡巨大,一泡尿能滋出三尺远,爹很高兴:这小子,将来是个能干的家伙!


时光似剑,一转眼,大炮就上国中了。十五六岁正是男孩子躁动的年龄,大炮个子随了爹,五官和皮肤随了娘,一张白净秀气的脸,很讨女孩子的喜欢。在学校里,大炮是不少女孩子梦中幻想的情郎。


大炮自然不会闲着,国中快毕业时,大炮爹的一个同事就找上门来,告大炮把他家的闺女肚子搞大了。大炮爹好说歹劝地赔了人家一大笔钱,那姑娘打掉了孩子去美国留学了。


大炮的成绩考不上大学,只能先去服兵役。到了军营里,靠大炮爹的暗中运作,大炮上了军校,学得是炮兵专科。官校毕业后发到了金门前线,那里服役虽然苦,对面共军的大炮隔日就轰几炮,但晋升快。没几年,大炮就混到了上尉连长。


这时,大炮爹退役了,老头子脱下军装前办了件事,把儿子也办了退役,想得是父子俩一起做个生意,大炮也不小了,该娶媳妇让爹抱孙子了。


离开军营大炮自然是很愿意,在军中的这几年,别的事大炮还可以忍受,就是这女人的问题叫大炮经常上火,不等到假期是没办法出火的。即使是到卖皮肉的地方去出火,大炮觉得也没什么意思。那里的女人给钱就上,那有那种勾引之后的女人玩起来快活,味道爽。


回到基隆港的家后,大炮先不忙着帮爹准备生意的事,每天睡足了觉就四处玩耍,自然少不了喝酒,赌钱,泡MM。


喝酒耍钱出不了麻烦,只是泡MM这事有点麻烦,大炮不是去找那些职业女子,要得就是勾引良家妇女,可以勾引的良家妇女不少,但没麻烦的不多,大炮勾到第三个时出事了,那小娘们是本地一个道上大哥级人物的外室,他知道了大炮睡了他的女人,自然不肯善罢甘休,如果这时大炮还套着一身军装,事情还可以商量,但没了那身皮的保护,大炮只有跑路的份了!


大炮靠朋友帮忙偷渡到了印尼,朋友又介绍他到一个华人开的木材公司去做事。那种整天与伐木工人打交道的生活大炮实在是受不了,干了没半年,搞了本民国的护照,大炮登上飞机来到了巴西。


大炮来巴西完全是听一些朋友吹牛时讲在巴西如何如何好混,巴西的女人如何如何浪,既然生活好混女人又容易得手,大炮就决定来巴西闯一番。


到了巴西,按照朋友的介绍,大炮找到了当地的华人,这些华人都是从台湾过来的,他们来这时也没带多少钱,因为巴西这地方确实好混,这些年从台湾跑到这来的个个没几年就有了店铺有了房,娶了巴西女人做媳妇,日子过得还不错。


这些人告诉大炮,来这里要说好混也好混,巴西人脑子笨,不会算帐,一些大贸易公司都是德裔移民开的,他们从海外进口货物,只要从他们那批到货物,即使是走街串巷零卖,也能赚到钱。但是前提是必须先学好当地的官方语言:葡萄牙语。


在台湾上学时,大炮学过英语,这葡萄语可是从来没学过。要学好最快的办法就是但当地华人开办的葡萄牙语学校去。在学校里老师告诉大炮,语言这东西要想学的快学得好就得天天与人对话。


找专人对话,那是要花钱的,大街上找人说话,三句两句行,说多了谁也要没那闲功夫陪你。这可不像台湾,来个白皮蓝眼的,大把的人追着说话,能和洋人说话仿佛是个光荣似的。


巴西这地方的种族歧视不严重,尤其是华人在巴西人眼中还很被看重。原因是大清朝快完蛋前,巴西摆脱了葡萄牙殖民地附属国的地位,独立了,那时已经不准贩卖黑奴了,巴西要开拓咖啡种植园,需要大量的劳动力。


巴西官方找大清商量移民,大清不干,而东边的小日本却乐意,从那时起,每年不少日本人举家移民巴西,他们到了巴西后,在政府的安排下必须先在种植园里工作五年,而后就可以从事其他行业。这些日本人很能吃苦,慢慢地都混到了中产阶级的身家。


到六十年代末,台湾和香港的一些人也开始跑到南美来混,他们很有生意头脑,有一个香港人,来的时候从广交会上批了一些山东妇女手织线编的窗帘,台布等工艺品,到了巴西之后这人沿街敲门推销,巴西人瞧着这些工艺品觉得很惊奇,细棉线绳居然能编织出这样美妙图案的装饰品。他们觉得不可思议。自然很愿意买。


可他们一次又拿不出那么多钱,不是他们买不起,巴西的通货膨胀率高,月初发的工资到月底就会贬值不少,所以,巴西人都是月初拿到钱就抓紧花,如果到月底,即使是再想买的东西他也拿不出钱来。


这个香港人一动脑筋,立刻找到了解决办法,他叫买主只要先付10%的钱,以后每月再付10%。这样一来,买的人觉得压力不大,自然很痛快就买了。而他也不亏,因为那些货的成本也就是卖价的10%,第一笔就收回成本,以后的钱从没有一个巴西人赖帐,自然就全是利润,由于每月都按美元兑巴西币的黑市价算帐。尽管除去通货膨胀的损失,依然还是有很大的赚头。


类似这样的事很多,于是,这些台湾,香港移民很快就有车有房有店铺。而巴西人眼里日本人,中国人都是小个子,黄皮肤,分不清楚。所以,巴西人觉得这些黄种人都是会做生意的高手,自然很尊敬他们。


说远了,还是回来说大炮怎么找人练说话吧。


大炮知道教堂是每个信教的巴西人每周必去的地方,在那里,不但可以很方便地与人交朋友,人们也会很乐意互相交谈。


于是,大炮每到周日,便穿戴整齐了去教堂,在那里,大炮不但交了很多朋友,很快学会了不少葡萄牙语,而且,大炮施展他的拿手好戏,与不少巴西女人上了床。


大炮与女人上床只不过是为了享受床第之欢,从没想过要娶个女人成家。但有一次,大炮落入了一个女人的怀抱,不娶她不行了。


本文内容于 2008-10-11 8:24:52 被预备役海军上校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