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血真金 第一卷太行风云 第二十一章苦衷(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91/


这里暂且搁下周扬的话题,先来说说冯府内的景象。


“老爷!不好了,那些马匪跑了!周扬那小子还没死呢!”冯管家跌跌撞撞地跑进书房,气喘吁吁的向冯焕章报告道。


“慌什么?平时我是怎么教你们的,要善养气,静心神。泰山崩于前而不溃。。。。。。这样才能遇事不慌。”冯焕章张口吹了吹杯口的茶叶,慢悠悠的喝了一口,眯着眼睛细细的品味了一下,这才转过头来,瞄了冯管家一眼,开口教训道。


冯管家唯唯诺诺的不住点头应是,一边不停的擦着额头上的汗珠。


见冯管家一副惶恐不安的模样,冯焕章才满意的开口说道:“说吧,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仔细说来。”



冯管家详细的解说了事情的始末。原来,冯焕章雇佣了马贼后,并不怎么放心,怕他们光管拿钱不办事,就派了心腹手下暗中跟踪,这次王麻子意欲在半路伏击周扬的事也被他们暗中监视。他们不敢靠的太近,以免被马贼们发现后翻脸不认人。结果在峡谷山地中枪声响了一晚上,最终竟是马贼们落荒而逃。而周扬却是毫发无损地又出现在细柳镇上,这是一个跟随周扬他们回镇的手下告诉他冯管家的。


“噢!是这么回事。你先下去吧。”冯焕章吩咐道。


冯管家躬身退了下去。冯管家一走,冯焕章的脸上立刻换上了一副狠毒的神色,他咬牙切齿的恨声道:“周扬,这次算你运气好,逃过了这一劫,不过。下次你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哼哼!”


随后他又想起府中护院教头鲁雄几个打虎不成,反投身虎口,竟然要变换门第,投到自己的死对头周扬身边。正是岂有此理,自己待他们不薄,他们却毫不犹豫的收拾行李要走,天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啊,哼哼!等用他们做饵,抓到周扬再一并干掉,以泄自己的心头之愤。”想到这里,他那本来狰狞的面容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



回到细柳茶馆,我们再来看看周扬是怎么应付眼前这种对于他来说仿若人生第二个考场一样的局面。(编者按:第一个考场当然就是周扬进入夜鹰以后所参加的第一次实战)


众人进了茶馆后,分次坐下,茶馆小二端来了刚沏好的茶水,周扬端起杯子仔细端详了一下,清澈微黄的茶水上漂着几片叶儿,恍若挺直的针,色白似银,放到嘴边抿了一口,细细品味了一下,满嘴的清鲜爽口,不由的开口赞叹道:“好茶!这是什么茶?”


坐在一旁的赵掌柜的笑着说道:“这是白毫银针,原产自福建福鼎,银针白毫芽头肥壮,遍披白毫,仿若挺直的针,茶色微白似银,据说人喝了有清热解毒之功效。关于它的来历,还有一个美丽的传说呢。”当下简略地叙说了一下,众人听了都是蹉叹不已,



周扬微微叹息了一下说道:“为了想要盗得仙草,志玉三兄妹甘于自我牺牲,最终让救命的仙草来到了人间,解救了受苦的乡亲们。现在的中国何尝不是如此啊。”


那秦老板听了此话不由的来了兴趣,他微笑着问道:“哦!周兄此话何解?”


周扬心里鄙视了一下,暗道:嘿嘿!又想来套我的话了,行了,反正我已知道你们是GCD人,不如假装不知的恭维一下你们,也算是为自己将来的前途预留一点希望吧。何况真实的历史就是如此的,我这也算不上是拍马屁吧。


当下周扬端正了身子,面容严肃的侃侃而谈道:“当今的中国,民不聊生,河山破碎;国民党虽也有一两有识之士,但大多庸碌之辈,各地军阀阴奉阳违,各自为政;日军掠夺了我们的东北三省后,狼子野心不死,又开始窥视我华北。于北平故意制造事端,致有七七卢沟桥事件的发生,虽有二十九军将士们浴血奋战,无奈兵微将寡,独木难支啊。何况二十九军高级将领还曾心存幻想,意图保存实力与日寇分图而治,这不是与虎谋皮是什么?在这样民族危亡的时刻,蒋总统还时刻不忘剿匪剿共,说什么攘外必先安内,这是在做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啊!唉!现在小日本已经占领了河北,占据了大半的山西,时刻在虎视陕西,河南等地,中原危险了。中原乃中国腹地,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中原若失,则中国危矣。”


说到这里,周扬暗暗瞟了一眼众人,发觉个个眼珠子圆睁,侧着身体倾听的样子,端起茶杯慢慢地喝了一口茶水,细细的品味起来。不再说话了。


众人正自听得入神,忽然没了声音,仔细一看,才发现我们的主人公在那品茶呢!那秦老板吩咐着让小二加茶,笑着对周扬说道:“听了周兄的一席话,真是胜读十年书啊!周兄对如今中国时局的分析堪称一针见血,入骨三分啊?不过,照你这么说的话,我们

中国岂不是没有希望了吗?”



“不!我并没有说,中国会就此完了,中国还是有希望的,希望在那边呢!”说着,周扬用手朝西北方向微微指了指。


众人面色都是略略有些变色,以为周扬看出了什么,后来见他一副坦然自若的样子,这才放下心来。



周扬恍如未知一般的继续说道:“我对GCD的MAO先生所提出的结成抗日统一战线十分赞同啊,只有全国人民扭成一股绳,团结起来进行抗战,小日本的野心是不会得逞的。小日本才多大点儿的地儿,一个芝麻大点的国家,就敢来骚扰一只大象,尽管这只大象还在昏昏欲睡之中,但一旦它醒来,那就是小日本的末日到了。”



话刚说完,就听见茶厅内响起了热烈的掌声,众人都不由地为周扬精彩而深刻的分析演讲而折服。就连那面色一直平静的秦老板也不得不为周扬的直指本质的分析而打动。心想,这位周兄还真是如黄克竣同志所说的如果他是敌人,那他就是一只可怕的豺狼,如果他是朋友,那他就是我党所要争取的对象,如果他能成为我们的同志的话,那就太好了,那对我党简直是如虎添翼啊。想到这儿,那秦老板微笑的说道:“听周兄的口音,似乎是江南一带的,不知周兄祖籍哪里?”



开始进入正题了,周扬心道。


周扬面有渐色的说道:“在下祖上是浙江一带的,后来我家移居美国,我也在美国服过兵役,家父母一直心怀祖国,听闻祖国遭受日寇的侵略,临终前嘱咐我一定要回到国内,尽自己的一份绵薄之力。所以,我就回来了,刚在天津上岸,就听闻北平的事,基于义愤,我也参加了战斗,后来随着部队退到了山西,相继参加了祈口会战,后来部队被打散了,我也负了伤,我所在的那个营好像只剩我一人了,全都牺牲了。再之后,我就随着溃兵退到了这里,我也是在那儿被二弟所救,你说是不是,二弟?”



杨二随即面不改色的响应道:“大哥说的对,我确实是在那儿救了大哥的。当时大哥头部受伤,躺在那儿,是我把他背回来的,以后的事黄先生都知道了。”



黄克竣在旁点点头称是,秦老板虽然还心有怀疑,但周扬说的合情合理,参加的战斗过程也和事实相同,就不再说什么了,只是想到要是把这样一个人才挖到自己这边来,对革命事业会有很大的助力。何况从刚才他所说的话中能够看出他还是倾向于共产党的。



当下继续问道:“不知今后周兄有什么打算?如有可能,我愿尽微薄之力。”


周扬明白对方这是在争取自己了,但周扬也有自己的苦衷,而且这苦衷还不能与别人说,否则别人还不把他当做怪物看待了。于是周扬苦笑的说道:“多谢秦兄的好意了,我想暂时在杨庄安顿,等时局稳定了以后,我想回浙江一趟看看。”


对于周扬的婉转拒绝,秦老板微微有些失望,但人不可强求,他也不好勉强周扬接受他的好意,但因为周扬没有直接拒绝,所以在内心中保留了一点希望。于是秦老板笑着站起来说道:“思念家乡乃人之常情,周兄以后有何为难之事尽管吩咐,我能帮到的一定不吝气力。好了,现在天都快亮了,大家也早点休息吧!”然后他吩咐赵掌柜安排好客房让周扬等人安歇,众人约好明日再见,各自回屋歇了。





此章目前已完成!


目前正在继续更新之中,太辛苦了,纯粹是消耗脑细胞啊!各位大大多多支持就是东邪努力写下去的动力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