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陕北说书]毛主席在延安

狄 马 编撰

高三小 演唱


[大起板]弹起三弦定准音,

我把各位观众一声请。

大家坐好我开本,

说一段段延安的旧事情。


有人问我讲何人,

书中间说出来个毛泽东。

毛泽东,实在能,

他是人民的大救星。


瑞金城里吃了紧,

东跑西杠到了吴起镇。

一看见老刘家的四孔烂窑洞,

老毛下马开了声:


(白)哎呀,这个弯子绕大了——


人匹马袱都安定,

猛然想起事一宗。

有人问说甚事情,

落住我的三弦表表明:


(白)话说民国24年,老毛的队伍到了陕北,来年冬上就发生了西安事变。张学良、杨虎城,逼得老蒋停了内战打日本。从此,老毛就在延安城里安营扎寨,过上了好光景。可领袖再能也有本难念的经。这一天,老毛从炕上起来,浑身不自在。警卫员忙问,主席,往常你欢天喜地,今天为甚长哼短气?哎,小鬼,你想听了?当然想了嘛!哎,小鬼呀,你就听着——


我说,小鬼呀,小鬼呀,


拔起黄连带出根,

提起主席也是个苦命人。

十三四岁定了门娃娃亲,

没过几年就离了婚。

后来闹革命到了北平,

我在北大图书馆来打工。


(旁白)噢,就是现在的“京漂一族”嘛!


北大有个教授叫杨昌济,

我少吃没喝住在他的家里,

杨家有个女儿叫杨开慧,

性格温柔又美丽。

那天我趁教授上课不在家,

我给她就送了一朵玫瑰花,

好不容易和开慧配成了对,

后来却被军阀害得死去(伤心地)。


井冈山上又认识贺子珍,

耍拳弄棍样样能,

可就是脾气有点杠,

动不动就跟我玩手枪。


你看人家周恩来、刘少奇,

人家都有个好婆姨。

五谷里数不过豌豆圆,

人里头就数我毛泽东可怜(伤心地)


主席越说越伤心,

临完忍不住动了哭声。

警卫员一看事不妙,

忙忙就把总司令叫。


总司令一听笑吟吟,

说这几天延安来了个洋女人。

百家姓上她是姓史的人,

人人都把她史沫特莱称。


思想进步有文品,

不妨和她谈谈心。

从此史婆姨窑里多了个人,

半夜三更传出来些湖南口音。


有一天太阳下来一竿子高,

子珍把饭做好不见老毛。

可沟二洼喊男人,

就是不见老毛的人影影。


警卫员咳嗽眨眼睛,

她提了把手枪就起身。

[武板]一脚踩开两扇门,

老毛正和这女人啦革命。


子珍一看怒气生,

枪口一指骂脱笼:

帝国主义的女人都不正经,

资产阶级还想把无产阶级来占领?


史婆姨也不是省油灯,

一把揪住贺子珍。

连推带拉缴了枪,

还把子珍推了个屁股蹾。


领袖一看笑吟吟,

推得好来真带劲。

美国人民志气高,

这叫人不犯我来我不犯人!

气得子珍要拼命,

怕得领袖钻进了串水洞。

夫妻分居闹离婚,

最后把贺子珍送到苏联去看病。


听书的观众你们详细听,

他怎能放心那个斯大林!


从此领袖成了一个人,

孤苦伶仃不好盛。

白天没人烧窑洞,

晚上没人捂脚跟。


人说福大有救星,

又说前世婚缘天配成。

有一天领袖到抗大作报告,

有一位女子给他眨眼睛。


说他妖,她实在妖,

走起路来好像水上漂。

留了个电打的烫发脑,

好像骨里里羊毛燃枣糕。


领袖越看越可心,

烟屁股烫手没觉得疼。

一连讲话八小时整,

晚上就约到了杨家岭。


(旁白)那叫什么名字嘛?


哎,不提她的名字还在罢。

提起她的名字都害怕。

她的名字叫江青,

最后就变成了一个女妖精。


六月的日头腊月的风,

世上的英雄爱美人。

豆角蔓蔓爬杆杆,

两人好成了面粘粘。


白天手手拉住练书法,

晚上耳朵咬住啦话话。

一个说,红旗到底能打多久?

一个说,咱们慢慢弄他个持久战。


政治局委员不吭声,

警卫员气得可不行。

江青夜夜来了胡纠缠,

全人类的大事叫谁管?


一状告到主席团,

恩来笑嘻嘻把稀泥灌:


(白)“小鬼啊,这事你们不要管啦,主席也是人嘛!”


警卫员越想越不平,

定了个计策要整江青:

六六提了三十六桶水,

一下都泼在个地溜坪。


十冬腊月天气冷,

石台子一下都冻成了冰棍棍。

公鸡一叫天快明,

江青提裤出了门。


(高兴地说)哎呀,毛哥哥不仅能闹革命,

各方面都是个好男人。

心里越盘算越高兴,

猛听见脚下刺溜一声。


小鬼们笑得把嘴抿定,

枪栓一拉喊口令:


(男白)“什么人?口令!”

(女白)“口令,口令,老娘口里全是冰” (带哭声)

(男白)“什么人,不喊口令还骂人了,啊?”

(女白)“救人,救人,我的名字叫江青!哎—-” (带哭声)


惊动惊动都惊动,

老毛提个马灯出了门。


(白)“毛哥哥,毛哥哥,有人欺负你的女人!” (带哭声)


哎呀,妹子呀,

头上怎么成了杂草棚?

大豆高粱挂满身。

哥哥呀,哥哥,

我叫人欺负得活不成,

快把你妹子扶起身。

叫妹子,那不行,

共产党人讲的是自力更生。


江青一听这句话,

心上好像刀子扎。

三十三颗荞麦九十九道棱,

十个男人有九个没良心。

腰脊骨跌断你不心疼,

还讲什么自力更生?

山羊绵羊分开走,

从此咱一刀两断丢开手。


(白)话说江青本来就是个好强的女人,摔了一跤不要紧,老毛叫她自己跌倒自己爬,伤心地哭了半个月鼻子,赌神发咒再也不上老毛的门。她这一走不要紧,把个杨家岭上的领袖急得饭也不吃,眉眼局得渠黑,阴阴晴晴地就害起病来了——

[苦板]花椒树上落雀雀,

一对对剩下个单爪爪。

你这一走不要紧,

撂下你哥叫谁心疼?


擦着一根洋火点着个灯

长下一个枕头短下个人。

前半夜想你吹不熄个灯,

后半夜想你翻不转个身。


一床被子一条毡,

一个人睡觉怎就这么难。

今黑夜还要见不了面,

从今后再也不管全人类。


恩来一看着了危,

忙找江青把礼赔。


(白,带哭)江青,江青,快快上门救人——


江青一听把眼瞪,

不要问人我知情。

我跌倒他说要自力更生,

他今天怎么也要救人?


(男白)江青同志呀,你要顾全大局嘛——

(女白)大局,大局,到尔格我还大腿疼,我不去——


我说,江青呀,江青呀


马列主义有几十本,

生搬硬套使不成。

老周说的你如还不信,

我把老毛的话给你学两声:


(女白)他说什么了?


他说,一旦叫江青转回门,

定把倒水的小子点天灯。

江青听罢心欢腾,

笑眉果断出了门。


(白)大家再听一听老毛,正睡在炕上,眉脸黄黄的,指甲长长的,一听见外面老周和江青说话,一个鲤鱼打挺从炕上爬起,鞋也没穿,衣裳也没换,赤脚打胼,就往外奔,门槛上“扑通”拌了一跤,一个自力更生就爬起来了,跑到了当院前,看见江青,就唱起来了——


[男声]一听见妹妹唱着来,

热身身扑在冷窗台。

风尘尘不动柳梢梢摆,

什么风把妹妹你刮来?


[女声]鸭子喝水得碌碌转,

想离延安撂不下汉。

有个男人浑身暖,

到冬天顶烧一驮炭。


[合唱]骑上骆驼风头头高,

人里头就数咱们二人好。

太阳下来又落了,

从此君王不早朝。


(白)再说老毛自从和江青好了以后,整天暖窑热炕不出门。一连几天政治局委员见不了面。这一天太阳都照得垴畔上了,还不见老毛来开会。朱德就约上刘少奇,说咱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嘛?全中国都等他一个人呢,他就不管了?两个来到老毛的院前,把耳朵竖起一听,朱德说,那敢好像吃螃蟹了吗?刘少奇说,你怎知道是吃螃蟹了?不吃螃蟹为什么说,扳腿,扳腿?又听了一会,觉得还是不对,刘少奇说,吃螃蟹了,我看是吃洋芋擦擦了,朱德说,你怎知道是吃洋芋擦擦呢?不吃洋芋擦擦,江青怎么说,擦给下,擦给下!这两个越看越上劲,没发现背后有人拍了一打,说,看什么!两个慌忙转身,一看是周副主席,就不好意思,说我们也是关心主席,怕太劳累影响大局嘛。周副主席就批评他们,太不像话!你看人家小平就没来嘛?这两个一听说小平没来,就得了个脱笑,眼睛笑眯眯地都盯住前面,周副主席一转身没要紧,看见一个人正往这边动。


话说周恩来一转身,

抬眼就看见了一个小后生。

肩上搭着一块白手巾,

浑身淌水湿淋淋。


背上背着一摞砖,

手里头还拿着一个小板凳。

若要问他的名和姓,

他的名字就叫邓小平。


这就是陕北说书的一个小段,

书名字就叫《毛主席在延安》。

这就说,人生万事如流水,

人人都少不了把黄土钻。


众明公不信往路上看,

入土的都在土上站。

空留下笑话一段段,

扬名立万不如来荞麦园吃上一顿饭。


延河年年添新水,

宝塔日日落灰尘。

只听见后人传古人,

没见过古人走下脚踪。


收住我的三弦落住音,

各位贵宾一定要当笑话听。

说得好来,大家鼓个掌提精神,

说得不好,就当刮了一阵风。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