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忠魂 卷一 :血战无名岛 卷二:鏖战鲁东南:第六章:第三十五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93.html


三十五



那边,距离李家坡隘口大约一百多米的韩大海等人也在三排之后向正面悄无声息地运动。当吴志伟带着四排和射击队与八路军的一连骤然打响了佯攻的战斗后,其炮轰的气势以及轻重机枪和百十多条步枪的声势到也让这边的所有人感到惊讶:想不到这勉强够上二百人佯攻部队能打出这么大的动静!这听来十分清晰的步兵炮和轻重机枪以及众多的步枪猛烈的射击声,足足有一个加强营的火力攻势!


“动作要快一些,尽量靠近鬼子,再有几分钟隘口两边的弟兄们就要动手了。”韩大海几步追上带领一连的朱涛小声道。


在几里外枪炮声的掩护下,距隘口约80米处,韩大海对朱涛下令:“让部队就地卧倒匍匐前进,动作要轻、要快!”说完他一个侧躺在地右手持着步枪的背带、左肘支地右腿一弯一蹬“嗖嗖”地向三排的方向追去!


看着这位年轻的国民党军官灵活而迅速的战术动作,朱涛不仅暗自咂舌,他悄悄对身后的一排长道:“大家跟上!”说完他也侧躺着同样利落地向韩大海追去。


约不到两分钟,韩大海爬到了李家坡隘口正面的一个小坡下追上了此刻正趴在荒草丛里的三排士兵,片刻,在一边的李小山闻知后爬到了他的身边。


“前面不到50米处就是鬼子聚堆警戒的地方,他们刚才正在吃饭时管帅方面的枪炮声响了,他们只是过来了一个小队来看了看,然后我听到一个鬼子军官喊叫了几声,然后又听见一阵子饭盒的动静,我估计他们接着吃完饭会守在这个隘口的。”


韩大海把头盔摘下,一点一点地探出头向对面望去。在漆黑的夜色下只有他们经过了多日夜间训练的眼里才能借着依稀的星光可以辨出一些日军士兵所带钢盔和背在身上的步枪刺刀轻轻晃动的微光!此刻这个隘口所有刚吃完饭的日军官兵们正怔愣不安地向他们的北方———仅仅三公里远的管帅隘口方向望着!也许他们正因为那个支那部队没有选择他们所驻守的隘口作为突围地点而感到庆幸,听到那面骤然响起的猛烈、密集的枪炮声音来判断:该支那军队的全部力量都已经集中在此、正试图做着鱼死网破的最后努力!庆幸之余也不免为另一只同是担任阻截任务的兄弟中队数百士兵的命运而感到担忧!尽管大日本皇军的攻势正劲,但一直听说的这支支那小部队具备着强大而可怕的攻击力量不断地给予皇军部队相当程度的杀伤,身为一名天皇陛下的武士,想立功建业也绝对不应该选择这样的对手来实现愿望------


“命令全部的轻机枪做好冲锋射击的准备!命令其他官兵准备好手榴弹,一待两侧打响后,我们一边冲锋一边炸!告诉大家,在炸开血路的同时要有用刺刀清除残敌的心理准备,以保证后续部队的安全!”韩大海对他身边的朱涛小声下令。


朱涛听完一边在内心里对韩大海的出手就要以这边仅仅二百多人的力量一个猛冲就想彻底地全歼一个日军中队的布置感到惊讶、一边又紧张并且非常兴奋地回头对各个排长下传了命令。完后他想:以前就听说过这个韩大海有一股子打起仗来胆气和魄力往往大于实际力量的勇气,此刻看来如果名不虚传!但胆气和魄力不等于实力,小鬼子也不是吃素的。


从当时的现实看,朱涛的想法可以说是比较实事求是的,这一方面是根据日军实际的武器装备和战斗力都要大大超过无论是国军还是八路军的现状,另一方面他自己的本身的指挥思路也是没有办法与韩大海相提并论。且不说这一百多国军士兵有着一股子锐不可当的战斗力,就是在目前一条狭小的山隘口处夺路逃命的过程中,如果不在基本上是四路夹攻的攻击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全歼这支驻守的日军中队,则必将会被缓过劲的残余日兵在背后给予一定的伤害,更何况如果被这些残兵咬住尾巴,还可能给山里正在顽强追击的日军大队人马争取到一定的时间,像打这样拖泥带水留有后患的仗从不符合韩大海的性格,也更不符合这个小部队的战术特点。


命令下达后的片刻间,李小山三排的三名机枪手和二连的轻机枪手一起爬了过来来,从这几名机枪手的运动和所携装备上朱涛看出了一些差别:友军的三个轻机枪手好像没有副手跟着,他们右手拎着轻机枪的背带顶端就如同一个普通士兵摆弄一支步枪一般轻松灵活,而他们的身上均背着五个子弹盒。自己的士兵则不同,机枪手背着两个弹盒,步步紧跟的副手没有步枪也仅带着两个弹盒,友军的机枪副手除了固定地带着四个子弹盒之外,自己还配着一支步枪和一支手枪、并且身上还别着几颗日式手榴弹!“不管使用什么样的武器,他们在战斗打响时可都是人人各自为战啊!”朱涛想。


这一点他倒没看错,朱涛没想到的是这个区区百十人的友军在无名岛上刻苦的训练中,韩大海所规定并且他与吴志伟带头坚持了半年并在沂蒙山日常训练仍坚持不懈的武装越野训练,那可是从20公斤的负担一直加到了40公斤,从10公里的路程加到了40公里的强化训练!所以他们的所有官兵们浑身上下找不到一块多余的赘肉,所以他们所有的人无不在时时刻刻能保持着强盛的战斗力,所以他们才能够取得百里山路奔袭临沂城的不可想象的惊人战果!


几里地之外将近五分钟的枪炮轰响让这些距前面仅仅50米之处潜伏着的中国军队的官兵们、以及他们对面或坐或站立向着北面不住观望的日军中队的官兵们居然同样地在深秋的夜风中而感到了些许的压抑和燥热,只有韩大海,低头看着左腕上的夜光表小声地对左右两边的李小山和朱涛下令:“命令轻机枪做好射击和冲锋的准备、命令所有的人准备好手榴弹!”说完他自己摸出了一枚手雷。


时间是一秒也不差地正当管帅隘口处骤然响起枪炮声持续了五分钟时,突然韩大海他们潜伏前面隘口两侧的上方也是骤然响起了猛烈的爆炸声!在手榴弹的爆炸声中还夹杂着许多小型炸药包的爆响!


正当距离韩大海他们50米远的日军士兵们暂时惊慌失措地向隘口里面张望并奔跑时,这边韩大海猛地站起了身大喊了一声“打!”然后把手里的手榴弹甩向了60米处的人群里!同时,他身边的三排士兵和朱涛二连的所有官兵也把一百多颗不同制式的手榴弹甩向了对面的日军阵地上!只是,韩大海所部的手榴弹均甩向了60米以外的距离,而朱涛的二连大多数把手榴弹甩向了50多米处的位置!也是同时,在手榴弹如同冰雹般砸向日军头顶上爆炸的瞬间,六挺轻机枪如同六把巨大的铁扫罩呈扇面将暗红色的弹雨泻向了前面在爆炸的火光映射下可见人影闪动的日军人群中!


“机枪冲锋!”仅仅几秒钟,韩大海大喊一声又甩出了一颗手榴弹然后一把将自己右侧身后的一名二连机枪手的轻机枪夺了过来并把自己的步枪递给了对方大喊道:“你跟在机枪后面冲锋!”说完他几个箭步冲到了最前面抖动着手腕边前进边扫射!那机枪被夺的八路军机枪手面红耳赤、闷不做声地带着他的副手拼命地跟上韩大海一边用步枪射击一边取出弹夹准备递给韩大海。只是片刻的时间,他见友军三排的三个机枪手均差不多各相距10米并排地冲在最前面,而连里的另两挺轻机枪也被友军的那个李排长和另一名班长接了过去并且边打边迅速地和韩大海等人靠近距离,而且友军三排的其余士兵以及自己的连长们也在轻机枪的后面投弹、冲锋着。于是,这位八路军的机枪手顿时明白了一个道理:在夜间的阵地冲锋时,机枪在后面的扫射不仅不会充分地发挥出最大的威力,还会给前面己方士兵造成误伤,而更为重要的是,在这样一场毫无退路的势必要冲过去的战斗中,机枪就等于是一把尖刀,必须在重兵驻守的日军阵地上捅出一条缝隙、然后让持续的战斗来将至扩大!


李家坡的隘口并非管帅隘口的形状,而是因为地势的较高就如同一道山岭被猛然劈下两刀并取走了一块的凹陷!这个隘口长约80多米,宽不足10米、两边是高约20米的陡壁!日军一个中队仅在隘口的山内侧草草构筑的简易阵地上放了一个小队的兵力,其他的官兵都在隘口中间比较避风挡寒的所在吃饭待命。毕竟隘口的中间距离两边出口处不足几十米,一旦有了情况在该处警戒的通知下整个中队连半分钟都用不了就可以投入战斗,因此这种布置也不算是什么懈怠或不妥。五分钟前他们正北方向管帅处的枪炮声猛然响起,正吃饭尚未完事的日军马上就有一个小队在中队长的命令下跑到了隘口的山内侧戒备观察。当戴云飞和王志刚各带人从两边摸上来向中间靠拢时几乎是跌跌撞撞一溜小跑着过来的!也幸亏那边的枪炮声掩盖住了他们运动的声音。到了距离隘口边上大约二、三十米后,戴云飞命令士兵们摸出手榴弹和炸药包并端着机枪做好战斗准备时,他看了看手表———管帅那边的战斗打响还差二十几秒钟就到了五分钟!


“弟兄们,一会再摸上十几米,到了沟边上一起用手榴弹和机枪往下面招呼,炸药包专往鬼子人多的地方扔!”说完他又向前跑着并向沟底投出了手榴弹!


这边的十几颗手榴弹和相同数量的小炸药包刚刚落地爆炸,那边王志刚带领着二排也差不多在同一时间内用轻机枪一起向着隘底下的日军官兵打了下去!借着爆炸的火光,他们扑到山隘的边上,观察着下面的情景不时地投弹、回身躲避或者退后跑到别处先射击然后再不露头地向下面投弹!


日军在隘口中间避风吃饭的一个中队一多半的官兵们蓦然遭受到了突如其来的打击顿时被打得七零八散躺倒一片!其反应快的纷纷躲避到隘下死角处向上面还击,只是他们的位置只能向上面直直地开枪并打不到对方的影子,而上面的敌人又只是不固定在一些地方扔下来一些手榴弹和炸药包把他们一片一堆地炸倒!更有甚者,躲在下面死角处的日军们刚刚观察了前后的形势准备冲过这一段死亡地段之前,刚才沉寂了几秒钟的隘顶对面又来了一股敌人用同样的袭击手法向下面投弹、扔炸药包并且猛然还听见身后山外的隘口处也响起了激烈的射击声音!


拼命大喊并带领着大多数日军士兵向山内隘口前面跑去的日军中队长刚刚向着那个方向跑出了十几步,就迎面碰见了在隘口处退下来的几十名另一个小队的部下,还没等来得及问明情况,随后而至的轻机枪子弹和又一轮的手榴弹又在他们的面前飞来并炸响!同时,隘口的上方两侧随着日军身影的猛烈打击又从天而降!


这边韩大海带着一百多人的拼命猛冲,以六挺轻机枪和众多的手榴弹开道,终于没做任何停留的扑到了隘口!火光中,韩大海、李小山等六人的轻机枪在倒下了俩人又换上了新射手的情况下一直冲在最前面,而他们的身后就是跟得最快的20余名三排的士兵用连续的远距离投弹配合着清除机枪所扫不到的死角而形成锐不可当的攻势!火光中,这些身穿日军军服、头戴日军钢盔的官兵们在韩大海的带领下宛如一群凶神恶煞下凡、闷不做声地大踏步向火光熊熊的战场上前进并射击、投弹!于是,待冲进了不足十米宽的隘口通道里时,五大队二连的官兵们只有挤在一起跟着冲锋呐喊而无法射击、投弹的份儿!


在韩大海带着人冲进通道里时,隘口的上端一、二排的官兵们又掉过了头与下面的三排一起齐头并进呈三个角度向前面逃窜的日军部队射击!


待三分钟过后,向后面撤退的日军官兵们又迎头被山外隘口处打来的机枪子弹打倒几个士兵后,该日军中队长大喊一声,这些日军士兵忽然停止不动并迅速地布成了一个面向两边的方阵、只见排在最前面的日军士兵们把受伤的官兵们围在最中间,其余呈立、跪、卧三种姿势一起向两个方向还击开枪,而且面向山里侧的士兵阵型里还有一挺轻机枪!


日军中队长在仅仅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内被如此猛烈并快速地打击打得直到发现自己的中队在四面受敌的绝境之中、才从发懵而不知所措中恢复了冷静,他发现自己已经被堵在犹如一座四面无路的棺材内,绝望的处境和马上就要到的死亡立即激起了他军人的反抗本能!犹如困兽犹斗一般,他咬着牙大声喊叫着让自己的部下迅速地布成了一个两面拒敌的阵型并立即还击,但仅仅是排成了一个阵型还没等打出几颗枪弹,两边隘顶上的手榴弹、炸药包和轻机枪在更快上一步的时间内把更密集的火力集中到了这挤得密密麻麻的人肉阵地上!于是,在暗红和白炽色的爆炸火光以及瞬间燃烧火团的映射下,爆炸的气浪和弹片将日军官兵不断地炸倒、掀翻,除了方阵被一个个炸开的缺口就是人的四肢被炸飞以及在四处溅落的血肉!


然而,也就在这最后的80多名日军官兵们被全歼之前的瞬间,日军冒死在山隘通道两边和头顶上拼命还击的子弹还是遭成了进攻部队的一些伤亡!五大队的三连在韩大海等人的后面面临着日军官兵们布成方阵的同时并没有象韩大海以及身后的三排士兵们一样边迅速地隐蔽边还击,而是抱着日军已经完全成为落水狗只管痛打就是了的想法不仅没有迅速地隐蔽并且越过韩大海等人的机枪向前冲锋,反而造成了9人阵亡、15人受伤的损失!这边,韩大海带人在冲进了隘口处十多米后,因为脚下有很多的日军官兵尸体不断地影响着他们前进,所以开始了隐蔽进攻射击并在头顶上一、二排极为出色的掩护下开始了战术性非常强的交叉掩护前进,只是,被掩护的部队并不是自己配合默契的士兵而是友军的一个连队,因此,吴志伟部队的三排仅有三人阵亡、四人受伤,当最后日军部队的方阵被彻底消灭的同时,在隘壁顶上居高临下两面不断奔跑担任夹击和掩护任务的一、二两个排总共也仅有三人阵亡、四人负伤!


在最后两面密集的射击和几个方向的投弹下把最后一名站立着的日军士兵打倒后,四个方向的打击突然停止,沉默了大约一、两秒钟后,朱涛从韩大海的旁边走出来上前喊话:“前面的是杜教导员吗?我是朱涛!”


“我是杜义心,”那边有人喊道:“你们还好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