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主沉浮 第一卷 江湖浮萍 第四十五章 阴谋(十一)之天龙山惊魂(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704/


听着黑衣人的脚步声渐渐远去,罗士信肯定一件事,那就是那哥们儿绝对不是在和自己开玩笑,他是真想将自己憋死在这石井之中,罗士信这心里当真是拔凉拔凉的!

“都怪你这淫贼,若不是你,我怎么会被困在这里!”

罗士信还在那苦思对策,一旁的观音俾倒先发起飙来。罗士信本来就很郁闷,若不是为了救她,自己怎么会身陷险境,自己没找她算账,她倒先发起难来,真是岂有此理,于是罗士信也没好气的道:

“你还好意思说,我好心来救你,没想到你竟和歹人合谋陷害于我,现在我们被困在这里,全是你害的!”

“谁和歹人合谋陷害你了,本姑娘只是想教训你一下,谁让你总轻薄与我!”

“我呸!你还死鸭子嘴硬,刚才那黑衣人说得明白,是你与他配合才将我骗至此处,现在报应来了吧,人家要把你也灭了口!”

“还不是你这淫棍老是轻薄我们女子...”

“我拜托,我又轻薄谁了!你别老张嘴淫贼闭嘴淫棍的行不行,我不就是上次误把你当成男子了吗,再说那也是为了救你的小命不是,你有必要玩得这么绝嘛!”,罗士信真是对这丫头感到无语了,气结的道。

“我们的账可以先放下,那你轻薄秀宁姐该怎么说!?”

“哎!小丫头,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啊!你哪只眼睛看见我罗某人对李四小姐不敬了?”

“他说的!”,长孙无垢理直气壮的道。

“什么他?!哪个他!?你叫他与我来对质!”

“他就是他...就是把你骗来的那个人...”

观音俾越说声越小,看来她也发现这里的不对劲了,感到自己有些理亏。

“就是了,那家伙明显就是不安好心,那种人说话你也相信...他到底是谁啊,害得我这么惨!”

说了半天,罗士信这才想起那个罪魁祸首来,到现在为止自己对他的来路还是一无所知,真是失败!

“我怎么知道他会是坏人呢,李府的下人怎么会是坏人呢...”

“你说什么?!李府的下人?”,罗士信闻言心中一禀,大声打断道。

“啊...怎么了?!”,小姑娘被罗士信突然高八度的音调吓了一跳,轻声问道。

罗士信没理她,而是努力思索这件事的来龙去脉,脑中隐约浮现出了一个思路。上次李世民去王家店铺捉拿毒害李母的嫌疑人,结果等李世民赶到时,所有知情人等全部被人干净利落的灭口,那时罗士信和李世民就断定李府之中定然有内鬼存在。后来自己在太原大街上又险些遭人暗算,按道理不可能有人知道自己的行踪,唯一的解释就是那个暗算自己之人在李府之内就盯上了自己,一路尾随,直到寻到机会后这才下手。原来都是同一个人所为,难怪他对自己和长孙无垢之间的恩怨了若指掌,然后利用长孙无垢对自己的愤恨,诱骗观音俾与他合作,才将自己匡至此处。

“喂!你死啦!”

石井下面伸手不见五指,观音俾看不见罗士信正在干什么,听他不甩自己,遂愤声道。

“我是死了,被你气死的!你说说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哼,能是怎么回事!吃完晚饭,那李家的下人就来找我,说你对他家小姐不敬,可秀宁姐碍于你对她李家的恩情不好往外说,于是他就想帮他家小姐出出气,可他自己又拿你没办法,正好见你一路上对本小姐我也总是目泛淫光,所以就想让我帮忙。反正我也想教训你一下,于是就应了...”

观音俾轻描淡写的道,就好像这事儿她一点儿责任都没有。罗士信越听越是气结,无奈的道:

“你让我说你什么好!那你说说那个下人是谁,长什么模样?”

“我哪知道他是谁!他就是李府的一个下人,我怎么会注意一个下人长什么模样!”

罗士信真要被她气得抓狂了,早听说过很多美女都是胸大无脑,这话看来还真是不假。

“你你你...你连他是谁、长什么样都不弄明白就听人家使唤,你就不想想他一个李府下人哪来那身夜行服,又怎么会知道这里有一处石井!你真是笨得没救了!”

“你说我笨?!我笨的话你怎么会被我骗到这井底来!我看你才笨呢!”

“你不笨你怎么也下来了!?”

“那是因为...”,观音俾也知道自己理亏,支吾半天也没说出个理来,最后又把老账翻了出来,蛮横道:

“还不是因为你轻薄与我,弄得我怒气上脑,乱了心智。这事儿都怪你,都怪你!你去死!你怎么不去死啊!”

小美女光骂还不解气,索性抬起纤足在黑暗中冲着罗士信的方向乱踢起来。罗士信拿她没办法,只好退身到井壁处,应付道:

“好,好,我去死。我一个无父无母的穷小子怕什么,死了还有你个金枝玉叶的小美人陪着!”

“哼...呜哇——”,观音俾终究还是年纪小,刚才石井被黑衣人封死之时,小姑娘就心生了恐惧之感,现在又听罗士信这样一席话,终没抑制住自己的情绪,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我也不怕死,可我不想陪你一起死!”

“好了好了,你别哭了!你不哭我就有办法带你出去!”

长孙无垢这话说的虽然让罗士信感到很伤自尊,可他还是温言劝道。罗士信最受不得的就是女人在自己面前流眼泪,尤其是像观音俾这样娇弱的小美女。别管刚才心里有多大的火,现在被小姑娘这一哭,火气立时全部浇灭。

“真的吗?!”,观音俾闻言止住了哭声,抽泣着问道。

“真的...”

罗士信倒不是在骗长孙无垢,他刚才在退至井壁时,听见石壁后有流水声传来。罗士信在掉下来之前看得清楚,地上并没有溪流。那这流水之声就一定是来自地下的暗河,既然能隔着石壁听见流水声,就说明这井壁并不算太厚。若是能想办法打通这井壁,即便不能顺着地下暗河逃出生天,也不至于被憋死在这石井之中。

这井下太过漆黑,罗士信只好以手感知。这井壁并非是严丝合缝的整块大石,石块之间有明显的裂缝,甚至有些地方还长出了花草。所以若是井壁背后有暗河,那附近的缝隙中就一定有空气流出,找到这样的缝隙,就可以想办法从这里打开出路。

果然,罗士信用手略一搜索,就发现一处有微风流出的缝隙。黑暗中罗士信掏出随身携带的玄武金刚匕首,用刀尖在这处缝隙深挖起来。这玄武金刚刃名字虽然有够吓人,其实不过是一把普通的匕首,只是匕首柄和匕首套都是用精雕细琢的纯银而制,它的象征意义绝对要大于它的实际作用。

也不晓得师傅乾坤子知道自己这么糟蹋他的宝贝匕首后,会不会气得疯掉,不过现在保命要紧,也顾不得乾坤子以后怎样跟自己玩儿命了。

少顷,罗士信将在这缝隙处挖出一个小洞,井壁背面果然有一条暗河,流水声异常清晰。罗士信挖通之个小洞,就是想找一处着力点,他卷了卷袖子,将右手伸了过去,单手扣住对面石壁,左手顶住这面的井壁,稍微比量了一下,然后冲观音俾道:

“往后靠,堵住耳朵!”

“嗯...”

长孙无垢也不想葬身井下,听见罗士信一直在忙,知道他有办法,于是很乖巧的应道。

罗士信提起真气,将自己的潜力发挥到极致,然后使出吃奶的力气,大喊一声:

“开——”

黑暗中先是“喀——喀”的几声脆响,然后就听“哗”的一声巨响,一大块嵌在井壁中的巨石,竟被罗士信硬生生的拽了出来!

“我们走吧...”

“往哪走?!我什么都看不见...”

“把手给我,我领你走...”

罗士信说着将手递了过去,不过他并没碰到观音俾的小手儿,却摸到了一团软绵绵的东西,好像是...是胸部!!

“啪——”

黑暗中就听一声脆响,罗士信只觉得脸上一阵火辣辣的难受,这丫头手还真黑呀!

“你还摸上瘾了是吧!?”,小姑娘怒气冲冲的道。

她还说什么都看不到,这脸不是找得挺准吗,女人说话就是没谱儿!不过这次也算是自己莽撞,忍了吧!

“误会,误会,我也什么都看不到,所以就...这次我手不动,你来找!”

罗士信将手悬停着,观音俾摸索了半天,终于抓住了罗士信的大手。罗士信只感觉一阵温柔滑软的感觉传至掌心,然后又传至心田,弄得他的小心肝儿扑通扑通的乱跳。罗士信情不自禁的揉捏摩挲了一下长孙无垢的柔荑,气得小姑娘娇怒道:

“你干嘛啊!!”

“没什么,测试一下你的反应,看看是不是你的手。”,罗士信无耻的道。

“你竟胡说八道!这儿还会有别人吗?”

“这里是地下,地下就会埋着死人...”

“你别吓唬人好不好...你不许放手啊...”

长孙无垢明知道罗士信是在糊弄自己,可是身处此情此境,小姑娘还是不免有些胆怯,虽然眼前的这位是个无耻登徒子,可现在自己也只能依靠他了。

“放心,我不会放手的...”

..........................

现在不是雨季,所以暗河并不深,有些地方还裸露出岩石来。罗士信一手牵着观音俾,一手扶着旁边的石壁,顺着暗河慢慢向下游移动。他们向前走了不久就碰到一处拐角,绕过拐角,罗士信赫然发现前方不远处竟然有一处亮光,有亮光就说明有出口。看到了希望,罗士信脚下也加快了步伐。不多时,两人就来到了亮光处,原来这是一处山石裂缝,裂缝的那边一间石窟。罗士信仔细一看,这裂缝还真是不能轻易往里进,因为对面的石窟里面,赫然站着二十几个全身夜行服的黑衣大汉,正在那里听一个人吩咐着什么...

注:晚上八点才考完试,所以更新晚了,大家体谅一下吧!

注:谜底会慢慢揭晓,太原城中暗流涌动,谁是狼谁是羊还犹未可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