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专家称各单位联合是未来信息战能力关键所在

现代信息作战涵盖了从心理战术到网络战等一系列(各种不同的作战样式)的能力。这些能力(作战方式)目的在于阻止敌人有效的搜集情报和协同进攻,从而确保美军在战场上处于绝对的优势。信息战为指挥员提供了一个灵活的工具,可以用来在一次反叛乱运动中巧妙地对当地的舆论施加影响或者在重大的冲突中瘫痪敌人的通信。

联合信息作战战术司令部(联合信息作战战术司令部)负责将信息作战能力整合到美军的计划和行动中。总部设在得克萨斯州拉克兰空军基地的联合信息作战战术司令部是美国战略司令部( stratcom )的组成部分。25年来,联合信息作战战术司令部不断的赋予作战人员各种不同的能力支持。联合信息作战战术司令部成立于1980年,当时的名字叫联合电子战中心,在1994年它更名为联合指挥与控制战术中心,其编制也由从前隶属于联合参谋部转隶于美国大西洋盟军司令部。在隶属美国大西洋盟军司令部期间,联合指挥与控制战术中心正式更名为联合信息作战战术司令部。1999年,联合信息作战战术司令部成为美国航天司令部的下级司令部,并于2002年,重新被划归到美国战略司令部的名下。

联合信息作战战术司令部的指挥官(司令)是John C. Koziol空军少将,他谈及他的(司令部的)任务时,解释说,司令部的任务是计划、协调和控制信息作战,从而直接支援美国战略司令部( stratcom )的全球威慑,空间作战和网络作战等三项军事行动。联合信息作战战术司令部还提供信息作战的专业技能,实现从特定核心区域内部队担负任务的地域的信息跨越。他说: 联合信息作战战术司令部在美国战略司令部( stratcom )的指导下,通过行动安全,军事欺骗和电子战的综合运用,协助战术指挥员制定信息作战计划。联合信息作战战术司令部也通过在计算机网络战和心理战的行动中改变下列司令部固有的专业知识,密切配合网络战联合功能构成司令部(网络战术联合机能司令部)( jfcc -nw)和联合军事信息支援司令部,以有助于开展伴随而来的信息对抗活动。

koziol将军注意到,他的司令部可在几个方面对stratcom进行支援,如指派联合信息作战战术司令部的相关人员充当开发美国战略司令部( stratcom )信息作战概念和行动计划附录文件的专家。联合信息作战战术司令部还可以协助stratcom研发适应当前作战和演习(训练)的战略通信计划。 “我们有一支由信息作战设计者组成的杰出(特殊)团队,他们对当地民众的文化和社会背景具有深刻的认识,可帮助我们有效的制定stratcom通信计划和进行信息作战。此外,我们参与制定计划的人员可与(在某些情况下通过雇用)各种领域的专家,如心理学家,媒体分析师,商务专业人士和学者联手。这些群体给予我们的帮助可使我们获得对全球和地区问题更为深入的理解,以便制定利用信息行动计划塑造实战环境的计划。将军说:各领域专业知识通过适当融合生成的综合信息对我们的直接上级司令部而言,无疑是一项重大的贡献。

联合信息作战战术司令部往往试图通过增强(利用)其他组织的信息作战能力,以满足作战(战士)需求,从而完成赋予自己的使命任务。意译(“如果我们仅仅是坐井观天,不开阔自身的眼界,与其他单位开展合作,那么我们应对复杂的课题就很难得出正确的解决方法”) “如果我们不知道答案,那是因为有人没有超越在我们更大的社会利益”, koziol将军说。

司令部通过与诸如国防情报局,国家安全局和国家地理空间情报局等相关机构合作,能够获得各机构驻地代表额外的帮助(投资)。因为各领域内的专业知识非常重要, 因此联合信息作战战术司令部与诸如陆军第一信息作战司令部、诺福克海军信息作战司令部和空军情报监视侦察局等掌控特定业务资源的军事部门紧密合作。他透露:通过与空军信息作战中心合作,他的司令部受益颇丰。

联合信息作战战术司令部还与如联合作战分析中心,联合频谱中心和stratcom的联合机能司令部等多业务部门开展合作。koziol将军对此解释说,联合信息作战战术司令部在信息作战方面的成果和它整合信息效能的能力依赖于各个卓越的研究中心以及其员工指导机构。“成功的信息业务的执行取决于训练有素的联合信息作战专家以及我们如何增进与合作伙伴的关系”他说。

作为其使命任务的一部分,联合信息作战战术司令部支持stratcom作战方案(lines of operation),越界指挥和作战指挥信息业务活动。在协助执行这些任务时,联合信息作战战术司令部努力同联合参谋部(Joint Staff)、其他业务部门以及国防部和民用机构协调和配合。将军透露说联合信息作战战术司令部也可以为其客户提供特定的适中的专业知识,以应对开始引起关注的,由stratcom指导的跨地区的问题。举例来说, 联合信息作战战术司令部的“红队”可以提供确切和详实的敌方情报机构和网络的脆弱性分析。红队还提供敌方的指控组织结构,并深入的技术评估和分析,以支持联合部队指挥官确定和验证漏洞。

联合信息作战战术司令部有联络参谋常驻stratcom总部和网络战术联合机能司令部(JFCC-NW)和全球创新与战略中心两个stratcom分部。联合信息作战战术司令部在联合参谋部也有一名联络官,用于支持stratcom的信息作战和通信活动。将军补充说,司令部应邀并经stratcom批准,还可以向作战指挥官和其他联合机构派遣联络官。

联合是联合信息作战战术司令部的使命任务的组成部分。koziol将军解释说,在一个联合的环境中,他的司令部实现了大部分的信息共享。他说:“我们不仅具有一组联合标准,还有一组内部(软件)开发工具集,它们都能紧跟时代,与日剧新。联合信息作战战术司令部有一个训练有素和经验丰富的信息技术部门,可以向当地和驻地人员提供最先进的信息技术和通信支持。”

联合信息作战战术司令部另一个职能任务是开发和构建用以学习的相关课程(经验教训),以支持信息作战(的运用)。koziol将军注意到,大多数的部门都有一个跨越多个职能域的经验吸取计划。相比之下,司令部的信息作战联合经验吸取计划(JLLP-IO)只侧重于信息作战。信息作战联合经验吸取计划(JLLP-IO)通过对诸多军事行动和演习的分析,以获取信息作战中各种相关意见,需吸取的教训和其他问题。

将军解释说, 联合信息作战战术司令部只选择那些足以提交jllp系统进行解决的较为重要的评论,需要吸取的经验或认为重大的话题。至于先前获准提交的一些议题,例如:相关的(棘手的)作战指挥问题或者用于军事行动分析的联合中心等, 联合信息作战战术司令部也将适时向stratcom展现和强调其重要性。军事行动经验教训的收集提供了一个用于分析的档案资料,以支持发展中的学说(理论)和训练,并在明确各种需求上给予协助。koziol将军补充说,他所在司令部的经验教训、条令和训练等部门在扩大信息共享方面具有同等重要的地位。

为了支持国防部的倡议,如反简易爆炸装置的行动,将军认为,联合信息作战战术司令部在其扮演的联合电子战宣传角色的范围内,需密切配合战斗司令部,业务部门和反简易爆炸装置联合部门,以确保电子战中涉及的反简易爆炸装置任务受到重视。然而,除了在电子战中起到的支持和咨询作用,他补充说,司令部并不能针对网络战的想定,进行执行建模或仿真程序。

战略司令部指挥网络军事行动

美国战略司令部( stratcom )是负责协调和管理的一系列任务的部门。总部设在offutt空军基地,内布拉斯加州, stratcom的业务组合,包括太空作战,信息作战;综合导弹防御系统;全球指挥和控制;情报,监视和侦察;全球打击和战略威慑。该司令部还担负指挥计算机网络活动(行动),与此同时还被指定为牵头进行防护国防部网络和阻滞敌方利用计算机网络进行攻击行动的军事部门。

据美国战略司令部(stratcom)行政官员美国海军(USN)中将Charles Drey说,美国面对的最大挑战是各种各样的威胁,其中包括娱乐型黑客自封的网络警卫组织成员,具有民族主义或意识形态议题的团体,跨国行动者(犯罪集团)和民族国家。因为先进的计算机和信息技术在全球范围内广泛和便宜的应用,美国国防部全球信息网格所受到的威胁样式多样、分布广泛,并且日益复杂。这一技术能力也为对手提供了开发和利用入侵和控制的工具,进而利用信息系统和全球网络的潜力。drey中将指出,具有先进网络能力的现有的和潜在的对手,对美国军事和商业基础设施构成了不对称威胁。

该中将补充说,国防部的重点是主动出击,积极介入,既要防止和阻吓攻击和入侵,并且作好防护工作,适时对此类事件做出响应。国防部已经通过合并入侵检测软件,设置防火墙和进行提高部门成员认识的培训,强化了自身的网络。

Drey中将说,美国有能力以电脑网络为媒介,保卫自己不受任何恐怖组织或其他对手的威胁。他指出,美国这一政策可防止或尽量减少干扰重要的信息基础设施,以保护本国人民、经济、政府服务和国家安全。在21世纪保持网络空间的行动自由,对于美国来说,同在19世纪保持海域自由以及20世纪进入天空和空间是同样重要的。“正如美军在陆上,海上和空中的行动一样,美军亦将保卫网络空间”他说。

Drey中将透露,美军正在制定和实施发展和贯彻捍卫其重要信息基础设施的能力。他补充说,国家具有对别国、恐怖组织或其他对手的入侵,采取适当的方式进行及时响应的权利。“对敌方的攻击进行回应的方式,将取决于每个特定攻击的背景。他始终认为:对政府、军队和国家信息基础设施和网络的入侵对美国安全构成了威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