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专家称空军通过军演掌握极度压力下作战技能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3架模仿假想敌的F-16战斗机在艾尔森空军基地上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德国空军的“狂风”战斗机与一架美军B-1B轰炸机


在天空中,一架C-17运输机的货舱门才仅仅开启了几分钟,货物装载人员便无奈的关闭了舱门。他们正准备计划空投,但是却被告知这个计划取消。


这是因为天气恶劣,而更糟糕的是,该区域地空导弹的发射设施,尚未遭到南军的火力压制,所以现在只能选择暂时离开。这架C-17运输机便消失在了天空。


以上可能是许多偏远的空投区域一个真实的作战任务场景,然而这却是美国正在进行的“红旗-阿拉斯加”军事演习的一个普通情景,而遇到的各种情况和执行的作战任务与实战都是相同的。


“红旗-阿拉斯加”军事演习是由美国太平洋空军司令部主办的最大规模的联合空战演习,其目的在于提高美军和盟国空军在战场环境中的进攻性防空、拦截、近距离空中支援等空战能力。


作战空投仅仅是“红旗-阿拉斯加”军事演习一个成功的空中作战训练计划的缩影。


美国空军作战和机动部队通过“红旗”军事演习,掌握在实际作战和极度压力情况下的作战技能。安迪•赫德中校是一名经验丰富的C-17 运输机驾驶员,其在参与了6月中旬“红旗”军演的一项运输飞行任务后表示:“当你来到了这里,你就像进去了战争。” 赫德目前是阿拉斯加埃尔门多夫空军基地第517空运联队的作战指挥官。


为了强调这一说法,赫德回顾了上世纪90年代,当他在巴尔干地区驾驶飞机执行作战任务时的情景。他指出,当他已经飞往战区的时候,是他第一次作为E-3预警机的机组成员执行任务,这不是一种理想的情况。


由于“红旗”军事演习,今后的机组人员将不会再有这种经历,他们将通过演习积累丰富的作战经验,具备应对战争初期激烈空战的能力。


“红旗-阿拉斯加”军事演习的前身,是成立于1976年的“雷霆对抗”演习(Cope Thunder),在2006年时任空军参谋长的迈克尔•莫斯利上将宣布其改名为“红旗-阿拉斯加”演习。空军领导人认为,在北美的广阔空间提升“雷霆对抗”演习的规模和水平,将会提高太平洋空军的作战能力。


与内利斯的关系


埃尔森空军基地第353作战训练联队中,参与了“红旗-阿拉斯加”军事演习的高级指挥官罗纳德•斯特罗巴赫上校表示,不久之前,美国空军位于阿拉斯加的两个主要军事基地——埃尔门多夫空军基地和艾尔森空军基地,可以同时容纳大约600架参与“雷霆对抗”演习的作战飞机。而目前,仅仅埃尔森空军基地就可以同时对以前两倍数量的作战飞机进行单独操作。


美国空军领导人有意识的将“红旗-阿拉斯加”演习和在内华达州内利斯空军基地的“红旗”军事演习相联系。他们希望确保在阿拉斯加的训练不会完全复制内利斯空军基地“红旗”军演的项目,反之亦然。尽管它们仍有许多相同点,但是它们的培训制度是不相同的。


艾尔森空军基地的第354战斗机联队指挥官马克•格雷珀准将表示,“红旗-阿拉斯加”军事演习的情节,与内利斯“红旗”军演可以相互比较和补充,但是并不会完全相同。


艾尔森空军基地有着自己的假想敌机部队——第18假想敌机联队,其拥有18架F-16C战斗机,而这些F-16C战斗机将喷成Su-27“侧卫”战斗机的图案。模仿敌机图案,将有助于美军航空兵飞行员在参加“红旗-阿拉斯加”模拟空战演习时,进行有效的识别和拦截,尤其帮助新飞行员们了解现有的空中威胁、敌机武器和其它作战系统。“阿拉斯加-红旗”演习一年将举行四次,一般每次持续约两个星期,这些假想敌机中队将与参加演习的美军飞行员进行模拟对抗。


说起“红旗演习”的创立,时光要回到越南战争。在当时中南半岛如火如荼进行的越战中,美国空军飞行员的空对空作战成绩非常不理想。美军认为造成这种情况的诸多原因中,除了过于相信视距外(BVR)接战方式,以及和平时期的空对空战斗训练过于强调飞行安全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因素就是欠缺模拟实战的、异机种的空战训练。同时根据战后的研究分析显示,资历尚浅的战机飞行员在最初10次作战任务中,如果还没有被敌军击落,则往后的战场生存机率便会大幅度提高。于是美国空军高层决定在可控制的安全演习训练环境中,提供飞行组员十次接近实战任务的宝贵经验,使资浅的飞行员可以磨练空中作战技能。


格雷珀准将说:“我们正在努力推广所有参加演习的作战飞机都能够执行八至十次任务,这些任务的强度和要求是相同的,所不同的只是细节的差异。”


第18假想敌机中队将最终拥有24架战斗机,此外,美国空军一个长期的基础设施和能力发展的项目中,也将包含“红旗-阿拉斯加”演习,然而由于恶劣天气的影响,这将需要大约一年零五个月的时间。据估计,将有大约5700万美元的拨款用于在未来3至5年中改善演习场所和进行基础设施建设。这些资金将用于建造新的攻击目标,升级当前的装备,以及扩大演习区域内正在使用的其它设施。


那些亲身经历过“红旗-阿拉斯加”演习的飞行员表示,在北方的长期作战训练是十分值得的。在美国的领空内,这些航空兵飞行员相互配合,而在“红旗”演习计划实施之前,他们只能在敌人的领空做这些事情。


“红旗-阿拉斯加”军事演习的联合终端攻击控制协调员内森•霍夫曼上士说:“在这里,我们正在学习如何相互配合完成作战任务。”他表示,这些作战任务的经历和体验是以前通常看不到的。


格雷珀准将进一步说:“我认为我们正在进行的这些训练科目,是非常准确的模拟了战地的实际情况。”


目前与盟国的联系:在今年6月进行的“红旗阿拉斯加08-3”联合演习中,有盟国的空军派机参加,其中包括德国空军的16架“狂风”战斗机。而日本航空自卫队也派出数支地对空导弹部队和地面控制系统到达艾尔森空军基地,同时还派出F-15J战斗机和E-767空中预警机到达埃尔门多夫空军基地。韩国也派出了一架C-130运输机前往埃尔门多夫空军基地参与此次演习。


第18假想敌机中队助理指挥官大卫•米修少校表示,“红旗-阿拉斯加”演习的重点是进行战术训练,使参演的空军飞行员能够在不同的环境中进行有效的识别和拦截。


他说:“在演习的某一天,我们会派出10架红军战斗机,如果是由我驾驶,我每天都会被击落,我们之所以完成这些工作,是因为我们需要训练蓝军部队。”


演习中将会利用一个设置好的区域,模拟的侵略方战斗机将会穿越一定的距离对蓝军进行攻击,待其被击落后将再次返回这个区域,模拟再生后再重新投入新的战斗。有时候侵略方将会增加一些其它的部队,包括盟军的战斗机,例如在过去的阿拉斯加演习中,日本的F-15J战斗机就扮演红军的角色。而除了空中真实的假想敌战机之外,地面部队将会增加一些其它的威胁,比如利用电脑模拟的地对空飞弹、防炮,和电子干扰设备。


阿拉斯加演习中,将不会像内利斯演习那样设置一系列复杂的模拟目标。在阿拉斯加演习过程中,空中和地面的假想敌部队将只会设置模拟机场、控制设备、基础设施、地空导弹装备,以及实弹射击区。


开放天空


大约有400个模拟目标分布在训练靶场中,第353作战训练联队的模拟目标办公室负责从防空高炮到铁路系统的每一个模拟模拟敌军武器装备的设置工作。在这其中,最重要的资产是其停在地面上的各种复杂的模拟飞行器。拥有几乎真实的模拟作战环境的和广阔的演习区域是“红旗”军演放在阿拉斯加进行的首要原因,阿拉斯加演习的主要区域面积甚至可以覆盖佛罗里达州。


德国空军艾尔森特遣飞行部队指挥官奥利弗•艾克斯坦中校说:“这是一个美妙的训练场所……我们不能总待在家里。”


艾克斯坦中校表示,德国空军参演部队在演习开始之前几个星期就已经到达了阿拉斯加开始训练。参演的这支北约快速反应部队需要通过演习,熟悉和掌握在阿富汗执行侦察任务的技能。同时,德国空军需要培养空勤人员和地勤人员以应对日益频繁的大规模作战部署。


他补充说:“在这里面对的都是完全接近实际作战的作战方式,我们完成的任务和在阿富汗都是相同的,这让我们受益匪浅。”


内利斯空军基地只有大约12000平方英里领空的演习区域,而且大部分是沙漠地形,虽然建设有完整的假想敌所使用的武器系统等硬件设备,但也只能提供一个独特的沙漠作战经验。而阿拉斯加则不同,参与演习的作战飞机将能阿拉斯加荒无人烟的超过6.4万平方英里的空域飞行,并且拥有广泛多样的地形。这里的空间是如此的庞大,而且阿拉斯加从北到南具有不同的气候变化,这为所有的飞行员提供了又一个优越的训练环境。


以下是模拟的“红旗阿拉斯加”演习场景。


驻得克萨斯州迪斯空军基地的美国空军第7轰炸机联队约翰•科斯中校是“红旗阿拉斯加08-3”联合军事演习的部队部署指挥官,同时也是充当裁判的“白军”指挥官。科斯必须确保参与演习的红军和蓝军的所有作战需求得到满足,不久之前他就已经充分准备了所有的演习方案。


科斯展示了即将参演的两架B-1B轰炸机的飞行路线,他表示,在战争爆发后不到一个小时,大型军事行动便将会开始,之后才会是近距离空中支援作战。


科斯表示,根据天气情况,他将会决定红军的“米格”战斗机是进行高空作战(云层上方)或是低空作战。在演习开始后的前5至10分钟,他便会通知飞行员驾驶战机进入战斗。


迪斯空军基地的美国空军第9轰炸机联队的丹金上尉,作为某一天的任务指挥官,在清晨的艾尔森空军基地的礼堂内作了简短的任务介绍,并把简报交给了情报官员。他们将负责对天气,对地攻击计划,空对空作战计划,和情报方面的审查。


南卡罗来纳州肖空军基地的第55战斗机联队的情报官员史蒂芬•刘易斯上士将告诉飞行员,“Aleskyan”势力的部队将入侵一个盟国,一场联军部队协同作战的全面冲突马上就会发生。


情报显示,敌人在重要区域设有SA-6和SA-11防空导弹设施,在地面部队集中区域,为防止空中袭击也设有SA-11防空导弹。同时在如铁路这样的重要公共设施附近也部署有SA-8防空导弹和各种防空高炮炮台。


刘易斯同时告诫道,在南部地区的飞行也许会遭到该区域空军基地“侧卫”战斗机的骚扰。红军战斗机也许会小幅穿越“MIZZI”线(一种靶心领空的参照点),所有的蓝军部队将会在某些被分割的区域进行战斗。


刘易斯说:“驾驶你们的飞机参加战斗,独立的捕获目标,同时要注意敌人可能会通过雷达对你们进行干扰。”不久,侵略者的飞行员将准备驾驶作战飞机起飞。


许多不同的飞行员和作战人员都表示,多年来“红军”的作战方式正在改变。它已经从内华达沙漠上空的大规模空对空战斗,演变成一个完全模拟实际作战的远征战争,其中不仅包括空中战斗,也包括空对地作战和空中运输等等。


科斯表示:“过去几天的红旗演习就像是两个大的空中壁垒在相互发生碰撞。”在海湾战争之后,空军开始整合空对空和空对地作战,使其能够更好的协同作战,就像空中防御压制与地面控制站的组合一样。


来自艾尔森基地的“悍马”装甲车也将会短期的投入演习,联合终端攻击管理者(JTAC)将会在使其成为演习参与者的攻击目标。


霍夫曼说:“在演习临近结束时,他的部队将会计划进行一次护送行动,设置障碍物,模拟的武器设施,以及从不同方面进行一系列其它方案。


霍夫曼说:“联合战术空中管理者(JTACs)的目标就是使他们获得一个更远的,更舒适的区域。大部分的JTAC是用来为陆军环境服务,因此,这也是一个推动……你将管理很多不同的资源,去完成你在战争中想要完成的事情。”


在“红旗”演习中,许多被分散在各个区域的盟军作战飞机和作战人员,将会穿越两个不同区域,以体验一个远征的作战环境。


大规模的机群


日本冲绳岛嘉手纳空军基地一架E-3空中预警机的机组成员艾利森•肖尔上尉说:“这种感觉就像是在参加远征战斗。”肖尔所在的E-3空中预警机的作战任务是与同样来自日本的一架E-767预警机一起,指挥和引导大规模机群作战。在某一天,也许将有大约60至90架战斗机参与战斗。


她说:“在嘉手纳基地,你会同时指挥4至8架F-15战斗机。而在这里却完全不同,它是唯一真正复制你可能会看到的战斗。”


对于那些在地面作战的部队,也是类似的反应。


加油机部队维护人员约瑟芬•比彻姆中尉的任务,是维修和保养所有参与“红旗-阿拉斯加”演习的空中加油机。这些加油机来自于佛罗里达州麦克迪尔空军基地,北达科他州大福克斯空军基地,以及日本嘉手纳空军基地。


比彻姆说:“管理这些飞机并不是非常的容易,任何一架加油机的燃料电池出现问题,都会使其终止飞行。任务的作战效率将会出现波动,特别是在这样大规模的演习中。你不知道什么时候飞机将会发生故障。”


他表示,出于这样的原因,“红旗-阿拉斯加”演习实际上将维护人员部署在不同的位置。因为从部署的角度考虑,在这里能够比在基地进行更好的进行训练。他说:“我们来执行这一任务,是一个很好的锻炼机会。在这里我们可以犯错误,但是在沙漠中却不行。”


在阿拉斯加,情况并不比内华达州的情况在技术上更加复杂,但是演习的灵活性允许指挥官和计划人员进行更广泛的选择。


格雷珀准将说:“德国已经在这里进行了几个星期的训练,这是非常有帮助的,因为如果你想要飞往阿拉斯加得到你需要的价值,那么你应该提前到达,最晚离开,这是我们的口头禅,这是因为这里提供了更广阔的空间和领空。”


另一个区别:分散的部队将要穿越两个大型基地——艾尔森和埃尔门多夫。面对面的汇报工作将会导致一天的飞行无法正常展开,但也有有利的一面,这种情况在实际战争中是非常现实的。飞行员和维护人员可能会被分散在不同区域的作战中心和机场,但他们需要在类似的环境中战斗。


在40多分钟前的埃尔门多夫基地外,乔•奥贝尔中尉与他的搭档赫德正在驾驶夏威夷希卡姆空军基地的一架C-17运输机。这架运输机在A-10攻击机和F-16CJ战斗机的掩护下,准备搭载执行地面攻击任务的部队,进行降落任务。


突然,发动机的警报响起,平静的电脑语音通知机组人员,一枚导弹正在向其袭来。在一阵恐慌之后,奥贝尔将C-17运输机规避到战斗机的身后,同时向上附近调整了方向。这是一种安全的对策。对来袭导弹的模拟对策,将会一项预防措施。


几分钟之后,赫德解除了警报。


这种剧本得到了很多人的喜欢,在整个“红旗-阿拉斯加”演习中多次这种情况。在“红旗阿拉斯加08-3”演习中,所有参与演习的103架作战飞机,共飞行1222架次,达到2548小时。有大约995吨的货物运输量,同时消耗了279000磅重量的弹药。


几乎每个人都认为得到了努力的价值。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