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青山:从红小鬼到大贪污犯(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32年秋,中国共产党领导组织了河北高蠡暴动。暴动失败后,敌人将被俘的19名游击队员,押到县南关操场上。在全城老小都被逼迫前来围观的场面下,用五把铡刀开始血腥大屠杀。顿时,同志们的身子被一刀两断。刽子手身上脸上都溅满了鲜血。一直铡到末了一个,一个敌团副见是个小孩,以为是抓错了人。就猛地一脚踢出去,放走了这个只有16岁的孩子。

这个捡了一条命的孩子,名叫刘青山。

刘青山,曾用名刘顺山,1916年出生在河北省安国县南章村一个佃农家庭,幼年即在博野县南白沙村当长工。1931年,刘青山经徐去甫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翌年,随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十七军第一支队参加高蠡暴动。1937年10月,刘青山被选送抗大学习。第二年8月即出任河北省大城县县委组织部长,他常以青塔书店掌柜身份到乡间宣传救亡抗日,他参与组办的民运训练班,还培训出很多优秀干部。

同时他和县委一起创建县大队和八个区分队抗日武装。1941年3月,刘青山任中共大城县委书记,领导粉碎日伪清剿,使大城县抗日队伍和根据地不断壮大。日伪以1500块大洋悬赏捉拿他。1941年“五一”扫荡后,环境十分恶劣,党内出现一批叛徒,对抗日斗争造成极大危害。刘青山领导大城县委及时开展了镇压反革命运动,沉重打击了敌特汉奸的嚣张气焰,并开辟了文安洼抗日根据地,使全县抗日形势好转。是年9月,刘青山任大城县、河间县县委书记。1944年10月,刘青山任冀中中共八地城工部长,翌年10月,刘青山任冀中中共八地书记兼任冀中军区第八军分区政治委员、地委党校校长。1949年9月,刘青山任天津地委书记。1951年8月,他又调任石家庄市委第一副书记。同年10月,作为中国青年友好代表团成员,刘青山出席了在奥地利首都维也纳召开的世界青年和平友好联谊会。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有着光荣革命经历的共产党员,却在新中国成立两年多的时间里,成了国人尽知的大贪污犯。

1951年12月4日,由中共河北省委员会通过、并经中共中央华北局批准的关于开除刘青山、张子善党籍的决议如下:

刘青山,前任天津地方委员会书记,河北省安国县人,雇工出身,现年35岁,1931年入党。张子善,现任天津地方委员会书记,前天津专区专员,河北省深县人,学生出身,现年37岁,1933年入党。刘青山、张子善参加革命斗争均已20年左右,他们在国民党血腥的白色恐怖下,在艰苦的八年抗日战争和三年多的人民解放战争中,都曾奋不顾身地为党的事业和人民群众的解放,进行过英勇的斗争,树立过功绩。他们本是可以继续给党、给国家、给人民做更多的事情的。可是,他们却在全国胜利后两年多的和平环境中,经不起资产阶级自私自利思想作风的侵蚀和引诱,堕落蜕化了。他们完完全全变成党、国家和人民的无可饶恕的叛徒了。

刘青山、张子善为贪图可鄙的不正当的个人享受,为满足其极端腐化的生活需要,竟凭借职权,不顾国法党纪,不管人民疾苦,盗窃机场建筑款、救灾粮、治河款、干部家属救济粮、地方粮及剥削克扣民工工资、骗取银行贷款等共达171亿6272万元(人民币旧币)的巨额,借机关生产名义,进行违法经营,并交送49亿巨款给奸商张文义倒卖钢铁木材,瓦解国营厂矿,任其投机倒把,扰乱金融,使人民资财损失达14亿元之多。

刘青山、张子善等在获取非法暴利、大量贪污后,则任意浪费挥霍,过着可耻的腐化生活。刘青山吸食毒品竟至成瘾,据他们现在自供,刘、张二人开支及送礼即达3亿多元。为消灭贪污罪证,张子善亲手一次焚毁单据378张。

刘青山、张子善这种违法乱纪的罪恶行为,自然会遭到一切忠诚的共产党员和正直的政府工作人员的指责和反对,因此,这些人就成为刘青山、张子善等贪污罪犯极端痛恨的眼中钉。刘、张二人为遂行其贪污挥霍的卑鄙企图,就采取了敌对分子的手段来对待党的组织和人民干部。首先,他们在政治上极力造成一个“唯我独尊”和“挥霍有道”的空气。刘青山说:“老子们拼命打了天下,享受些又怎么样?老子们打天下,小子们来享受!”张子善则说“天津地委内只能有‘一个头’、‘一个领袖’。”有一个无耻之徒竟在党的“七一”纪念大会上高呼“向我们英明的领袖张专员致敬”,“在英明领袖张专员领导下前进”,而张则对人说:“应向这个同志学习。”

其次,他们在组织上除极力压抑民主、取消批评与自我批评、施行其家长制的统治外,凡是坚持党的原则,维护人民利益,对刘、张所为提出不同意见和反对他们的同志,不断遭受其打击与排挤;凡是意志薄弱和他们臭味相投共同作弊的分子,则大肆拉拢,造成一个公然行盗的小宗派集团。这个小集团在思想上和组织上又是和资产阶级分子千丝万缕地结成了不解之缘。这就是刘青山、张子善等反党的“组织”原则。再次,刘、张“做贼心虚”,为了掩盖其罪恶勾当,则在上下左右之间公行贿赂,到处拉人下水,恶风所及,邪气上升,以达其腐蚀党的组织和人民干部的目的。

由此可见,刘青山、张子善已不仅仅是两个普通的贪污罪犯,而是像党的二中全会所预见的,他们是经不起敌人糖衣炮弹的攻击,向敌人投降了的,并很快地实际上成为反动分子在党内的代理人,肆无忌惮地从内部来腐蚀党和瓦解党。刘青山、张子善公然责令干部,要动员党的组织,即无产阶级的先锋队,“保证完成”他们剥削民工30亿元的“任务”。他们要把天津地区的党变成贪污罪犯们的驯服工具,这就是刘青山、张子善贪污事件的特别严重的地方。这一点,也正是曾经是一个革命者的刘青山、张子善身败名裂、背叛党和背叛人民的根本原因,正是河北省的党组织必须把刘、张贪污事件作为重大教训的意义所在,正是我党必须坚决把刘青山、张子善开除出党并交政府依法制裁的理由。

在党中央和华北局的正确领导下,河北省党代表会议终于揭发了刘、张的罪行,并把他们开除出党,这是河北党组织的一大胜利!希望河北全省同志,接受这一痛心的教训,为开展全省规模的反贪污、反浪费、反官僚主义运动,肃清资产阶级的腐化影响,在党中央和毛主席的英明领导下,为进一步从政治上、思想上、组织上巩固河北党的组织而奋斗。

刘青山、张子善的贪污罪行是在1951年11月中旬,在河北省委召开的第三次党代会上被揭发出来的。根据刘、张的严重犯罪事实,河北省委建议省人民政府依法予以逮捕,华北局接到省委的请示后,经讨论并报请周恩来总理批准,决定将他们逮捕法办。

11月29日,华北局向毛泽东、党中央作了关于天津地委严重贪污浪费情况的书面报告。

11月30日,毛泽东在为中央起草的转发这一报告的批语中指出:“华北天津地委前书记刘青山及现书记张子善均是大贪污犯,已经华北局发现,并着手处理。我们认为华北局的方针是正确的,这件事给中央、中央局、分局、省市区常委提出了警告,必须严重地注意干部被资产阶级腐蚀发生严重贪污行为这一事实,注意发现、揭露和惩处,并须当作一场大斗争来处理。”

12月2日,从维也纳参加世界青年和平友好联谊大会归来的刘青山一下火车,即被逮捕。同案的张子善也在11月29日先期被逮捕。12月4日,二人均被开除党籍。同时,河北省人民政府成立“刘青山、张子善大贪污案调查处理委员会”,将案情向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报告。

12月14日,河北省委向华北局提出对刘、张二人的处理意见:“我们一致意见处以死刑。”

12月20日,华北局经研究后向中央提出了对刘、张的处理意见:“为了维护国家法纪,教育党和人民,我们原则上同意将刘青山、张子善二贪污犯处以死刑(或缓期两年执行),由省人民政府请示政务院批准后执行。”当时之所以加“或缓期两年执行”,是考虑到中央决策时有回旋的余地。

毛泽东对此事极为关注,亲自过问和批准了对刘青山、张子善大贪污案的处理,下决心坚决予以严惩。他认为,资产阶级糖衣炮弹的进攻“比战争还要危险和严重”。从这个认识基点出发,毛泽东下了对党内腐化行为严惩不贷、当时,担任天津市委书记的黄敬,曾在冀中担任过区党委书记,是看着刘、张成长起来的。在公审大会召开之前,他找到当时还兼任华北局第一书记的薄一波,说:“刘、张错误严重,罪有应得,当判重刑。但考虑到他们在战争年代出生入死,有过功劳,在干部中影响大,是否可以向毛主席说说,不要枪毙,给他们一个改过的机会。”

薄一波说:“中央已经决定了,恐怕不宜再提了。”

黄敬坚持要薄一波反映反映。薄一波说:“如果一定要反映,那我就陪你去跟毛主席说说。”

黄敬坚持不去,只是要薄一波把他的意见转报毛泽东。薄一波如实地向毛泽东转达了黄敬的意见,毛泽东听后说:“正因为他们两人的地位高,功劳大,影响大,所以才要下决心处决他们。只有处决他们,才可能挽救20个,200个,2000个,2万个犯有各种不同程度错误的干部。黄敬同志应该懂得这个道理。”毛泽东的决心,无疑决定了刘青山、张子善的命运。

在吃平生最后一顿饭的餐桌上,刘青山对张子善说:“毁了,看来咱俩得走了。”

张子善说:“伤痛,万分伤痛!现在已经来不及说别的了,只有接受这血的教训一条。”

刘青山说:“拿我做个典型吧,处理我算了,在历史上说也有用。”

这就是两位蜕变者的遗言。

1952年2月10日,河北省人民法院临时法庭在保定市体育场召开了公审大会。会后刘青山、张子善被押往保定东关大广场枪决。时年刘青山36岁,张子善38岁。

绝不手软的坚强决心,并不为任何请求稍加宽恕的意见所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