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疑患狂躁症被列车员捆绑一夜死在火车上

各网站近日出现《亲历1291次列车绑死民工事件》一帖,文中称,在9月24日开出的广州至遵义1291次列车上,疑患狂躁症的贵州籍男子曹大和因为在车上乱喊乱叫,被列车长和列车员用胶布捆住了手脚。曹在挣扎了整个晚上之后,于次日9点多的时候死去。

据悉,死者的家人在接受了铁路给出的总计12万元补偿后,10月6日,死者在家乡入土为安。


车厢里狂躁喊叫


死者名叫曹大和,贵州仁怀人,30岁,一子一女。


曹大和的弟弟曹大军称,他二哥原来挺健康的,前不久到佛山打工。才上班一天突然精神不正常,乱喊乱叫,两个同乡在问过他家人后,决定乘坐9月24日广州至遵义的1291次列车带他回老家。


同在6号车厢的成准强,事后在天涯论坛发表的帖子里回忆说,“列车开出后,我听到我的左前方座位的一位男子大声说话,但说几句后就会安静下来。列车运行中,这名男子会突然站起来,大声喊几句。列车运行一个小时左右,该男子又站起,做出要跳窗的姿态,一边大声喊叫。”


被列车员绑起来


据成准强回忆,这时候有乘客提议把曹先生绑起来,于是有人报告了乘警。乘警通知了列车长,他们马上拿来了6厘米左右宽的封箱胶布,列车长和几个列车员手忙脚乱地把曹绑了起来。


当时绑的情况是:曹的上臂和胸部连上衣被缠绕了若干圈,膝盖以下缠绕了若干圈。被捆绑以后,曹开始不断地挣扎,很快胶布开始松动。列车长看了情况后,又在曹的手腕部位、脚踝部位缠上了胶布。这些关键部位被绑以后,曹挣扎着,不断地哀求周围的人松开他的捆绑。


“整个晚上曹都是不断要求解开缠着的胶布。”另一乘客黄先生的描述是:“后半夜在他的杀猪般的叫声中多数人进入了梦乡。”


重新捆绑像裹粽子


据成准强描述,到了第二天早上7点多,他去餐厅向乘警反映了情况。但是乘警和乘务员都不同意,认为还是需要继续绑住。“这个时候曹还是活泼的。”


车过茂名,天也亮了。成说,“到了9点多的时候,列车长出现了,看见胶布松了,转身又去拿了一卷黄色封箱胶过来。我一看顿时觉得不对劲了,马上站起来反对。列车长问:跳车怎么办?伤人怎么办?对此我无言以对。”


黄先生当时跟其他同车乘客一起在围观。他看到列车长把曹大和身上的胶带又加厚加紧了几层,“像裹粽子一样”。


男子在捆绑中死去


成准强回忆,过了不到十分钟,他发现曹伸在凳子外面的脚不断地抽搐。他走过去就看到曹大和已经脸色苍白,浑身虚汗,于是马上跑到餐车对列车长说。当时列车长依然在说:“出了事,我负责!”他指着该列车长说:“好,你负责,那我一定会作证!”


说完之后,成立即跑回曹身边,向周围的乘客借了小刀割开了胶布,“但是这个时候生命已经开始从曹的身上流逝,给他喂水,他已经不能吞咽了,舌头开始变色,眼睛也不转动了。我摸他的脉搏和心跳都已经没有了,这个时候列车长才到现场。”


随后,广播不断重复说6号车厢有病人需要医生乘客的帮忙。


尸体卸在沿途车站


25日中午,火车在广西来宾站停下,卸下尸体,成准强也同时下车到派出所报案。


成准强说,当时列车方面在写交接单的时候注明的是“危重病人”时,他马上就大叫起来,说人都死了,还“危重病人”。车站方面的工作人员马上就不干了,要求列车长留下。


最后,列车长还是上车走了,因为这趟车只有这一个列车长,上级来电表示要他继续对车上1000多名乘客负责。


9月30日,死者弟弟曹大军在贵阳与铁路方面签了一个协议,签字后得到了12万元现金,曹大和的尸体随即在广西火化。目前列车长已被停职接受调查。


曹大军表示,他这两年在福建打工,对二哥的身体情况并不了解,是不是因病发猝死,他要等拿到尸检报告之后才能决定是否提起诉讼。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