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80/


随远—关东边界线

现在这里不再是牧马人悠闲地放牧的地方了,战云已经开始在这里的天空密布起来,关东军六十万大军已经开始集结。由于我军对于信息的严密封锁,对在随远被包围的敌军实施了强烈的电子干扰,甚至扔了几颗试验用的电磁脉冲炸弹,现在那里的R军连电话都不能用。十八军团主力部队和我六十三集团军都已经在随远——关东边界严阵以待,同时空军轰炸敌军的火车站,铁路交汇点,军用仓库,部队集结地,造成R军行动困难,部队的调集和给养的运送无法一致,很多部队连饭都吃不上,士兵的子弹只有身上带的那么多发,炮弹几乎没有,坦克和装甲车缺乏燃料,跟不上大部队,只好组成临时战斗群。

空军的调动倒是比陆军迅速得多,很快各空军联队就到达了指定机场(此时敌军占领区的机场几乎都是军用机场),但是飞行员从飞机上下来一看就吓得直吐舌头:机场被炸得几乎只剩下跑道,什么指挥塔,现在是搭的个瞭望塔凑数,油库早没了,只有几辆陆军的油罐车在撑着,那些负责加油的士兵一看跑道上一长串飞机就吓得腿发抖,就是把他们所有的油罐车都拉来恐怕也没法“喂饱”这里的十分之一。

然而在我军的阵地上却是另一番景象:稳定的后勤供应,将后方的粮食,但要油料等物资源源不断地运到前线,机场上不断有战机起降,它们在敌军占领区投掷炸弹,每次都只炸敌人的司令部,宪兵队,军火库,兵工厂(在工人下班时),而且炸得很准,没有一次炸到老百姓。我军最开始轰炸敌人在新京(敌人所设立的伪政权对它的称呼,我们叫它常纯)海滨等地的军事设施时,鬼子一放防空警报,老百姓还往防空洞躲,可是出来一看,城里的房子别说被炸毁,连窗玻璃都没打碎一块,可是鬼子的司令部却成了火海,老百姓一看那是齐声叫好(没多久宪兵队来了,都跑了,后来才知道他们是因为宪兵队营房被烧,出来避难来的……),后来每当鬼子的防空警报响起,老百姓不但不躲,还出来看热闹。有人说了:“人家是咱们老百姓的军队,哪里会炸咱们呢!”还有人说:“那防空警报本来揍(是)鬼子装的,当然只有鬼子才听勒。”

这次,当我们的机群再次飞临城市上空时,你可能会问为什么鬼子没有用高射炮和战斗机反击,因为在此之前我们每次轰炸前都要到鬼子的高射炮阵地和机场上面去一下(再次提示此事关东所有的几场都是军用机场),所以敌人见到我们的集群来临时全都吓得躲防空洞去了,要不是怕伤着老白姓,我们早就用温压弹和云雾弹去整死他们了。

我军集群飞临城市上空时,分两批奔向各自的目标,运输机首先飞抵居民区上空,空投传单,轰炸机群去炸敌司令部,军火库等军事设施。跟我们预测的一样,当防空警报响起时,老百姓又出来看热闹了,只见天上的机群空投下来一片雪花,后来看清楚了是传单,找几个识字的帐房先生看看,帐房先生捋着胡子笑着说:“这是人民军空空投的传单,告诉我们,山溪的鬼子完蛋啦!”随远的鬼子也是秋后的蚂蚱,断腿的蛤蟆,蹦跶不了多久啦!没多久他们就要北上啦!到时候关东的鬼子也都要完蛋,他们还警告那些卖国贼,不要再做伤天害理的事了,不然等他们一来就把这些家伙拉去咔嚓!”“好!好!”老百姓们的欢呼一片,突然有人大喊“宪兵队来啦!”大家才想起来人民的队伍还没有到来,于是就作鸟兽散了。

宪兵队一上街就跟来了一群狼似的(这真是对狼的侮辱),到处抢传单,抢到就撕,遇到不给的直接抓到监狱去。狼群终于散去了在人们的怒视下得意洋洋的走了,他们不知道就是因为这样失去了做俘虏的机会,后来我们已抓到敌人的宪兵就直接处死,因为他们没有做战俘的资格。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