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掌掴阎崇年的好汉大汉之风在这之前并不是没有和阎崇年当面交流过,但是阎崇年拒绝回答他以及其他网友的问题。下面两篇文章就是当事人当时的记载,其中2007年6月的一次是有这次掌掴阎崇年的好汉大汉之风参加的,大汉之风提问后阎崇年恼羞成怒,不是进行他一贯标榜的“学术交流”而是扣政治帽子,于是主办方很快宣布讲座结束。2008年4月的一次,面对炎汉苗裔的提问,阎崇年也是拒绝回答,炎汉苗裔在后台找阎签名,阎看见签名纸上内容是《清世祖实录》中的满清官方屠杀文告便拒绝签名,然后工作人员蛮横地推了出去。

批评这次掌掴阎崇年事件的人总是说“学术问题要学术交流,不能打人”、“说不过就打人是XX行为”。。。但是看了这两篇报道我们就可以知道,阎崇年根本不肯和反对者进行学术交流、根本无法反驳反对者提出的问题、完全无视对其不利的史料,但是即便如此他也从来没有改变过他的观点没有收敛过他的言行。对这样一个拒绝交流而不断放毒的人,除了打他几巴掌还有更好的表达方式吗?



东门2007-6-10



三问阎崇年--小记上海将士阻击战

得知阎崇年将要到上海来进行有关清史的讲座,觉得这是一个阻击当今史学届赞美满清现象的一个绝好的机会。


早上6点,起个大早,脑子里整理了一遍思路,主要是想一旦记者来访,我们将如何告诉记者们一个真实的满清。(结果没有一个记者到场)


早上9点,准时来到了上海浦东图书馆。未料图书馆报告厅需要门票才能进去。一打听,原来主办方怕冷场,特地邀请了当地驻沪官兵和某大学的全体学生来充当看客。可是既然如此,又为何煞有其事地在图书馆门口做了广告呢?


联想到之前易中天老师,毛佩奇老师在上海的讲座,座无虚席,不用动员单位就已经让主办者"吃不消",媒体记者也充满会场。即便是于丹,他的场面也远远要比今天的阎崇年讲座要好。当时心理窃喜,阎崇年啊阎崇年,你在全国到处美化满清,美化满清的侵略,人民的选择是正确的,你不会再有卖点了。


正当我心理窃喜之时,看门的同志对我说,你进去吧,肯定坐不满的。


进去一看,果然没有坐满,很容易地找到了小晗,红天,大汉之风和千古龙飞地,于是我坐在了他们这一排。


此次讲座的主题是清宫三大疑案:太后下嫁,顺治出家和雍正即位


阎崇年在开场白中就说:满清话题千千万万,为什么讲这三个疑案呢?因为太深奥大众听不懂,而这些风花雪月的东西能够提高收视率。我的妈呀,原来阎崇年把历史当成了收视率,原来他以为广大人民群众是不懂历史的。怪不得他的东西越来越没有人听。接着他说他在中 央电视台每录制一集可以拿到多少钱,他这次来上海作这个报告,可以拿到多少钱之类的话题,台下无语,相信诸位看官也无语了。


接着,阎崇年打开了他的话闸子,开始说他的一系列"成绩",无非是某某电视台请他做节目,推都推不掉;某某地方请他做讲座等等。


但是有一件事情,可以让大家回味:

1966年~1976年间,十年动乱,他写了一本<奴尔哈赤传>,去出版社投稿。结果出版社的同志对他说:现在很多更有名的人的书都排着队呢,你等着吧。阎崇年自己说道:"是啊,奴尔哈赤是一个外国人,我着什么急啊。"


正是由于他的这句话,让我挖掘了一个提问的素材,下面详细叙述。


在阎崇年讲了一个半小时左右,他开始接受读者的提问。本来我在想:阎崇年这家伙,都在讲风花雪月的东西,有什么好提问的。未料他补充说道:"什么样的问题都可以提,不管是否和此次讲座有关。"好家伙,接受挑战来了。


于是,第一个问题被一个近乎白痴的学生提了一个近乎白痴的问题:"请问阎老师,你是怎样喜欢上历史的?"阎崇年的回答我不说了,徒浪费打字时间。


我在听他演讲过程中准备好的第一个问题是:

"我看了您的明亡清兴六十年,请问您是怎样看待满清入侵大明的?以及怎样看到满清入侵过程大明的过程中,对汉族以及其他各民族的屠杀行为的?"

第一个问题,让他热热身吧,不用提得很尖锐。


小晗接过主持人的话筒,把我第一个问题向阎崇年提出了。


阎崇年好像有所准备,回答道:"以前有人的问题比你的还要尖锐,说什么扬州屠杀了八十万这笔帐怎么算?"

我想,难怪,他现在不敢讲历史了,只敢讲风花雪月了。

接着他说:"满清入关既有正面性又有反面性,例如文字狱,剃发易服,尤其是剃发易服导致了江南地区的人的反抗。。。。。。"这家伙,总是不忘为满清入关粉饰,但是这次好歹说了满清入关带来的反面性,看上去没有以前几次讲座嚣张了。


接着,红天提出了这样的一个问题:

"满清统治者的所谓的禁武令,禁海令,以及康熙之后的文字狱,力度之大,时间之久,对中国的科技以及国民素质影响极大,你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阎崇年接到这个问题,先是一愣,然后,拿出他打太极拳的"本领",竟然回答康熙是什么千古一帝,但是康熙一生有三个遗憾:

1,皇位继承

2,八旗制度没有改革

3,没有推广西学,仅仅完成了从游牧到农耕的过渡,没有完成从农耕到工业化的过渡

如果说第一个问题,阎崇年回答得还算过得去,那么第二个回答,简直就是胡说八道了。

康熙敢不敢进行工业化,近代化的动作?满清所要做的就是维护他们的殖民统治,一旦实现工业化,开启民智,满清的统治岂不立即完蛋?用这种胡说八道的回答来唬弄一下只看教科书的书呆子还行,唬弄已经开启民智的同胞,就显得小儿科了。


然后大汉之风提出了一连串更加尖锐的问题:

为什么列代农民起义的口号几乎都是均贫富,唯有满清,"反清复明"的口号几乎贯穿整个满清时代?为什么满清酋长自己都不承认自己是中国人,慈禧更是提出了"保满清不保中国"?

。。。。。。

听到这一系列问题,阎崇年显然没有想到会这样,他怒了,他显得语无伦次了,他从讲台上站起来了。他回答道:"慈禧的错不代表整个满清有错,没有满清哪来五十六个民族?没有满清哪来东北,新疆,西藏?我们现在不能有民族主义"这样的回答,明显太幼稚了,幼稚得连继续辩驳都不值得了:大明的奴尔干都司不就是东北吗?大明的乌思藏都司不就是西藏吗?大汉的西域护都府不就是新疆以及更远的地方吗?整个东南亚都是大明的势力范围,满清有这个能耐吗?


本来我还有更多的问题,例如如何看待伪满州国复辟?如何看待现在史学届不切实际地美化满清酋长,美化满清入侵的现象?如何看待今后史学届一旦形成了实事求是的风气,人民会对你现在和之前的言论和思想作何评价?


但是,这个时候主办者看到阎崇年招架不住了,立即宣布讲座结束。结束的场面是草草收场的,没有什么鼓掌欢送,也没有什么答谢。讲座之后安排的签名售书活动,买书和签名者寥寥无几。


出了图书馆的们,突然发现仕风老弟,哈哈,原来你也来了,相视一笑。


-------------------------

我不得不说:

这是一场漂亮的阻击战

这是对于如今史学届所存在的美化满清,美化侵略行为的一场漂亮的阻击战


阎崇年常年不遗余力地美化满清,为满清唱赞歌,在整个社会上已经没有什么市场。因此此次讲座,不得不将话题改为风花雪月的话题,观众也不得不从驻沪官兵和大学生中拉壮丁来充数。这已经说明在整个学术市场上,人民大众已经抛弃了他。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民大众了解真实的清史,阎崇年的观点将被更多的人所批判。他的讲座将有更多的人提出更尖锐,更深刻的问题。


作为一个清史专家,研究清史讲解清史都没错,但是关键是要站在一个正确的历史观上来进行客观的研究和讲解。如果他的心中只有"我.大.清",而没有整个华夏民族悠悠五千年历史,那么这样的研究与讲解永远是片面的,永远将被读者所抛弃。


从民族复兴和整个国家复兴的现实意义上来看,我们汉网网友,甚至我们整个民族的同胞都要去用正确的历史观,客观的研究方法去研究历史,并且研究清史,我们都要主动去做向广大民众反映正确事实的"历史专家"和"清史专家"!



===================================================


炎汉苗裔2008-4-6



4月5号扬州大明寺驳斥阎崇年

以下是我的提问


--------

阎老是我国当代清史研究的学术泰斗(阎知道不好,摆摆手),治学严谨,论据严密,颇有"古之良臣"的风范(大家笑)。我有些问题,想请教您老:


(1)刚才阎老说,袁崇焕将军经略辽东期间,经手的军饷达114亿两白银。

对此我很疑惑,"大清王朝"的赋税,最多不过8000万两一年;"不如大清的明朝"的辽东经略,怎么会有这么多银子?

“大清”的和砷,一共贪污了16亿两白银;114亿两,得请多少个和砷来帮忙呢?(阎,这个问题马上我们私下讨论)

(2)刚才阎老说,皇太极率军自喜峰口入关,抄略济南府人口百万,明军只敢尾随不敢追击。最后出了关,明军将领畏罪,吞食大黄自杀。

怎么我看到的史书不是这样的呢?(主持人尼姑:"你已经问了一个问题了,时间紧迫,后面的还要问!"我对大家说:"大家反对我继续提问么?"尼姑嘿然无语)

当时,明军主力在围剿李自成,用来抗击请军的力量很薄弱。但是,即便如此,兵部尚书卢象升还是毅然率军抗击清军,最后壮烈殉国。

阎老怎么说明军只敢尾随不敢追击呢?(阎脸色发青) 到是鸦片战争时期,“大清”的两广总督琦善,不战、不降、不守、不逃,被英国人捉住,关在笼子里,用船送到印度展览,他自称“海上苏武”。(大家大笑)

(3)远离世俗的出家人,则记载了这次大屠杀的具体规模。

《廣州市宗教志》:“清順治七年(1650),清軍攻廣州,‘死難70萬人。’在東郊烏龍岡真修和尚雇人收拾屍骸,‘聚而殮之,埋其餘燼’合葬立碑”。

值得注意的是,广州70万人遇害这个数据,应该是由当年负责收尸的和尚们记载下来的,可是说是直接记录,具有很高的史料价值。

更值得一提的是,这个数字,至今还记录在广州大佛寺的网页上。我佛慈悲,出家人果真不打妄语。(身处大明寺,阎脸色变绿)

经过满清的大规模屠杀后,“县无完村,村无完家,家无完人,人无完妇”。这可是真修和尚,一个出家人的记载啊!


这是为什么?


淮扬小吃,名满天下,阎老不妨去品尝。阎老不是侵华日军和满清侵略军,我想扬州人民还是会欢迎你的。(大家笑,阎阴着脸说,你的问题太多,我回答不了。)


-----


后来, 时间一到,阎就匆匆下台了。


之后,我到接待室找阎签名。他看看我的纸张,上面内容是《清世祖实录》中的满清官方屠杀文告,阎的脸发黑,说:“这个我不能签。”我说:“这可是满清官方的记载啊,阎老研究历史的人,怎么连满清自己的资料都不认可呢?”这时,工作人员,一个台湾人,来推我。登时我大怒,提高声音把刚才的话重复一遍,让周围的记者都听见。后来,就被推了出去。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