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永健说:我不是中国科学家!!

日前看到今年的诺贝尔化学奖得主华裔美国科学家钱永健说“我不是中国科学家。我在美国长大,并一直在这里生活……但我希望奖项能鼓舞中国的学生和科学家。”于是有人评论到:这句话“对爱国贼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

过去只听说过有“卖国贼”和“爱国人士”一说。“卖国贼”那一定是千夫所指、遗臭万年,而“爱国人士”则是万人敬仰、光宗耀祖。于是,没有人想当“卖国贼”,都想以各种方式以“爱国人士”自居。我很奇怪,曾几何时,在中国的词汇中又出现了“爱国贼”一词?但我静心细想,这个词还是较有创意的。

西儒约翰逊说“爱国主义是流氓的最后庇护所”。这句话的道理很浅显,就是流氓都知道“爱国主义”是一张虎皮可以唬人、吓人,是遮挡一切利剑进攻的盾牌,也是打击他人所向披靡的利剑。因为不论时空如何转换,爱国永远的是没有错的。也正是由于这一点,当“妓女不接日本客”也成为一种爱国行为的时候,爱国一词就有些走味,这个爱国行为就显得廉价了。

爱国有时不仅廉价,还很盲目。钱永健的血液和中华民族一脉相承,特别是又有钱学森为后盾的时候,钱永健的获奖,就成为一些人寻求中华民族自豪感的“卖点”,而这个“不知趣”钱永健却恰恰说出了“我不是中国科学家”,这句在错误时间和错误的地点说出了一句错误的话。他伤了很多“爱国人士”的心。

生活中,我们常常需要别人的肯定和赞扬,特别是在不自信的时候,这样的肯定和赞扬凸显得极为必要,而对一些爱国人士来讲,也急于在不同的时空找到他那颗爱国心的支撑点,钱永健说“我不是中国科学家”恰恰使这些人闪了老腰。当不自信加上闪腰之后,必然是气急败坏,用伤心都难以形容这样失落和愤怒,于是向钱永健开火就成为必然,同时也曝露出自己的“爱国贼”嘴脸。

我为何要在此时此刻也使用“爱国贼”一词?因为有些人的爱国情绪和方式错了,这样爱国的结果是使他人更为瞧不起我们。请看钱永健是在什么情况下说出“我不是中国科学家”这句话的。某记者在采访钱永健时问:“您是中国人吗?您会说中文吗?”钱教授用英语答说“不太会说”。再进一步被问到“先生的成就对于一个中国科学家来说意味着什么?”时,钱教授说“因为我是美国生美国长,我不是中国科学家……但是,如果中国人能为我的获奖感到高兴与自豪,并且能使更多的年轻人加深对科学的兴趣的话,将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

我以为,问一位美国公民是不是中国人就很无知,也很没礼貌。然后记者又武断地说“先生的成就对于一个中国科学家来说意味着什么?”时,钱永健才不得不说“我不是中国科学家”。人家说得有错吗?他在中国没有户籍、也没有工作单位,更没有在中国出生和生活,没有在中国从事科研,何时成为中国人和中国的科学家了?是我们自己的一些人,非要强拉硬扯的将钱永健获奖与“中国人”和“爱国”相联系,结果逼得人家说一句“我不是中国科学家”。这不是自找没趣吗?这样的诱导“爱国”的记者不是“爱国贼”又是什么?否则能招来这句让我们都感到灰头土脸的话吗?

像这样国内外打着“爱国”的旗号,给我们中国人丢人现眼的人,不是“爱国贼”又是什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咱们也别太自作多情了,那些人虽然长得跟咱们一样,可骨子里就从没将自己当成中国人过。真正的中国人要有中国人的骨气,咱们在连肚子都填不饱的时候不照样绽开了蘑菇花?卫星不比别人飞得低。独立自主,自立更生,靠自己的勤劳创造奇迹才是正道。

他老人家本来就不是中国人,连杨振宁这样的也是中国人的女婿而已

是谁冷漠地将农民工女儿清理出教室?[论坛头条]

登封市滨河路小学,一个6岁的小女孩被赶出教室,在窗外听了20几天的课。她为何不能像其他孩子一样走进课堂?据该校校长说:“那是按照教育局有关规定这样做的,她是进城务工农民的子女,不是片区的学生”。我不怀疑确实会有这样的规定,也不去讨论这规定是多么的王八蛋,只是悲凉地想:那个校长,那些老师们,需要怎样的魄力和残忍,才可以20多天无视窗外一个孩子无辜的身影?


我们很难说,一个普通学校的校长或老师是什么特权阶层,可是他们此刻的表现,却和印象中的特权者一样自私和麻木。这样的状况在现实中并不鲜见,一个某政府部门的门卫会比任何“长”都苛刻,一个某部门小科员的办事态度会冷漠得像监狱长……在所属权力体系中,他们本身处于绝对弱势,可是对于更弱势的人,他们却同样不会表现出应有的尊重。在强权者面前他们可能渴望平等,可是当他们可以表现平等的风度时,他们却选择了高傲。


有则伊索寓言说:小山羊站在屋顶上,看见狼从底下走过,便谩骂他,嘲笑他。狼说道:“啊,伙计,骂我的不是你,而是你所处的地势。”对于中国的现实来说,这可以是一个绝好的反讽。很多人咒骂腐败、痛恨各种不平等,其实本质是所处的位置在发泄不满,而并不是他本人真的尊重平等。有一个很好的例证:某网站网民发起一个调查,“如果你当官你会不会贪污?”压倒性多数的人选择了“会”。


是因为太多的“规定”不合理,是因为我们的制度不完善,所以难以独善其身吗?并不尽然。

制度是一方面,但在我们的人性深处,对于弱势,会无条件的怜悯、尊重吗?会始终坚持平等的原则吗?


易中天在《帝国的崩溃》中说,中国古代法家的法不是真的“法”,而是维护王权统治的“律”,因为中国人的传统中缺乏“人人平等”的信条。即使到了今天,平等的信念并没有成为普遍的信仰。没有这个信仰,我们就会在面对强权的时候渴望平等,面对弱势的时候心存冷漠。没有这个信仰,制度再完善,法律再健全,也无济于事。


是谁冷漠地将农民工女儿清理出教室?不仅是一个荒唐的规定,不仅是那个校长,而是一个对平等漠视的社会。是一个痛恨贪官,却常常觊觎那个特权位置的社会。在一个不懂得尊重“人人平等”的社会里,弱势永远只能留下一个被驱逐后的背影。


农民工女儿被清理出课堂室外听课20多天(图)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