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学森滴侄子:钱永健“我不是中国科学家”掌掴了“爱国贼”

日前看到今年的诺贝尔化学奖得主华裔美国科学家钱永健说“我不是中国科学家。我在美国长大,并一直在这里生活……但我希望奖项能鼓舞中国的学生和科学家。”于是有人评论到:这句话“对爱国贼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


过去只听说过有“卖国贼”和“爱国人士”一说。“卖国贼”那一定是千夫所指、遗臭万年,而“爱国人士”则是万人敬仰、光宗耀祖。于是,没有人想当“卖国贼”,都想以各种方式以“爱国人士”自居。我很奇怪,曾几何时,在中国的词汇中又出现了“爱国贼”一词?但我静心细想,这个词还是较有创意的。


西儒约翰逊说“爱国主义是流氓的最后庇护所”。这句话的道理很浅显,就是流氓都知道“爱国主义”是一张虎皮可以唬人、吓人,是遮挡一切利剑进攻的盾牌,也是打击他人所向披靡的利剑。因为不论时空如何转换,爱国永远的是没有错的。也正是由于这一点,当“妓女不接日本客”也成为一种爱国行为的时候,爱国一词就有些走味,这个爱国行为就显得廉价了。


爱国有时不仅廉价,还很盲目。钱永健的血液和中华民族一脉相承,特别是又有钱学森为后盾的时候,钱永健的获奖,就成为一些人寻求中华民族自豪感的“卖点”,而这个“不知趣”钱永健却恰恰说出了“我不是中国科学家”,这句在错误时间和错误的地点说出了一句错误的话。他伤了很多“爱国人士”的心。


生活中,我们常常需要别人的肯定和赞扬,特别是在不自信的时候,这样的肯定和赞扬凸显得极为必要,而对一些爱国人士来讲,也急于在不同的时空找到他那颗爱国心的支撑点,钱永健说“我不是中国科学家”恰恰使这些人闪了老腰。当不自信加上闪腰之后,必然是气急败坏,用伤心都难以形容这样失落和愤怒,于是向钱永健开火就成为必然,同时也曝露出自己的“爱国贼”嘴脸。


我为何要在此时此刻也使用“爱国贼”一词?因为有些人的爱国情绪和方式错了,这样爱国的结果是使他人更为瞧不起我们。请看钱永健是在什么情况下说出“我不是中国科学家”这句话的。某记者在采访钱永健时问:“您是中国人吗?您会说中文吗?”钱教授用英语答说“不太会说”。再进一步被问到“先生的成就对于一个中国科学家来说意味着什么?”时,钱教授说“因为我是美国生美国长,我不是中国科学家……但是,如果中国人能为我的获奖感到高兴与自豪,并且能使更多的年轻人加深对科学的兴趣的话,将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


我以为,问一位美国公民是不是中国人就很无知,也很没礼貌。然后记者又武断地说“先生的成就对于一个中国科学家来说意味着什么?”时,钱永健才不得不说“我不是中国科学家”。人家说得有错吗?他在中国没有户籍、也没有工作单位,更没有在中国出生和生活,没有在中国从事科研,何时成为中国人和中国的科学家了?是我们自己的一些人,非要强拉硬扯的将钱永健获奖与“中国人”和“爱国”相联系,结果逼得人家说一句“我不是中国科学家”。这不是自找没趣吗?这样的诱导“爱国”的记者不是“爱国贼”又是什么?否则能招来这句让我们都感到灰头土脸的话吗?


像这样在国外打着“爱国”的旗号,给我们中国人丢人现眼的人,不是“爱国贼”又是什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