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86/

勇敢的猎狗用生命换来了一个伟人的安全,对部族来讲,则是天大的好事。《史记》中有熊帮助黄帝打仗的传说,作者认为,很有可能就是狗在帮助他。古代史学家为了给黄帝东平西讨增加点神秘的色彩,就杜撰是熊了。其实,熊永远都不会和人类交朋友,事实证明了这一点。不错,中国是黑熊的故乡,现在全世界大约有两万多只黑熊,中国就有一万多只,而且绝大多数在东北地区的森林里。由于人们长期的“无计划”的捕杀,导致曾经在森林里威风凛凛的黑熊成了“比较”濒危的保护动物,受各种国际公约的保护,这是题外话。

毒树下,小黄帝和二小子好不容易找了个浅浅的土穴,盖上杂草,藏好猎狗的尸体,重新召集剩下的惊惶初定的猎狗。小黄帝脱掉被蟒蛇撕扯得稀巴烂的狼皮袄子,扔得远远的,再对那睁大双眼,不再动弹的蛇头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沫。再将石斧和弓箭拿起来,继续往前走。

“轩辕,好些了吗?我们快走吧。”二小子小心地擦开了粘在他石斧上的白色毒汁,再放到水塘里洗了洗,擦干后就别在腰上。罢了,催促起来。

“还行,还能走路。”小黄帝有些没好气地白了二小子一眼,不过他对二小子的怨气少了好多。因为要不是他,自己可能早就葬身蛇腹了。

“这就好。你说,你看看,这蟒蛇是不是死得太快,太蹊跷了?”

“咋个蹊跷法?”

“你还不明白?,你看清没有,树上的白液?可能有毒。”

“你的石斧先砍在树上,再掉在它的身上?”

“。。。”二小子脸色大变,他明白了什么,不放心地急忙从腰间掏出石斧,扔在地上,发现破损的刃口上还残留着白色汁液的痕迹,连忙慌乱的摸了摸自己的腰,还好好像没什么大碍,这才稍稍放下心来。小黄帝见状,蹲下身来,小心翼翼地拿起这把间接救了他们性命的石斧,将它凑到鼻子眼下闻了闻。

“没啥味道呀。”小黄帝摇摇头说道,稍作迟疑,他又欲伸出舌头去舔。

“你找死呀你,不想活了?”二小子看他要尝尝毒液的味道,情急一脚要踢掉他手里的石斧,小黄帝屁股一闪,还是晚了点,那臭脚丫子不偏不倚正好命中下巴。手一松,石斧飞向“看热闹”的狗群里,惊得它们四散逃去。

“你看看你。”

小黄帝表情痛苦地摸着被他的臭脚踢歪的下巴,有些愠怒地看着他,气呼呼地站了起来,摆摆手,含糊不清地骂道:“丢,走吧走吧。”

二小子仰天长吁一口气,做了个鬼脸。跟在他后面。

根据小黄帝父亲少典的描述,离这水塘再往里走一点,就会看到一片桑树林,过了桑树林再翻过山岗,就会看到一条小路,在小路的尽头就会找到神木了。此时,小黄帝的部族还没有学会使用蚕茧纺织的技术,嫘祖也还不认识小黄帝。不过,他们一行人经过这片桑树林的时候,看见桑树叶子上爬满了“长得”白胖胖的蚕虫倒是吓得他们浑身抽筋,埋着头急急忙忙地穿了过去。穿过之后,两个人有些狼狈地抖落粘在身上蚕虫的,心有余悸地看看身后白花花的蚕虫。人有时候很奇怪,该怕的不是很怕,看到某些奇形怪状的小动物却怕得要死。就好比女孩子怕老鼠、小强蟑螂之类的。不过,此次水塘边虽虚惊一场,损失了很多细胞,却给他们带来了重大的发现,“见血封喉”毒树上的白色汁液被黄帝部族用来征服蚩尤,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这是后话。

前面就是少典说的山岗,说来也奇怪,这光秃秃的山岗上寸草不生,更别说长树了。小黄帝和二小子见此不由得有些失望,他们为了找到这里差点没命,谁知到头来却是这番光景。

“这里咋这么荒呢?天上连个鸟毛都看不着。你说咱图个啥呀。”二小子终于忍不住了,开始发起牢骚来。

“别急,别急,还不到地方。”小黄帝不耐烦地打断了他,毕竟不到黄河不死心。

一路无话,等他们吃力地爬到了光秃秃山岗顶,放眼望去,对眼前的一切惊呆了,张大了嘴巴,竟然好半天没动弹。

一条连绵不断的山脉出现在他们眼前,小黄帝他们自小在平原里长大,所见过的最高的“山”就是脚下的黄土包子,而这山也确实“长”得好怪,从山顶到山脚一层一层的岩石,就像分层的蛋糕,山上的树木虽多,长得却不高大,就像蛋糕上的蜡烛,这就是中原以北的一条著名山脉。山脚下,有一条一人宽的小道,隐隐约约的被茅草丛截断,盘旋着往山顶上去,一直到山沟后面的小湖不见了。

两人兴奋起来,一路蹦跳着下山,他们忘记了刚才发生的一切。猎狗们也受到主人的感染,连蹦带跳地跟在周围。

终于找到了这条小路,只要走到最里面,就能找到神木了。此时,小黄帝顾不得观赏风景,他想起了女娲娘娘,少典给他描述的形象是人面蛇身,人面。。。。长的像谁呢?妈妈附宝?小黄帝最熟悉的女性就是他妈妈了,因此把妈妈的脸部形象加到女娲娘娘的脸上,是最好不过的。蛇身。。。不不不,水塘边的巨蟒,脸上的粘液,真让人恶心。小黄帝觉得自己的喉咙深处有一股东西往上冒,一个趔趄差点没站稳,只好弯着腰,叉开两腿站在那里。

“唉,真恶心。。。”

“咋啦,这么好的风景,还恶心。”二小子不明白,他的兄弟竟然对这大好的湖光山色无动于衷,反而还发恶心。

“不是,不是,我想起那条蛇。。。”小黄帝用力地捶打自己的胸口,皱起眉头,咳嗽了两下。

那条蛇也在二小子的记忆深处留下了无法磨灭的烙印,他 一听到“蛇”字,顿时浑身起鸡皮疙瘩,再也无心欣赏这风景了。有些愠怒地说道:“以后见蛇就得打。”

“可是,女娲娘娘的蛇身,我们还得要。。。”

“还得要咋啦?”

“我们来砍神木是为了啥?还不是为了给她立像。”

“这蛇我也觉得恶心,你看咱们能不能想个法子变通一下。”

“如何变通?”

“我的意思是女娲娘娘的样子是不是改改。比如,改成。。。你看!”二小子抬手指天,只见天上的云彩变幻无穷,猪羊牛马等等,所有他们见过的动物,都能从这云里雾里找到。龙的形象由此而生,二小子决定采用变通的方法,给女娲娘娘全新立像,古人在《易经》中有云:“云从龙”。正是从这万千变化的云端得出认为能给本部族带来吉祥如意的龙的形象。纵观中外各古老民族,也只有华夏民族的吉祥物来自天上的云彩。也许,只有天上的东西,才让人捉摸不透,让人感到神秘,自然崇拜起来就更加虔诚。

小黄帝听他说的很有道理,他不由得好奇地望着天空,仔细地观察正在变幻的云彩,他觉得女娲娘娘的蛇身应该被某种东西替换。忽然他想起了鱼,对,就是它。

“二小子,你看这蛇身用鱼代替怎么样?”小黄帝兴奋地说道。

“鱼?”二小子的脑海里浮现出了人面加鱼身的女娲娘娘的形象,他又觉不妥,摇摇头道:“不中,不好看。你看这女娲娘娘人面加上臃肿的鱼身,是不是很难看,轩辕?”

小黄帝被他逗乐了,哈哈笑起来,痛得差点肚子抽筋,站不起腰。看来这一招不灵,父亲和村长肯定会骂死他们的。

“我看还是把鱼的身体拉长。”小黄帝决定来个“加长版”的鱼身。

“嗯,不错。”二小子抬头望着天上的云彩,认真地揣摩憧憬了半天,很赞同小黄帝的点子。

“好,时间不早了,我们继续找吧。”小黄帝加快了步伐,赶着猎狗在前面开路。他们对女娲娘娘的新形象已经达成一致,至于从女娲娘娘身上进一步引出龙的形象,则是后来的事情。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