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陲情缘 正文 第九章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29/


10


梅久香在老家过了一个愉快的寒假,提前返回校园。

梅久香第一件事就是来到他曾经学习、工作过的军区通讯总站,一来看望当年的战友,二来约关玲玲出来好好在一起谈谈,能够得到她的宽容和谅解。

组织上已决定老战士关玲玲复员了,要脱掉心爱的绿军装,要离开多年战斗过的部队和朝夕相处的战友,关玲玲的这几天心情很低沉,见到了她日夜想念的心上人梅久香,才露出了笑脸,和他并肩来到了市内公园,二人边走边谈。

梅久香探家回来,甩掉了压在心头的包袱,和关玲玲在一起时的心情比往常轻松多了,感到没有以前那样别扭了,他的隐私再不能对关玲玲隐瞒,应该原原本本告诉她,自己心灵上才能得到安慰。

当梅久香把自己婚姻的经过讲到一半时,关玲玲的脸色异常难看,气愤的说:“梅久香,你住嘴。”

关玲玲平时温顺的像一只小绵羊,一瞬间,变成了一只怒吼的母狮子,愤怒的神态使梅久香感到震惊,她白净的脸变的铁青,眼睛里闪着凶光,他从来没有见过关玲玲这样气愤、恼怒,她指着梅久香的鼻子说:“梅久香,算我瞎了眼,没有看清你这个伪君子,你欺骗了我的感情,整整四年了,你卑鄙无耻。”

梅久香没有料到关玲玲会发这么大的火,他脑子里嗡嗡作响,急忙解释说:“你听我说完,我的隐私全抖落出来,希望得到你的谅解。”

“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

“怕伤你的心。”

“现在说出来,就不怕伤害我了吗?”

“对不起。”

“难道一句‘对不起’,就算完了。”

“是我不好,我错了,你打我,骂我,只要你出气,解恨。”

关玲玲真想骂的他狗血淋头,打的他鼻青脸肿,方解她心头之恨,梅久香诚恳的态度,她心软了,她的身体瑟瑟发抖,眼泪哗地流出来,用手捂着脸,转身跑了。

梅久香急忙追了上去,对关玲玲说:“请相信我,我是真心爱你的,再不能欺骗你了,才告诉你这一切的。”

“你欺骗了我一次,够了。”

“我再不会骗你了。”

“梅久香,我再不相信你的话了。我亲眼看到过你和一个维族姑娘在一起,你还在骗我。”

“不许你侮辱阿衣古丽。”

关玲玲近来的心情本来就不好,组织上确定她今年复员,她走也不是,留下也不是,回到四川,舍不得梅久香,留在新疆,又放心不下父母,使她十分矛盾,左右为难。她万万没有想到她深爱的热恋的情人竟是一个结过婚的人,他伤透了她的心。

梅久香这时也沉不住气了,他也万万没有想到关玲玲如此绝情,她的心胸是这样的狭窄,眼睛里容不下一粒沙子,不能原谅他的过失,不能理解他的屈委,不能宽容他的情感,不能体谅他的尊严,难道让我跪倒在她的连衣裙下苦苦的求她。这时,梅久香想起关玲玲多年来对自己的关怀和照顾,梅久香恳求说:“‘小铃铛’,让咱们从头开始吧。”

关玲玲说:“已经晚三春了。”

梅久香提高了嗓门:“关玲玲,如果你是真心爱我的话,任何打击都能承受。”

关玲玲擦干了眼泪:“打击太重了,我承受不了。”

“再没有挽回的余地?”

“没有。”

“祝你幸福。”

“再见。”

关玲玲走了,带着遗憾走了,她再没有回头。

在乌鲁木齐市火车站,欢送老兵的场面十分感人。革命战士在遥远的西陲边疆,为保卫祖国,保卫边疆,团结战斗,生死与共,建立了深厚的友谊,战友与战友之间的友情,比山高,比海深,是世上最纯洁、最珍贵的友谊。在即将分别的时刻,有的遮面痛哭,热泪盈眶,难舍难分;有的紧紧拥抱,互相祝福,一路平安。

梅久香今天特意请了假,坐公共汽车来到车站,他夹在人群中翘首张望,他在寻找关玲玲,没有发现她的身影。他急忙拨开人群跑步来到站台,这里欢送战友的人很多,他挤开人群,从车窗口向里张望,从一个窗口到另一个窗口,累得他气喘呼呼,额头渗出汗水,他心里只想见关玲玲最后一面。

这时,关玲玲爬在车箱的窗口前,也在向外张望,在人群中在找梅久香,她相信他一定会来的,但她发现梅久香的身影时,又犹豫了。见他吧,已经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还能再说什么呢,只会给自己增加更多的伤感和痛苦。不见他吧,心里又感到不平衡,对他太过分了,仔细想想,他也是被伤害者,是父母包办婚姻的受害者。突然,她再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心灵上的创伤隐隐作痛,泪水像雨点似的滴下来,她不愿让梅久香看到自己悲伤、痛苦的样子,当梅久香找到她那个窗口时她急忙躲开了他的视线。梅久香从车头找到车尾,又从车尾找到车头,没有看到关玲玲。

一声汽笛,火车缓缓启动,渐渐加快了速度。

关玲玲的眼神一直注视着梅久香的一举一动,她看到他灰心地站在那里,失意苦闷的情景,她突然感到后悔了,她爬在窗口,一边挥手,一边大声喊:

“梅久香。”

“小铃铛”

梅久香看到了关玲玲在向自己招手,他一边跑一边以百米的速度向火车追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