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黎阳:老百姓需要的是正义......论被煽嘴巴的"精神无赖"

如果有人跑到以色列去推销《我的奋斗》、跑到麦加去推销猪肉、跑到南京大屠杀博物馆去推销“大东亚共荣圈”而挨了揍,我只能说:活该——谁让你不长眼,打上门去侮辱人家祖宗?只挨一嘴巴算轻的。



三百多年前无锡江阴,那些不想剃发易服的人聚集在阎应元旗下,以寡抵众,监守小城八十多日,令满清死伤累累,城破之日阎应元在城门上提到:“八十日带发效忠,表太祖十七朝人物,十万人同心死义,留大明三百里江山。”慷慨提词后杀入阵中,突围不成,他环顾从者道:“为我谢百姓,吾报国事毕矣!”自拔短刀,刺胸血出,投在前湖中。未死被擒,不肯降被满清整夜虐杀。阎应元死后,家丁犹存十余人,皆因不降而被杀。而城中官员及书生等或继续拼杀,或举家自尽。清兵则屠城两日,城内百姓仅剩“大小五十三人”而已。



激烈的抵抗和屠城远不止无锡江阴。在无锡周围还有“扬州十日”、“嘉定三屠”。



当年为了“剃发易服”无锡周围那么多人被屠杀,如今阎崇年跑到无锡宣扬“剃发易服是民族文化的一种交流形式,不能上纲上线”、“文字狱有它的历史局限性,虽然制约了一定的思想灵性,但起码维持了社会稳定”……这等于指着鼻子骂无锡人的祖宗:你们的祖宗本来就该杀,谁让他们反对“民族文化交流”?死了活该。不承认这些就是“上纲上线”、“反对社会稳定”——这难道不是打上门去骂人家祖宗?有血性的人难道就无权愤怒?



这一嘴巴打在阎崇年脸上,疼在诸“精英”心上,顿时“男厕所扔炸弹——激起公粪”,群起而攻吵翻了天:“学者的安全在公众场合得不到保证”、“暴戾之气”、“ 整个社会的悲哀”、“学术研究应当受到法律的保护”、“学者的尊严应该受到法律的保护”、“年逾七十的老者,突如其来地被人施暴”……“一石激起千层浪,一掌引出万声嚷”,一边倒地声讨谴责。


“精英”们的诡辩伎俩在这里发挥得淋漓尽致,充分显示出他们娴熟的耍赖本领。



如果双方平等争辩,一方说不过了,动了手,那无疑是这方理亏:君子动口不动手,理屈词穷了还动手打人,简直蛮不讲理。然而实际是如此吗?



《百家讲坛》是学术机构吗?根本不是。既然如此,那就没有理由规定只准“学者”讲“学术”,不准百姓去反驳。面向百姓的节目只准“学者”谈“学术”,本身就是剥夺了老百姓的话语权,对老百姓实行语言暴力专政。这是一场单方面的凌辱。“精英”有一切“话语权”,小民百姓半点没有。这等于把一个人的嘴封上,听凭另一方随心所欲地当面骂自己祖宗,根本不给自己任何争辩的权力。——只许你打上门来公然骂我祖宗,不许我发表任何不同意见;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这是什么逻辑?——“学者的尊严应该受到法律的保护”,百姓的尊严就不该受到保护?百姓祖宗的尊严呢?“年逾七十的老者突如其来地被人施暴”受不了,那无锡人的祖宗“年逾”三百多岁了还“突如其来地被人施暴”难道就可以容忍吗?“精英”的祖宗爱要不要,凭什么要老百姓也学着数典忘祖?



总而言之,这次是使用隐形暴力在先,逼出有形的暴力在后,这叫“咎由自取”、“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于无声处听惊雷”。



中国“精英”垄断话语权随心所欲侮辱老百姓侮辱惯了,遇到反抗就暴跳如雷了。其实这才仅仅是开始:你不准老百姓用嘴讲话,就得准备领教老百姓用行动讲话。蒋介石当年不准老百姓用嘴讲话,结果老百姓用行动讲话——拥护毛泽东领导的共产党,抛弃蒋介石领导的国民党。看不起“弱势群体”,傲慢地用“学术”、“精英”、“学者的尊严”等重重枷锁封住老百姓的嘴,剥夺老百姓的话语权的人,迟早会领教什么叫“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吏不必畏,小民从来不可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