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JB我们分手了


“起来吧,我们去喝DJ,加SALT,不加SUGAR。”


“这样的天气,不适合喝DJ呢……”


她凝望着窗外呼啸的黄沙,眼眸里有一丝痛苦的迷惘。“我们去吃JB,今天是情人节,就让它与众不同吧。”


我和她的相识就在DJBAR,那时她手里握着一碗散发着清香的DJ。我走过去,坐在她的旁边,对老板说:“一杯DJ,加一点SALT,不要SUGAR。”


她转过头来,看着我这个邻座的男人,居然笑了。“你也喜欢SALTDJ?”


“老板,来两碗豆浆,一碗甜的一碗咸的。”我们的身后有人大声喊道,我们两个同时无奈地摇摇头,习惯了“DJ”的叫法,豆浆这个词是如此的刺耳。


JB的全称叫Jianbingguozi,中文名叫做煎饼果子。她对这个相当挑剔,只在东街胡同口一家叫“红双喜”的JBBAR去吃。


她说过,她喜欢八O年款的飞鸽;然而我只有一辆继承自父亲的二八加重。所以,二八加重被我放进车库,骑着朋友那里借来的八三年款的永久,她坐在后座,两个人都沉默着,只有车冷冷地向前移动。


“两位要些什么?”


老板问道,同时把手里的Dashao晃了晃。


“两个JB,谢谢。”


“今天是情人节吧,这样的天气,总令人很感伤呢。”老板一边拿铲子翻弄着JB,一边低头说道。


“其实也不过是普通的一天罢了,若是没了心灵的震颤,每一天都是一样的。”她略带哀伤地回答,我搂着她的肩膀,发现我们始终无法彼此温暖。


“情人节该有情人节的礼物呀,无论是谁。”老板将一根油条放进JB,然后熟练地卷起来,煎饼并没有破损,那个酱色的心还在那里留着。老板把它递给她,她想了想,然后又递给了我。


“情人节快乐。”她似乎露出一丝笑意,我欣然接过。


我们两个就坐在JBBAR的马路边上,将两个煎饼一点一点吃完。当我们再度抬起头的时候,彼此都明白想要说些什么。


“多谢你的情人节礼物。”


“那么,再见了。”


两句简短的对话,为我们两个尘世里偶遇而又分离的人做了最后的呼唤。


她的背影逐渐离去。


我扯了扯自己的棉布坎肩,将大前门从嘴里拿出来,无力地松开手,烟蒂悠然落地。


戴着红袖章的人走过来,向我要五元的罚款,我看着那红袖章,想起了她的红棉袄。我转身狂奔起来。我只想躲藏,回避,越远越好。


当我一口气跑回家,红袖章被我甩掉。我走进卧室,颓然地蜷缩在床边,开始哭起来。


因为我想起来,那两个心形的情人节煎饼,忘记向老板找零。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