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703/


13.

初秋了,一场军阀混战紧锣密鼓的在势力边界酝酿。

韩云天借助汤芗茗的势力,把部队扩展到三万,而湘军也不相上下。按汤都督的指示“只许胜,不可败!”韩云天也是拍着胸脯保证“不胜不归”。

韩云天领着大队人马向东南方逼进,周副官策马紧随其右,看着将军一副心事沉沉的样子,就对他说:“是不是还在担心夫人和小姐?”

“是啊,这兵荒马乱的年月,我一个将军居然保护不了一个家啊!”

“将军不要多想了,我们要湘军付出代价的!这次募得这么多军资,是我们意想不到的啊!”

韩将军摇了摇头:“你以为有白吃的晚餐吗?”

周副官不解的看着韩云天。

“兴泰公司能肯这么出血,他们知道自己现在依靠的是我们的势力啊,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再者,现在工人蠢蠢欲动,还不是想借助我们之力?”

“还是将军想得周到,幸亏这次联姻让我们占了先机。”

韩云天笑了笑然后吩咐道:“先在河堤二十里扎营,吩咐各营校官来我军帐安排作战方案!”

到处都是荒芜的土地,使得平原更显空阔,几万人宿营在露天下,很快就淹没在一望无际的夜色里。

好一个寂静的夜,此时如一个巨大的布口袋,把一切慢慢收拾在自己的胃囊里。明天一早就要翻越河堤,渡过那条界河,谁都无法合眼,都想把这人世间哪怕只是沉黑的夜也要多看一眼,不知道明天是否还能看到如此寂静的夜了,每个人居然能听到彼此的心跳和鼻息声。

韩云天很顺利的渡过界河,一路势如破竹,仅遇到小股势力的湘军,韩云天不免一阵狂喜,按现在这样的形势,能在三两天全面控制湖南不是一件难事了。当他连续拿下两座城镇时,喜不自胜的发电给汤芗茗承诺只要两天时间就能把最后一个离此80里的小镇攻下。

小镇虽小,但地形险要,三面环山,越过小山丘有一条主河道直达县城,一面却是一望无际的平地,视野开阔,站在小山丘上,几十里远尽收眼底,易守难攻 。这座小城可以说是关键性的一战, 汤芗茗也看重这一战,准备调动自己的主力部队协助韩云天,在他看来这好象只是一场形式而不是一场战役。

在离小镇十里外地方双方军队遭遇,一场惨烈的战役终于打响。

双方损失惨重,韩云天的几万兵力所剩无几, 湘军以半数兵力以逸待劳,诱敌深入,把韩云天所领大军引进口袋,然后利用地形的优势,各个击破。

到处尸首横陈,鲜血染透了方圆几十里,引来饿狗整夜争食狂叫,夜鸟黑压压的盘旋其上。

韩云天率着残部仓皇向西北而逃,湘军紧追不舍,当韩云天看到滔滔水势,望着后面的追兵,一咬牙,吩咐周副官:“为争取渡河时间,只能把河堤挖开一个缺口,我也要学学诸葛亮,水淹七军了!”

“垸里的百姓怎么办?”周副官有点迟疑了。

“我可管不了那么多,要怪就怪湘军逼人太甚了!”韩云天一意孤行,还为自己的计策沾沾自喜。

可好多士兵宁愿被战死也不愿去挖开河堤,因为里面有他们的亲人啊!

韩云天一怒之下拔出了配枪。

不到半天工夫,水淹几百里,到处白芒芒的一片,洞庭湖真有了名副其实的八百里湖面了。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