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山路,一层厚厚的枯黄树叶铺满了极目可见的土地,林间,一双穿着精致红色绣花鞋的好看的脚,“吱吱咯咯”的踩在这如同地毯般的落叶上缓步前行着。红色绣花鞋的上面是长及脚面的黑色粗布裤子,一件翠绿色的薄袄子盖在及腰的黑粗布裤子上,翠绿色薄袄的主人,有着一头如瀑布般的黑发,只是,已经被它的主人编成了两条粗黑的辫子甩在腰间。


巍峨起伏的山林间,远处传来悠悠的回响:翠儿,不要走的太远啊!。。。太远啊。。。太远啊。。。!显然,这个有着俏丽容貌的,走在枯黄落叶铺路的山林间的,就是这个叫“翠儿”的女孩儿。翠儿听见了远方父亲的呼喊,只是,她不愿意去大喊着呼应父亲,从而惊扰了这山林中的静谧。这片林子对于翠儿来说,真是熟悉极了。从小,翠儿就跟着当“护林员”的父亲,在这一片大山中游历,对这片林子里的一草一木十分了解,也有着深深眷恋的情感。此时此刻,翠儿的这种感触更深了,因为,过不久,翠儿就要走出这片大山,山林,到山外的城市去上高中了。


翠儿是真的舍不得这片山林、土地、还有熟络如家人的乡亲。可是,父亲说了,再不趁着这次机会到城里上高中,翠儿就没有机会了。翠儿暗自伤神,是啊,自己今年虚岁都18了,再不去上高中,恐怕就真的没有机会了。然而,看着这秋天金色阳光下的山林、土地,翠儿有一种说不出的莫名伤感。自己这一走,可能一两年也难得再回来一次,因为这里是保护区,所有的现代化交通工具都跟这里是绝缘的。想从城里回到父亲护林住的地方,也得在下车之后走上一天的山路,何况,父亲是绝舍不得让她这唯一的女儿,受那样的罪的。


翠儿是来给自己的母亲上坟的,也是来跟母亲告别的。前面,一座小丘隆起的地方,就是翠儿母亲的坟茔。翠儿来到母亲的坟前,轻柔的,仔细的,一片一片的摘掉母亲坟头上的枯枝败草,仿佛在为母亲温柔的梳理她那有些凌乱的头发。少卿,翠儿把头枕在母亲的坟茔上,就像小时候把头枕在母亲温暖的怀抱中一样。她已经习惯这样来跟已经去世多年的母亲交流,不言不语,只是静静的把自己的头枕在母亲的坟茔上,又像是小时候撒娇的把头枕在母亲的胸前,倾听母亲那温柔的心跳。秋天的阳光,透过树枝,懒洋洋的洒在翠儿的身上。翠儿的身边,散落这一些血红色的叶子,哦,那是枫叶,是母亲最喜欢的枫叶。正是由于母亲喜欢,所以父亲才在母亲的坟冢旁,种下了几棵枫树,好让它们在秋天的时候,装点母亲那略显萧瑟的坟茔。因为,母亲生前是那样的爱美。


翠儿还清楚的记得父亲告诉自己的故事。。。自己的母亲是北京人,家住在北京香山附近,十分喜爱北京香山的红叶,人长的大方清丽,是那个时代农村女子当中难得的女高中生。那一年,也是秋天,父亲因为在当时的社会动荡中由于年轻冲动,付出了惨痛的代价,被一所北京的大学开除学籍,户口重新发配回了大山中的家乡。父亲是他们那里百年不遇的“秀才”,大学生。当时出来的时候,无论是家里还是乡邻,都对他寄予了无限希望,等着他学成之后,光耀门楣,光宗耀祖。现实,击碎了父亲的所有生的欲望,他选择在香山开满红叶的时候,从一处悬崖上纵身一跃。。。


幸运的父亲遇到了母亲,农家出身的母亲在父亲的身体要离开悬崖时,把他扯了回来。顺理成章,当知道一切的缘由之后,母亲爱上了父亲,父亲也爱上了母亲。并且,母亲追随着她的爱情,跟父亲回到了他大山的家中,并在后来陪伴着父亲看守着这片山林,成了一名护林员的妻子。母亲死于难产。死于那个秋天生她第二个孩子的时候。人世间第二次的打击,让父亲几近崩溃,本想随爱妻一死的父亲,看见了翠儿那亮晶晶的眼睛。哦,这眼睛跟她的母亲是何其相似,那深深的黑瞳,让所有望过它们一眼的人,都不忍拒绝那里面传达的深情。


父亲于是带着翠儿坚守在了这片山林,也把翠儿的母亲,永远留在了这里。如今,这个秋天,翠儿要走了。这一走,不知何时才能再来看看喜欢香山红叶的母亲。一滴晶莹的眼泪,顺着翠儿侧偎在母亲坟茔的俏丽脸颊,滴在了翠儿母亲的坟茔上,迅速的钻入坟茔的泥土中。。。此时,远处林间又传来一阵悠悠的回响:翠儿,回来吧,该走了!。。。该走了。。。该走了。。。


林涛呜咽,还是没有翠儿的回应。只是。。。少卿。。。林间山道那铺满厚厚枯叶的路上,重新出现了一双穿着精致红色绣花鞋的好看的脚。。。

本文内容于 2008-10-10 21:58:19 被龙之戒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