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孤独的冷血杀手--白宝山案回顾,之二:新中国刑侦要案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上次说到白宝山(1959-1998)在1997年8月8日闯进新疆建设兵团149团警务区在一分钟内枪杀警长姜玉斌、辅警时建勇,抢走姜警长佩枪后,从容离去,8月16日,147团一中一名工人捡到被丢弃的姜警长执勤证,两地警方开展排查,确定侦查方向和白犯藏身地域,展开反复拉网搜索。但此时的白、吴二犯已经在抢枪后连夜潜往乌鲁木齐。白决定一反常态,顶风作案,以扰乱警方侦查部署,同时,他那嗜血的疯狂本性和对犯罪、金钱的向往,也使得他下定了决心。

于是时隔149团杀警案3天之后,从此写入警校众多老师教案、建国以来罕见的刑侦大案--新疆乌鲁木齐97819边疆宾馆抢劫杀人案发生了。

公元2002年,我坐在警校图书馆查阅大量资料,为自己的论文绞尽脑汁,透过枯燥的文字,我读出那种令人脊背发凉的血腥与恐怖,而当我通过现场,重新回顾那起案件时,我对于白宝山只有2个词可以形容,一个是冷血杀手,另一个是---恶魔。

但如果撇开正义,仅就此案作案手法而言,白宝山完全是在进行一次足以让我们眼花缭乱的杀人表演,即使最精锐的特警,也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令人生畏的真正对手。

1997年8月19日,适逢乌鲁木齐举办对外经贸洽谈会,边疆宾馆门口人来人往。比起1996年在徐水枪杀哨兵夺枪,在小果园里潜伏的四个小时,白宝山自然轻松了许多。因为时间不长,他和吴子明就锁定了目标。宾馆门口的一老一少。白判断二人身上必定携带大量现金。事实果然如此。白宝山和吴子明紧紧跟上老者,白宝山迅速拔出抢夺的姜警长的54式手枪,近距离抵近射击,一枪将对方打倒,老者当场毙命。年轻男子撒腿就跑,白紧随其后,追赶,男子往停车场方向逃跑并呼救,保安小丁露头查看,白迅速在奔跑中开枪概略射击,连发两枪,小丁中枪倒地,幸未伤及要害。之后白兽性大发,使用54手枪和步枪,见人就杀,而且均是在走动中击发,体现出极高的射击水平,从开枪击倒小丁,到打死逃跑男子,抢走装有130万元现金的包,再到从一堵断墙缺口潜入新大小树林,找到挖好的坑,埋藏枪支、现金,更衣后离开,周围人群已被打散,除了倒在地上的死伤者,现场空无一人。

这一段距离是905米,白宝山徒步走完,历时20分钟,此过程中,白开了14枪,打死无辜群众7人,打伤5人。接警后警察赶到时,白已趁乱离开现场。

事实上,这并不是白宝山第一次抢劫白曾多次抢劫,杀人,其他案件有时间再说了。但这一次确是最严重的一次,此案被列为当年的中国刑侦一号案,白所不知道的是,此时此案的侦查已经取得重大进展,枪源、众多死者的身份确认、串并案、先期侦查误区的重重困难都已克服,这场较量公安民警的胜利只是时间问题了。此时的白盘算的,却是鉴于吴子明知道的太多,却又是个熊包,只会拖累自己,妻子谢宗芬也知道的太多,很有必要在下次来新疆时除掉二人。

1997年8月25日,白邀约吴子明、谢宗芬游天池。他背上一个帆布跨包,装了一把铁锤,带了一瓶二锅头,但酒倒掉,灌入汽油。到达山腰,白趁吴不备,用锤将其砸死,之后竟将其整个脸部砸烂,用汽油焚烧。恰巧谢宗芬看风景离开了一会,没见到这一幕,冥冥之中为自己保存了性命。白落网后,只提及想杀谢,至于后来为什么没有杀她,不得而知。

一周后,胆大心细的白让妻子谢宗芬从百密一疏的警方大网中,将埋藏的钱挖出,缝进三件军用马甲内,穿在身上,利用当时只检查行李、不检查身体的漏洞,乘火车返回北京。

1997年9月5日夜晚,在母亲住处的白宝山听到有人喊自己,出门一看,是四名警察,其中一名就是他最先想杀的派出所片警,片警和气的说:“你户口办好了,跟我们去派出所拿一下。” 白立即明白,死期到了。但他不动声色,说:“好,我穿件衣服。”得到允许后,一个人走向屋内,关上门,打开了衣柜。衣柜里,安静的躺着一支军用7点62毫米56式半自动步枪、一支军用7点62毫米81杠一式冲锋枪,二百余发子弹,枪已上膛,门外的警察毫无防备。

打字幸苦,有人看再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坊间改编的电视剧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