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奥运兴奋剂重检 菲尔普斯成重点复查对象

新型兴奋剂“EPO第三代”的发现,致使北京奥运会的兴奋剂检查样品八年内都将被重查,环法选手斯蒂芬·舒马赫最先落马,三破世界纪录的博尔特则无恙,不过,菲尔普斯将成复查的重点对象之一。>> 揭秘最新兴奋剂:吃了干活不累 可大幅提升耐力


北京奥运尿样将被重检


《重庆晚报》报道,现在已经很难保证哪位北京奥运会冠军一定清白了,因为在刚刚曝出的环法自行车赛兴奋剂丑闻中人们发现,目前世界上已经存在了一种在北京奥运会上当时的科技手段还无法检测出的一种新型兴奋剂。


这是一种名叫CERA的新药,是著名的EPO第三代产品。今年环法自行车赛上使用了能够检测出这种药品的新方法,并在样品重测中抓出了两个个人计时赛段冠军——斯·舒马赫。


国际奥委会在北京奥运会上做了超过4700例药检,目前已经发现9名违规者。国际奥委会通常将样品保留8年,在得知新方法奏效后,立即宣布使用该方法重新检测北京奥运会样品。


菲尔普斯将成重点对象


在专家看来,新一轮的北京奥运会兴奋剂复查,势必又会揪出一些在北京奥运会后还躲在药罐子里享受荣誉的伪英雄。不过专家们同样认为,在这次复查中最紧张的应该是那些长距离项目的选手,因为新发现的CERA和其“前辈产品”、前两代EPO的药效相似,最主要的是对提高运动员耐力方面起到作用。


毕业于德国科隆体育学院的刘晓菲博士表示,CERA并不是对所有项目的运动员都有帮助,比如对爆发力要求更高的项目,如短距离比赛,违禁者服用的一般是类固醇类的药物,这类药物与EPO系列又有着本质的区别。这样一来,其实表明这次北京奥运会尿样复检主要针对的将是中长距离项目的运动员,包括田径的中长跑、中长距离游泳和自行车等项目。换句话说,像博尔特这样在短距离赛跑项目中一鸣惊人的巨星,其实与这次复查的关系并不大,而参加了400米自由泳的菲尔普斯则可能成为复查的重点对象之一。


反兴奋剂就像“杀毒”


国际奥委会的反兴奋剂工作,被毕业于德国科隆体育学院反兴奋剂专业的刘晓菲博士形容为“警察捉小偷一般的游戏”。刘晓菲说:“其实随着反兴奋剂技术的提高,兴奋剂的研究同样也不断的进步,因为任何一种兴奋剂检测手段都有盲区,这也正是那些冒险者可以钻的空子。”


刘晓菲举了个例子,就像电脑杀毒需要不断更新数据库一样,其实反兴奋剂中心也有自己的数据库,换句话说,列入了数据库的兴奋剂是现有检测手段能够查出来的药物,反之则不是。这样的例子就很容易解释,为什么国际奥委会反兴奋剂力度如此之大,仍然有不少铤而走险者愿意花大价钱不断地进行新型兴奋剂研究。因为在这些人看来,只要找到了目前的兴奋剂检测手段无法查出来的药物,就可以被看作正常。


而刘晓菲也点出了目前世界上很多人对兴奋剂认识的一种误区。“很多人认为兴奋剂是专门有人为运动员研制并生产的,实则不然。其实现在所有被划入兴奋剂范畴的禁药,都是适合患者服用的医用药品,只是说某些药物中含有一些帮助运动员提高素质的成分。但过量服用就有很大后遗症。”


兴奋剂会不断“更新”


由于兴奋剂的来源就在成千上万的普通民用药品之中,因此要真正禁绝兴奋剂,很难。刘晓菲指出,现在那些专门研究兴奋剂的研究室,并不是在研究新药物,而是在这些民用药物中找到可以提高运动员身体机能、又不在反兴奋剂数据库里的药物。一旦发现,那么新的兴奋剂就“诞生”了。


现在的国际奥委会对兴奋剂采取了“零容忍”的态度,一经查处就是重罚。而且对于这次复查北京奥运会尿样,有关方面也再三声明,这决非针对北京奥运会,而是一次针对所有兴奋剂使用者的斗争。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说:“我们将不会错过任何机会,以进一步追溯分析样品。我们希望这将作为一个强有力的威慑,使运动员三思而后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