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716/


隋二江扶着母亲苏秋芳坐在椅子上,李桂花一边用手揉着苏秋芳的胸口,一边说:“婶子,别急,别急,喘口气,喝口水,有啥事,慢慢说。”


苏秋芳坐在椅子上好不容易喘匀了气,说了一句话:“二江他爹的船在海上裂了。”


李桂花二人一听大惊,船裂了?那不是相当的危险?


说起来苏秋芳平时也不是胆小怕事的人,,这没多年来不大不小一直是干部,在老家没嫁人时是团支部书记,嫁了人是妇女主任,到了城里又当了这么多年的居委会主任,什么样的人没见过,什么样的事没经历过。今天如此惊慌失措,看来事情很危险。


说起苏秋芳和隋精一的婚姻,公司里很多人都知道,那是一段很有意思的故事。


当年大练钢铁时,铁姑娘队长苏秋芳带着一群年青姑娘在水库工地插着红旗,唱着歌,喊着号子与男青年比赛干活。那水库是全县人大会战的地方,苏秋芳的铁姑娘队多次拿了劳动竞赛的冠军,多少小伙子想法设法地追她。可她偏偏看上了隋精一。


隋精一那时瘦小得很,被安排在厨房里帮着做饭。隋精一是孤儿,爹妈死得早,单身一个的他小学毕业后就没再上中学,在队里干活自己养活自己。尽管他也想娶媳妇,但想想自己没爹没娘没人给他张罗,在同伴们一个个有了订亲的时候,他总是对这事躲得远远的,没想到远近人知的苏秋芳相上了自己。激动之余又有几分胆怯,他不知道有苏秋芳这样的对象应该如何相处。


俩人相好的事开始是秘密的,水库修完后的第二年,海军部队来证兵,隋精一那村的党支部书记极力向来接兵的部队干部推荐隋精一,接兵的干部看隋精一是孤儿,政审没问题,身体检查结果是符合上水面舰艇兵的条件,就把隋精一带走了。


隋精一到了部队干得不错,很快就入了党,这时的苏秋芳已经是二十出头的大姑娘了,村里村外不少人给她介绍对象,苏秋芳就是一概不见不理,嘴上说得是要再干几年工作才嫁人。秋芳娘明白闺女的心思,开始暗暗观察闺女的行踪,终于又一天,隋精一寄给秋芳好朋友转交的信被秋芳娘逮着了。秋芳娘一打听,原来写信这小子是离村五里地那个村的,孤身一人,现在在部队上干得不错。秋芳娘给闺女挑开了话:若是这小子能当上干部或有工作,就同意这门亲事,不然的话就不成!


秋芳心里自有主意,她才不管精一能不能在部队提干或复员回来有工作,在她看来,精一是个极聪明的人,不管干啥都能干出名堂,就是复员回来当农民,结婚后也能挑起一个家。


隋精一当兵的第四年春天穿着没有领章,帽徽的旧军装,提着行李,回来了。秋芳知道了消息后第一时间赶到了隋精一那村,进了隋精一那落满了灰尘的屋子,一看隋精一的样子,本想质问他为什么回家前不给她捎个信的话又咽下去了。


隋精一无精打彩地坐在炕檐上,见秋芳进来也不激动,只是向秋芳点了点头,一边咳着喘着地一边给屋里的老少爷们散烟,一边回答着人们的问题。


秋芳渐渐地听明白了,隋精一得病了,在部队医院住了一段后,医生诊断他的身体不再适合服役了,部队给他办理了复员手续,因为不是因公病退,所以,只能回老家来当农民。


人们坐了一会,叹息着散了,秋芳这才有空和隋精一说话。


隋精一一脸无奈地对秋芳说:“我在部队好好干了,虽然入了党,可到提干的关键时刻却得了病。“


秋芳问他:“那你以后咋打算?“


精一说:“还能咋样,先养一段时间再说吧,从部队带回了一些药,够吃一段时间的。“


俩人沉默相对了好一会,精一嚅喏着问秋芳:“你看咱俩的事。。。。。“


秋芳说:“我还是以前的态度,你是咋想的吧?“


精一听了这话脸上泛起了一阵红色,他欣喜地说:“真的?那好,趁着我手里还有几个复员费,我们把婚事办了?“


秋芳脸也红了,低着头说:“那你明天来我家一趟吧,我家你也知道,这事得过我娘那一关,明天你去了,不管我娘说啥,你都忍着,只要她松口了,咱们的事就成了。“


第二天一早,隋精一提着大包小包的礼物踏进了秋芳的家门,可他刚刚进院还没张口,就被站在当院喂猪的秋芳娘一顿数落给轰出去了。被轰出门来的隋精一一边喘着一边蹲在秋芳家的院门口。


坐在屋里等着精一来的秋芳一听娘把他轰出去了,等精一出院门就把娘拉回屋里,娘俩在屋里大吵了起来。


吵了一番后,秋芳娘火了,说要是秋芳非这个痨病鬼不嫁,那就滚出家门,只当没这个闺女!


秋芳一边哭着一边跑出院门外,她四下一找,发现精一已经向村外走去,她三步并两步追上隋精一,拉着他不让他走。


隋精一也听到了秋芳娘俩吵架的话,他低着头站在那,任凭秋芳低声哭泣。


等秋芳不哭了,他开口说:“你娘这态度也不怪她,我这个痨病鬼样,谁会把闺女嫁给我。我看咱们还是散了吧,你也不小了,别耽误了你的青春。“


秋芳很坚决地说:“不!我非你不嫁,不管你是有病还是什么。“


隋精一抬起头,激动地拉着秋芳的手:“秋芳,有你这句话,我以后一辈子对你好,一定让你过好日子。“


秋芳说:“那你回村开上证明,明天早起咱俩在这碰头,去公社领结婚证。“


第二天一大早,秋芳趁娘还没起来,就悄悄收拾了一下,来到村头的大树下,等着隋精一的到来。


清晨的田野里,浓浓的雾笼罩着一切,还没到出门干活的时候,村口只有秋芳一个人孤单单地站着。秋芳此时的心情极为复杂,想着这几年与精一的恋爱,想着即将要嫁给精一,想着以后的日子,她心里是十八个水桶,七上八下的。


正在她伸着头看村外的路上望眼欲穿时,从大雾里来隐隐约约了一个人,那人走路很快,秋芳心想,一定是那个小伙子有急事,这么一大早这么赶路。自己一早这么孤零零地站在路边,还是别让他看见好,于是她绕到树后靠着树站着,心想等这人走过去后再出来。


听着那人的脚步近了,他走到大树边停下了,又向秋芳走过来。秋芳低着头,心里猜想这人是不是要问路。可这人走到秋方面前也不说话,只是站在那。


秋芳一抬头,楞了:身穿崭新的海军军官制服的隋精一一脸笑容地站在她面前。浑身上下透着得意洋洋的气息。


秋芳问他:“同志,你有什么事么?“


这回是隋精一楞了:“秋芳,你?你怎么装不认识我?”


秋芳冷冰冰地回答:“我一个农村姑娘,怎么会认识你一海军大干部!”说完转身就往家里跑。


隋精一追着拉住秋芳:“秋芳,你听我说。”


秋芳愤怒地摔开他:“我不听!你什么也别说,我不认识你!”


秋芳哭着跑回了自己家,把院门拴上,门外的隋精一不敢喊门,只是焦急地在门外转来转去。


不一会,院门开了,秋芳娘拿着个扫帚冲了出来:“好你个小兔崽子,赶这样欺负我闺女!我今天和你没完!”


隋精一一看不好,扔下手里的礼物包抱头而逃。秋芳娘也不追,只是站在门前顿脚大喊:“你小子就本事就别再来!”


被秋芳娘的喊声惊动的邻居们跑出来问发生了什么事。秋芳娘一边说着隋精一当了干部装痨病鬼的事,一边收起地上的礼物包进屋劝闺女去了。


原本部队领导给隋精一半个月的假就是让他回来结婚的,可这么一闹,隋精一这半个月全花在求各种有面子,说得上话的人劝秋芳了.


长辈,亲友,村领导轮番地找秋芳说情,秋芳娘也把隋精一叫到家里吃饭,可秋芳不是脑袋摇得像拨浪鼓就是隋精一来家吃饭时躲出去不见.


等到隋精一假期完了,秋芳还是不松口,死活是不理隋精一了.隋精一回到部队后信是一封封寄来,可秋芳一个字也不回.


不过,隋精一也打听到,秋芳并没和别的人相好,也没答应别人提的亲,只是每天该干什么还干什么.隋精一觉得这事还有希望,在部队干得更起劲了.


一晃又是两年过去了,这年秋天,部队领导给秋芳村里的党支部来了封公函,说是隋精一在执行任务时负伤了,现在住在医院里,他想见秋芳一面,部队希望党组织能说服秋芳来部队一趟.


支书拿着这公函找到秋芳,让她自己拿主意,秋芳看后二话没说,收拾了包袱就走了.


到了部队,隋精一确实是负了点伤,但不重,已经基本好了,他一见秋芳来了.高兴得不知道怎么好.他舰上的那些士兵干部们围着秋芳七嘴八舌地说着隋精一在部队的表现,似乎隋精一就是个大英雄,天地下嘴好的小伙子.


秋芳每天去照顾隋精一,再不就是跑到战士们的宿舍里收集他们的衣服洗,到了晚上把自己往招待所的房间里一关,任凭隋精一怎么求就是不开门.


还是政委出面找秋芳谈,说隋精一回家时那么干是糊涂,领导已经恨恨批评他了.要秋芳别再计较他.这次既然来部队了,救灾部队把他们的婚事办了.


就这么着,在部队招待所,军人们热热闹闹给他们办了婚礼.隋精一被灌了不少酒,秋芳也在大家的起哄下唱了歌,和隋精一喝了交杯酒.


婚后秋芳还是回娘家住,以后,生了两个闺女.到七十年代,开始搞计划生育了,上级号召:两个正好.可秋芳还是坚持怀了第三胎.隋精一从部队写信来让她去做流产,说俩人都是党员,干部,又是军属,应该带头人响应国家的号召.有俩个闺女就可以了,不用抱着老观念不放,非得有儿子.可秋芳就是不干,硬是生下了第三胎,这回生了个大胖小子.就是隋二江.


二江四岁那年,一天夜里发搞烧,烧得只抽风,村里的赤脚医生也没办法,劝秋芳快带着孩子去县医院.秋芳把儿子放在一个自行车后面的一个筐里,骑着车黑灯瞎火的就往县城赶,.眼看着县城快到了,路中一个石头别了车子一下,秋芳重重地摔到了地上,她顾不得自己的腿擦出了血,在地上乱摸着儿子,等把儿子抱到怀里,她发觉儿子没声里了.


秋芳坐在地上大哭:"我的儿呀!你不能这样哦!你要是没了,我咋向你跌交代啊!你爹不能没有后啊!你醒醒啊,你要是没了,娘我也不活了,娘就一头磕死,和你一起去!"


她正大哭,一辆过路的汽车停了下来,司机跳下车一看,劝她说:"你个傻老娘们哭啥哟!这孩子还有一口气,赶紧去医院啊,再晚了就真没就啦."


说着就把秋芳拉上了汽车,车赶到医院,医生一阵急救,二江的命是保住了,只是从此说话少,好象却点心眼似的.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