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老兵---谷书南

这个下午突然怀念起一个老兵---谷书南,他在抗美援朝时 是机枪连连长,得到过毛主席接见。他回地方后 在工厂做了一名工人 住在乡下 战争使他格外苍老 和老伴孤苦伶仃一生 没有孩子,80年代末90年代初 工厂企业改制、倒闭,退休的他连工资也拿不到,我父亲曾和单位的人去看望他 他颤颤巍巍的拿出几枚勋章来讲述那个战火连天的岁月……临走 还打开手绢里裹着的几元钱 要父亲他们代交党费!……我从来没有见过谷书南,但爸爸描述他:老谷 是一个高高瘦瘦的老头 佝偻的拄着拐棍 当年被美国鬼子炸的耳朵聋聋的 浑身是子弹伤疤。爸爸还听他讲过,司令动员上战场时 其实大家是寂静一片 因为每个人都知道会面临死亡 可真正到了战场 开火了 部队就会又振奋起来 豁出去似的去冲、去杀……我从没见过老谷,但当时就把他当作英雄老敬仰 希望亲耳听他讲子弹在腿边穿梭的情景和肚子被炸开肠子都流出来的 那个年代的打仗 那个用志愿军生命博来的胜利。…… 他留在大地方可能还有福利待遇,可在我们这里 在当时 没有人记得他……他生活很苦 没有孩子 没有田地 工厂发不出工资 我都不知道他怎么生活 他心里不苦吗?他还记得一年不交党费就会被退党!爸爸说厂子改制后头几年过节去看望他 带点油、面粉…感动的他老泪纵横…执忸的怕给国家添负担 但迫于生活的清苦。 我一直很敬仰他 曾经还天真的下决心 等长大了,我会去看望他 照顾他 帮他去向社会讨回他应得的一切 他太苦了。

还记得《集结号》播出时 看到谷子地 我第一个想到的人是老谷,坚信老谷就是谷子地的原形(因为确实根据考证 谷子地就是我们这个地方的一个战斗英雄。)可惜 可能只有我会想到老谷 没有人细追究谷子地是不是谷书南……而且没有人记得他 他去世了 不知道哪年

……他终究没有等到我长大,没有看见这十多二十年社会的发展……哎 即使我长大了 现在也明白了 我不是救世主 自己的生活还没搞定……

怀念老谷 这个清冷伤感的午后 我又对这个我心目中的可怜的老英雄 肃然起敬 悄然流泪---也感叹生活命运的无奈……心里杂乱被冲刷了一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