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中的川军 第二章 抗日战争中的川军(八) 第四章 台儿庄中悲壮之役,二十二集团军五千将士血洒滕县(十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3/



三月十六日,滕县县城。

尽管采取了一系列的应急措施,王铭章对守城战仍然无把握,毕竟双方力量相差太大。尤其是援军何时能投入战斗,变数太多,像汤恩伯这样的中央王牌军,能全力以赴地援救川军这种杂牌队伍吗?昨天夜里巡视完阵地已是深夜,他找来参谋长赵渭宾分析战况,彻夜未眠。今天一大早,当敌人攻击的枪炮声响起来的时候,他通知各军政首脑来城中一二四师师部召开一个紧急会议,群策群力,最后决定去向。

参加会议的有:

王铭章 前敌总指挥 四十一军代军长 一二二师中将师长

赵渭宾 一二二师少将参谋长

税梯青 一二四师少将代师长

邹慕陶 一二四师上校参谋长

陈离 一二七师中将师长

王志远 三六四旅少将旅长

张宣武 七二七团上校团长 滕县城防司令

另外,滕县县长周同也来参加这个紧急会议,不过他对军事上的问题不发言,只是作好对军事措施的配合。

会议在紧张气分中开始,与会者个个都忧心忡忡。王铭章先让张宣武简单介绍战备情况,然后问道:“张团长,守城有没有把握?”

张宣武答:“守多久?”

王铭章:“两三天。”

张宣武:“敌我情况你我都清楚,你看能守多久?”

王铭章:“守一天有没有把握?”

张宣武:“担任城防的十个步兵连,有六个连都不是我所属的建制部队,严、刘两营的战斗力如何,我无法估计,因而我无法担保能守一天多。如果要守,我只有尽我的最大力量,拼命。”

王铭章沉思了一下,说:“我们的援兵最快也得到夜里才能来达,如果我们不能守一天以上,那我们就不如在城外机动作战。”说完之后,他眼睛扫视着参加会议的各师、旅长,问道:

“你们意见如何?”

实际情况摆得已经非常清楚,大家心里都明白,守城,就意味着全军面临着城破而覆没的前景。与会人人都同意王铭章最后面“机动作战”的意见。于是,王铭章立刻要通了临城总司令孙震的电话,报告情况。大家都凑过来,怀着紧张的心情,听着电话机里传出来的声音。

这些人都非常清楚,孙震是很信任王铭章的,他们是成都陆军小学的先后同学,从辛亥革命革命起便相约投身革命,一直情深谊笃,肝胆相照,除上下级关系外,更情同手足。早在川中内战时,刘文辉派人向王铭章说项,以向中央保荐为二十九军(即四十一军前身)军长为诱饵,要王铭章倒向刘文辉。不料王铭章丝毫不为所动,大骂来人道:“我岂是出卖朋友的人,若非旧日相识,定要将你枪毙!”随即将来人轰出营门。这样的历史渊源,使得王铭章的意见在孙震眼中是有相当分量的,此时,大家心里都寄予这样的希望。

终于,电话机的另一头传回声音了。

孙震问:“你现在在哪里?”

王金铭章答:“在城内一二四师师部。”

孙:“你的指挥所在哪里。”

王:“在西关电灯厂。”

孙:“委员长来电要我们死守滕县,等待汤恩伯军团来解围。汤部先头部队王仲廉军昨午已到临城,其后续部队兼程前来,我当即催促王军长赶紧北上。预计几小时后即可到滕县。你应确保滕县以待援军。你的指挥所应当立即移到城内,以便亲自指挥守城。”总司令的语气十分坚定。

王:“城内虽有三个师部、一个旅部、一个团部,但战斗部队只有十个步兵连,如何能抵得住几万众的强敌。”

孙:“那么,你的意见怎么办?”

王:“我们的主力都在城外与敌野战,几个高级指挥机构不应都在城内而失去指挥作用。同时,仅仅以十个步兵连的微弱兵力,城是没有把握守得住的。我的意见不如留上一个营在城内,其余都撤到外机动作战。”

孙:“委员长的命令要我们确保滕县城,死守待援,我不能违抗命令。我的命令是要你立刻进城死守。如果认为兵力不够,可把城外所有四十一军的部队通通调进城内。你还有什么意见?”

王:“城外我军各部队都正与敌人胶着作战,白天无法脱离敌人。上峰一定要我们死守滕县,反正城内只有十个步兵连有张宣武团长一个人指挥就够了,又何必把这么多的师、旅部都放在城内呢?”

孙:“滕县是一个战略要地,名城重镇,城外的部队即将调入城内,一个团长负不了这个重责大任。我的决心是要你们几位师长都在城内坐镇,死守待援。”

王:“城外部队必须在入夜之后始能调动,那么,友军汤部何时才能到达?究竟要我们死守多久?”

对这个问题,孙震也拿不稳,因为委员长和长官部电令是“守城三日”,即是到十七日上午。但他沉思了片刻,然后说:“你们只要守四个钟头援军即可到达。”

仅要死守四个钟头!王铭章心里感到一阵释然,但他仍回过头来问张宣武:“张团长,守四个钟头有没有把握?”

这场在电话里的对话不过十来分钟,大家都听得清清楚楚。张宣武,这位在老西北军中打过不少守城硬仗的城防司令毫不犹豫地说:“有把握。”他想,就算我们再不济事,日本人无论如何在四个小时内,也就是今天中午十二时前,是攻不下这座县城的。

王铭章还是不太放心,他担心援军能否如时到达,但该说的话己经说完了。于是他把话筒递给税梯青:“请你再和总司令谈谈,最好还是把几个师部放在城外。”一二四师是孙震的嫡系中的嫡系,税梯青只是代师长。“或者税师长说话能起一些作用。”王铭章这样想。

税梯青拿起话筒,刚说了声:“报告总司令,”电话那头立即传来严厉的声音,神态已极不耐烦:“你有什么话,快说!”

税代师长被总司令严厉态度吓了一大跳,但仍旧小心翼翼地说:“一二四师的部队全在城外,我可不可以到城外去指挥?”

“不行!你的部队马上就要调进城内。你要在城内死守!”说完这句话,“垮”的一声,那头的电话己经挂断了。总司令因自己曾为一二四师师长而对这支部队更加严厉,他那冷峻的面孔顿时浮现在大家的心头。

王铭章见状,知道总司令的决心无可动摇,军人以服从为天职,城外的枪炮声愈来愈紧,无可再犹豫和迟疑,指挥官的决心就是全军的决心!于是当即向张宣武下令:

“张团长,你立即传令昭告城内全体官兵,我部死守滕县城!我和大家一道,城存与存,城亡与亡。马上堵死南北两道城门,东西两门暂留通道,备好物料准备随时封闭。没有本总指挥手令,任何人不准出城,违者就地正法!”接着又对副官长罗甲辛下令:“立即把我的指挥所和直属各部队全部搬入城内,四十一军两个师部合并办公!”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