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与陈水扁书

前言

大一的时候,偶在宣传部有任务交篇文章,故戏做此文。现在已经物是人非,陈水扁最终没有悔改,也不是总统了,最近整理东西,看到这篇文章,令我想起当年在宣传部的时候,遂重新摘录此文,谨以此文纪念昔日那些伙伴。

与陈水扁书

杰顿首陈总统阁下,无恙,幸甚,幸甚!君才为世出,弃燕雀之小志,慕鸿鹄之高翔,总牧台湾。昔日国父首创共和,仁人志士,前仆后继,凡百余载,终拼将百万人头,扭转乾坤,华夏中兴,计日而待,当此之机,君若以全台民众福址为念,易帜而归,则九州同庆,海内归心。神州之内,凡识与不识,当击节而赞曰:“复睹古仁人之风于今日”。君之名亦当与岳武穆,国姓爷并驾齐驱尔。君若失此良图,甘为日美之鹰犬,加干戈于手足,对敌酋以屈膝,逆时而动,足使仇者快,亲者痛,君之罪亦当浮于秦桧,君之列祖列宗亦何能瞑目于九泉之下?

寻君徘徊之际,非有他故,直以不能内审诸己,外受流言,沉迷猖獗,以至于此,圣朝赦罪责功,弃瑕录用,推赤心于天下,安反侧于万物,君之所智不假仆一二谈也。陈明仁喋血于四平,李宗仁为敌者数载,一朝而归,主席倚之为长城,总理待之为柱石。况君无昔人之罪,而勋重于当世!夫迷途知返,往哲是与不远而复,先典攸高。

今功臣名将,燕行有序。孙武、吴起之辈,不知凡几,姜尚、孔明之流,何其百千。君独酌颜颜借命,为敌驱驰,宁不哀哉!夫以刘豫之强,与国为敌,身送健康;大小和卓之盛,一朝为逆,面缚东市。故知华夏一统,天意所归,岂人力之所能易乎?

念君之所倚,不过兵之精良,酋之所援二者而已。昔红夷以火器之精良,阻海而守,郑公一战而捷,再战而克之;后秦曾屯铁骑十万,为南燕之援,刘裕将数千之众碾转而攻,秦兵亦股战而不敢进,坐观燕败。凡此二者,其势远胜于今,尚不免于亡。今以大击小,以整击乱,以有道伐无道,以有隙伐无隙,凡此四者,虽孙武在世,孔明复起,亦不免于亡,何况君乎,吾为君惑之。

时维九月,序属三秋,大雁南归,落叶归根,物尚且如此,君岂不怆悢!所以昭君之思归汉,廉公之思赵将,人之情也,君独无情哉?

想君早励良规,自求多福。当今国力昌盛,天下安乐,主席胡公,勤政爱民,一饭三哺,虽周公何以加之?吊民高雄,伐罪澎湖,若遂不改,方思仆言。沈杰顿首。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