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五星上将来由及全传

美国五星上将来由及全传

序----五星上将的来由及数量

1944年美国总统罗斯福为酬报他的私人参谋长、海军上将莱希(港台译为“李海”)在二战中作出的巨大奉献,准备为莱希以及马歇尔等人授衔为“元帅”。对此,时任美国陆军参谋长的马歇尔坚决反对,指出他的名字Marshall与英语“元帅”一字Marshal的发音一样,显得滑稽。其实这是他的托辞,真实的原因是他十分敬重其老上级、第一次世界大战时的美国英雄潘兴,不希望因此影响到潘兴的威信,更不希望潘兴为此而感到失落。马歇尔要让潘兴“陆军特级上将”(Generalofthe Armies)的军衔永远独享下去。马歇尔高风亮节,主动让衔一事,受到了美國M众的好评。此事因此暂时搁置起来。

随着反法XS战争的日益发展,美军在全球派出了数百万的部队,组成了动辄以10万计的作战集团,这些部队需要高级别军衔的指挥官来驾驭。另一方面,在美军与英法等盟军部队联合作战时,美军统帅的军衔低于英军,如:艾森豪威尔作为欧洲盟军最高统帅,其军衔仅为四星上将,低于其下属的英军亚历山大、蒙哥马利等的元帅军衔,不便指挥管理。出于美军与盟军联合作战的需要,有必要设立四星上将以上的军衔。

于是,在1944年年底,陆军部长史汀生搬出历史上曾用过的高级军衔“General of theArmy”和“FleetAdmiral”取名为“陆军五星上将”和“海军五星上将”,以避开潘兴的“陆军特级上将”(General oftheArmies,注意后者多了个“S”)。美国陆军部与与海军部联合商议解决了同一军衔下的排序问题。在五星上将中,顺序为:莱希、马歇尔、欧内斯特·金、麦克阿瑟、尼米兹、艾森豪威尔、阿诺德和哈尔西。12月14美国国会通过48278号公法,批准经罗斯福同意的8位五星上将。但这一法令规定五星上将仅是战时的临时级别,直到1946年3月23日通过的33379号公法才确定五星上将为永久军衔,使获此殊荣的五星上将都不存在退役问题,终身享有此衔。

当时批准的8位五星上将,分别为——

海军4位:美国战时2任总统的参谋长、第一任参联会议主席,堪称“幕后英雄”——威廉·丹尼尔·莱希;

海军作战部长兼海军总司令,有着“全能的上帝”之称——欧内斯特·约瑟夫·金;

太平洋战区司令,有着“海上骑士”之称——切斯特·威廉·尼米兹;

美国中太平洋舰队司令,有着“海上蛮牛”之称——威廉·弗雷德里克·哈尔西。

陆军4位:陆军参谋长、美国参联会议主席、美英参联会议委员,有着“祖国的托管者”之称——马歇尔;

美军西南太平洋战区总司令,有着“现代军校教育之父”之称——麦克阿瑟;

盟军远征军最高统帅,美国第34任总统——德怀特·大卫·艾森豪威尔;

美国陆军航空兵总司令,有着“美国现代空军之父”之称——亨利·哈利·阿诺德。

海军的哈尔西的授衔却未能当时就得到,由于海军最高首脑的金希望斯普鲁恩斯取代哈尔西,致使授衔一事拖至2年之后,那已是二战结束之后的事了。这军衔可真让他望穿了秋水!因此二战期间,美军实际授了7位五星上将的军衔。

有的人将美国陆军五星上将误作3位,把陆军航空兵司令的阿诺德误作了二战时期的空军五星上将,倒是情有可愿。关于阿诺德,《世界军事年鉴》(1995-1996)转载的《军事历史》(1994年第1期)“美国历史上的10位五星上将”,也把阿诺德当成了空军五星上将。4个减去1个,自然就成了3个。其实,由于美国在二战时期没有独立的空军,自然就不可能有空军五星上将,阿诺德当时为陆军航空兵总司令,与马歇尔等同时授予陆军五星上将。有趣的是,1949年5月他又在美国空军成立2年后授衔为空军五星上将。成为兼有两个军种五星上将的惟一将军。有的作者,则把阿诺德当成了2个人,一累加于是将美国的五星上将变成了10个。

有人也许会说,不是还有布莱德利五星上将么?不错,素有“大兵将军”之称的布莱德利,因战功赫赫,也是陆军五星上将,但是在二战结束5年后的1950年9月20日。所以,二战中美国的五星上将只能说有7位,若是换个时间限定词“二战时期”的话则不妨说成是9个。


设置“五星上将”的动议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后期,由于英国和苏联政F均给战绩显赫的将领们授予了元帅军衔,美国政F也打算在自己的军队中设立与之对应的军衔,以授予那些驰骋疆场、功勋卓著的高级军事将领。但提交国会批准的为陆军和海军的最高司令官们晋升军衔的提案,在

美国朝野却引起了广泛的争论。

1944年1月初的一天,罗斯福总统的私人参谋长、海军上将莱希(Leahy)突然宣布说总统将提高他的军阶,即提升他为“海军五星上将”。莱希说,同样的军衔也将授予参谋长联席会议的其他成员。几天后的1月13日,一位海军上尉通知陆军人事局长,国会议员、众议院海军事务委员会主席卡尔·文森不久将提出一个由海军部上送的议案,该议案建议设置两个新的军阶,即海军六星上将和海军五星上将。此军阶计划授予莱希和海军作战部长欧内斯特·约瑟夫·金(King)为六星上将,授予切斯特·威廉·尼米兹(Nimitz)、威廉·弗雷德里克·哈尔西(Halsey)和大西洋舰队司令罗亚尔·伊森·英格索尔(Ingersoll)为五星上将。总统部分同意了这个议案,并建议陆军部同样也要为陆军将领晋衔。

消息传出后,有人提出应像英国一样,采取“元帅”这一军衔。这样不仅在叫法上更习惯些,而且也便于和英军以及其他国家军界的交往。作为一个军人,“六星上将”或“五星上将”军衔是很诱人的,特别是陆军参谋长乔治·卡特利特·马歇尔(Marshall)将军,曾经为一颗将星奋斗了那么多年。但他却对这整套计划深为不满。他当即表示不愿接受六星上将(元帅)之衔。华盛顿的一些专栏作家暗示说,马歇尔所以反对这个计划是因为他不喜欢“六星上将”这个称号。但现在较为流行的一种说法是,马歇尔公开提出如果把他称作“马歇尔元帅”[英文中“元帅”(Marshal)一词同“马歇尔”的发音刚好相同],就等于在叫“马歇尔马歇尔”,这听起来未免有些滑稽。然而,马歇尔对此持否定态度的真正原因,却是他出于对自己年迈的恩师--约翰·约瑟夫·潘兴(Pershing)将军的景仰之情。他认为像“陆军五星上将”和“陆军六星上将”这样的军衔可能会贬低潘兴将军所独有的“陆军特级上将”(General of the Armies)军衔。他不愿自己的军衔超过绰号“铁锤”的潘兴将军,他认为潘兴才不愧是美国当代最伟大的军人,如果那样做,将伤害老将军的感情。

后来,马歇尔这样解剖自己的内心世界:“我一点也不想得到什么晋升。我不需要这样。英国方面的陆军参谋长早已晋升为陆军元帅了,所以,无论如何都比我的军衔高。我认为我不需要这个军阶,我不想把这类的议案提交给国会。我只想到国会去时能穿上干净的衬衫就可以了,除此之外我没有任何野心。有我现在的军衔我已经可以得到我想得到的一切了。但是别人完全曲解了我,有人说我之所以不同意是因为我不喜欢这个军阶的名称叫法(丘吉尔先生曾就此事给我开过玩笑)。我一点也回忆不起来我曾经有过这方面的意见。”

马歇尔认为,在战争的这个阶段晋升军衔是不必要的,甚至说是令人难堪的。进一步提升他和亨利·哈利·阿诺德(Arnold)将军的军衔将使得他们的前辈潘兴将军的军功得不到合理的褒奖和应有的尊敬,这一点不久就由马歇尔的一些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同事们表达出来了。潘兴战时的参谋长、退役中将詹姆斯·格思里·哈博德正在努力四处游说以扼杀此项动议。由于错误地以为马歇尔将军也在支持此项议案,哈博德写信给众议院军事委员会的沃兹沃思说,假如这样的话,那么对军队的前辈将军乌利斯·辛普森·格兰特(Grant,1822年-1885年)、威廉·特库姆塞·谢尔曼(Sherman,1820年-1891年)、菲利普·亨利·谢里登(Sheridan,1831年-1888年)和潘兴来说就没有任何公正可言了。不仅如此,他还企图说服《纽约人》杂志的编辑撰文攻击该项动议,说现任陆军参谋长试图以贬抑其前任为代价来提高自己的身价。马歇尔将军已经开始担心潘兴认为他从前的助手正在失去对他应有的尊敬。

潘兴与马歇尔的关系非比寻常。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潘兴就非常赏识马歇尔。在1938年的春天,78岁高龄的潘兴病倒了,马歇尔前来探望。望着自己最得意的助手,老将军若有所思地说:“乔治,总有一天,你也会像我一样当上陆军特级上将的。”马歇尔立即满怀敬意地回答:“美国只有一个人有资格获得陆军特级上将军衔,那就是潘兴将军。绝不可能再有另一个人!”听到马歇尔的肺腑之言,潘兴顿时热泪盈眶:“谢谢你,乔治!”

马歇尔谦让军衔的举动,赢得了举国上下的盛誉。美国一位著名的广播演说家在广播里说:“事实证明,这支为自由而战的伟大军队是世界上穿得最棒、伙食最好、待遇最高的军队。它的组织、训练和装备水平决非出于偶然,而是显示马歇尔天才、自强不息以及近乎超人的远见卓识和领导才能的一块丰碑。这样一位军人是不需要元帅权杖的。”

但提升军衔是形势所需。1944年9月中旬,晋升五星上将这个问题又缠扰陆军部长史汀生和马歇尔了。由于对海军一直情有独钟的罗斯福总统这次一定想要国会通过这一法案,史汀生也只好于9月3日表示同意。为了使潘兴的朋友们对此不至于过分反感,史汀生和陆军副参谋长麦克纳尼将军写出了一份用词巧妙的决议,他们商议将五星上将军衔取名为“陆军五星上将”(General of the Army),这样潘兴将军仍可享有独一无二的“陆军特级上将”军衔。史汀生做出了这个姿态之后,前往沃尔特·里德医院,向住在这里的这位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军事领袖祝贺他的84岁寿辰。翌日,他宣布了他的与国会的新军衔法案相一致的意见。

此时已到战争后期,美国的武装力量急剧膨胀,最高兵力达到了1200多万,竟出现了25万人以上的庞大集团军和250万人以上的集团军群的超大规模兵团组织,需要有更高一级军衔的指挥官来实施指挥。另外,在与盟军的联合行动中,联军统帅主要是依据军衔来确定其地位和权力的。因此,各盟国之间军衔等级设置的相对统一就显得十分重要了。于是,在经过一番曲折的立法程序之后,美国参议院于1944年12月11日通过了众议院的一项法案,同意批准由总统任命4名“陆军五星上将”和4名“海军五星上将”。

12月12日,陆军副参谋长汉迪将军与海军商议解决了按军衔高低进行排位的顺序问题。在五星上将中,莱希上将排位第一,马歇尔第二。然后依次是欧内斯特·金、麦克阿瑟、尼米兹、艾森豪威尔、阿诺德和哈尔西。

总统罗斯福立即授予他们(哈尔西被排除)“五星上将”军衔,新的上将名单于12月15日在参议院完成了立法和批准的程序。从此,美国正式设立了等同于欧洲盟军元帅衔的“陆军五星上将”和“海军五星上将”军衔。不过,在当时美国的军衔体制中,永久最高军衔只是中将,因为此时的“四星上将”和“五星上将”都还只是临时军衔。

许多人,包括一些议员在内,对于未授予哈尔西为第四名“海军五星上将”表示惊异。这是因为当时由于海军最高指挥官欧内斯特·金上将不愿看到哈尔西晋升、而金上将所中意的中太平洋舰队司令斯普鲁恩斯海军上将未被晋升,所以推迟了第四名“海军五星上将”的上报。哈尔西在战争结束之后才被晋升为“海军五星上将”。

当时被授衔的8位五星上将,他们或是独当一面的帅才,如马歇尔、欧内斯特·金、麦克阿瑟、尼米兹、艾森豪威尔等;或是勇猛善战、屡建战功的名将,如哈尔西等。而莱希呢?论战功,他功绩平平,论指挥才能,他基本上没有指挥过什么战役,但罗斯福还是把五星上将的军衔授予了他。同其他五星上将相比,莱希的经历更多的是集中在军事决策和外交上,他把大部分的精力用于一些琐碎而平庸的事务上。

设立五星上将的消息受到美国军界要人的一致欢迎,它为五星上将指挥下的人的晋升开辟了道路,但也让某些人不满。被提升为五星上将,曾使麦克阿瑟激动不已,但这种激动很快就消失了,他未免有些忿忿不平,他不满于艾森豪威尔竟也被授予五星上将(在麦克阿瑟出任陆军参谋长和驻菲律宾军事顾问时,艾森豪威尔只是他的助理)。尽管他认为艾森豪威尔很有才华,但纵有才华,也不能和自己相提并论。“怎么能和我平级呢?”他在心里嘀咕着,耸耸肩膀,轻蔑地说:“艾克嘛,只是个办事员的水平。”

12月16日,艾森豪威尔接到了晋升军衔的通知,他当天就在自己的肩章上增加了一颗星。但按法令,他要到12月20日才能正式接受这一军衔。12月19日,尼米兹宣誓就任五星上将时,心情十分激动。爱戴他的水兵们推举金属学专业毕业的士兵为务一颗新的领章,他为此惊奇而高兴。他们把旧领章上的星摘下来,把五颗星排成了一圈。尼米兹无法掩饰兴奋的心情,他佯装眼花,开玩笑地说:“好大一会,我才看见了星星。”12月25日,尼米兹飞到菲律宾莱特岛,与麦克阿瑟商讨下一步的作战问题。麦克阿瑟看到尼米兹已经先于自己佩戴上了五星领章时,他脸色倏然一变,不禁有些恼怒。当晚,他命令他的副官务必在第二天一早为他准备好一副五星领章。于是,麦克阿瑟的工兵主任斯维德鲁普根据塔克洛班(麦克阿瑟司令部所在地)当地的习惯,获得了用6个其军队在麦克阿瑟指挥下的国家的硬币熔化铸成的新领章。这6个国家是美国、英国、澳大利亚、新西兰、荷属东印度和荷兰。圣诞节的第二天,在司令部举行的简单仪式上,参谋人员把新领章钉在了麦克阿瑟的衣领上。

1946年3月,“美国现代空军之父”阿诺德将军因积劳过度而主动退休。就在他退休的第二年,美国国会通过《国家安全法》,正式批准陆军航空队脱离陆军,组建独立的美国空军。自此,美国空军成为了一个独立的兵种。这个消息使阿诺德欣喜若狂,他终身为之奋斗的理想终于成为现实。但当时阿诺德将军的军衔仍为陆军五星上将。直到1949年5月,阿诺德将军的军衔名称才变为空军五星上将(General of the Air Force)。

1950年9月初,美国总统哈里·S·杜鲁门决定晋升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奥马尔·纳尔逊·布莱德雷(Bradley)为陆军五星上将。他把给布莱德雷增加第五颗星的议案提交国会讨论,立即得到了参众两院的批准。9月18日,杜鲁门当着布莱德雷的面,签署了这项方案,并把签署这项议案的自来水笔赠给了布莱德雷的妻子玛丽。9月22日,布莱德雷在白宫宣誓,接受陆军五星上将军衔。杜鲁门主持了宣誓仪式,亲自将新的五星徽章钉在布莱德雷的肩章上。他对此“喜不自禁而又十分认真”,一位《纽约时报》的记者这样写道:“从裁缝的角度看,这活干糟了”,杜鲁门把徽章钉歪了。《纽约时报》的这篇报道最后说:“陪同布莱德雷的某个上校用军事教官的目光观看着这个钉徽章的游戏,没有表示赞赏。然而他是个谨慎的人。当布莱德雷将军走出总统办公室时,他让他停下来。他摘下肩章,重新排列那五颗星,排列得像西点军校一个班的学员那样整齐。”这样,布莱德雷就成为参加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最年轻的也是最后一位被授衔的五星上将。

对于布莱德雷升任五星上将,美国军界反响强烈。许多军界要人用各种方式纷纷表示祝贺,艾森豪威尔发来贺电:“我今天早上刚听到你被提升的消息。你早应得到这一荣誉。忠实和敬仰你的朋友向你表示祝贺和良好的祝愿。艾森豪威尔。”当时正在日本驻防的盟国驻日本占领军最高司令麦克阿瑟听到这个消息后,先是惊讶,继而是轻蔑,他以他那特有的刻薄作了如下的评价:“他?怪事!”的确,在美国的“元帅”级上将中,潘兴是陆军元老,马歇尔是战时主帅总揽全局,艾森豪威尔负责欧洲战场,麦克阿瑟坐镇太平洋战场,都是独当一面的大将,可布莱德雷在美国军界,一向有“窝囊”将军的名声。

但从"大兵将军"布莱德雷的戎马生涯来看,他仍不失为大将之才。麦克阿瑟一向就非常傲慢和目空一切,他甚至对马歇尔和总统杜鲁门都有非议,他的这种做法也就不足为奇了。

如果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马歇尔等人退休后就回到他的永久军衔少将衔,并根据他在陆军服役的成绩领取退休金。但是杜鲁门总统在1948年提请国会把五星将军的军衔永久化了,莱希、马歇尔、金、麦克阿瑟、尼米兹、艾森豪威尔、阿诺德、哈尔西、布莱德雷等人退休后保留现役陆军五星上将或海军五星上将军衔,支领全薪,享受五星级的一切福利待遇。杜鲁门还规定每人应有一套政F提供的办公室,一位助理,一位秘书,一位勤务兵。建立永久五星军衔的法律还规定,1944年12月关于暂领五星军衔者优先次序的规定依然有效。海军上将莱希是海军的首席五星军官,马歇尔则是陆军的首席五星军官,两人的优先权一直保留到逝世。

美国的"五星上将"处在哪一个级别

需要说明的是,在美国现行的军事体制中,五星上将(General off the Army、Fleet Admiral 和General of the Air Force)是美国军队的最高军衔。但五星上将在历史上却不是美国的最高军衔。在潘兴将军逝世之前,美国的最高军衔是General of the Armies, 有人将其译为"陆军特级上将"。该军衔最早设立于1799年,原拟授予开国元勋乔治·华盛顿(1732年-1799年),但华盛顿没有接受。1802年,国会取消了这一军衔。在华盛顿逝世两百年之后,美国国会于1976年又通过法令,把华盛顿提升为六星上将,使其高于任何其他美国将军,以表彰他的开国功勋,并规定只有华盛顿一人独享此殊荣。

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美国的总兵力由战前的17万多人,骤增到470余万。1919年9月1日,美国驻欧远征军总司令潘兴将军乘坐美舰"巨鲁"号返回纽约。此时,潘兴率部队离国赴欧整整两年零三个月。远征军举行了盛大的庆功阅兵式,他们穿过彩带飞舞的百老汇大街,纽约市民倾城而出,迎接凯旋的将士们。随后,潘兴又带领25000名远征军浩浩荡荡地沿宾夕法尼亚大街交往白宫。美国国会为了表彰潘兴将军几乎从无到有地创立了这个庞大军事体系的卓越功勋,又重新设立了General of the Armies 衔,使它与欧洲国家的元帅同级。满怀激情的国会议员们即投票决定,于9月3日形式授予潘兴为General of the Armies。后来,美国《公法》第415条规定,在潘兴逝世后,即停止使用这个军衔。潘兴于1948年去世后,这个军衔也就没有再颁授予他人。但前苏联和我国的一些人却将General of the Armies错误地翻译为陆军五星上将。因此在我国目前浒的说法中,认为美国历史上共有10位五星上将,并把潘兴排在第一位。

General of the Army军衔最早设立于1866年7月25日,当时授予了格兰特将军,后来又先后授予谢尔曼将军和谢里登将军。但在设立这一军衔以前,联邦政F授予的最高军衔为中将,因此,此时的General of the Army只应被看作是比中将高一级的军衔即上将。这三位General of the Army去世后,国会就取消了这一军衔。

与格兰特同属南北战争时期最负盛名的美国海军司令戴维·格拉斯高·法拉格特(Farragut,1801年-1870年)于1866年7月25日成为海军上将(Admiral),当时,这一衔级与格兰特的General of the Army对应。法拉格特于1870年死后,戴维·狄克逊·波特(Porter,1813年-1891年)成为海军上将,史蒂芬·G·罗万成为海军中将(Vice Admiral)。但他们死后,这两种军衔便被废弃了。美国内战时期,南方邦联唯一的一位海军上将是富兰克林·布坎南(Buchanan,1800年-1874年),他是于1862年8月被授予的。美西战争之后,国会于1899年3月3日通过特别法案,设立联邦海军上将(Admiral of the Navy),这一军衔是特为乔治·杜威(Dewey,1837年-1917年)将军设置的。杜威是美国历史上唯一得到过这一军衔的美国海军军官。但也有人将Admiral of the Navy 这一军衔错误地翻译为"海军五星上将"。

也有人认为:1944年底美国在"上将"军衔之上增设了最高一级军衔,即我们平常所称的"五星上将",其实就是美国的元帅军衔。我国将这佩带五颗星徽的最高一级军衔译为"五星上将"(five-star general),应该说是不准确的。因为美国并未把"上将"区分为"四星级"和"五星级",英文字面上并没有"五星上将"的意思,也就是说,佩带五个星徽者不是上将级而是高于上将衔级,即元帅。而西方其他国家也均将自己的元帅军衔和美国的五星上将划为等同,如英国。在中國"五星上将"的译法来源于K日战争后期,当时國M党军队的上将衔分为特级上将、一级上将、二级上将,肩章上分别佩带5、4、3颗星徽,俗称“五星上将”、“四星上将”、“三星上将”,而美军元帅的军衔标志是5颗星徽,于是译者也就将美国的军衔套译为“五星上将”、“四星上将”了。因此,美军的“五星上将”不过是人们的通俗叫法而已(本文也权且按这样叫法)。其实,有些国家(如日本)就把美国的最高军衔译为元帅,中國T灣目前也称美国佩带5颗星徽的将领为元帅,如潘兴元帅、马歇尔元帅、麦克阿瑟元帅、艾森豪威尔元帅等。

然而,还有一种观点认为,美国的五星上将并非元帅。由美国将衔发展的历史也可以看出,从准将到少将、中将、上将和五星上将,是一步一步演进而来的,而不是一次性投立的。它们之间有着递次演讲的关系,因此海军五星上将和陆军五星上将仍属于将官之列。空军作为一个独立军兵种成立较晚,可以看作等同于陆海军。另外,由将官的军衔标志也可看出来。美国三军的准将、少将、中将、上将及五星上将,分别佩一星、二星、三星、四星和五星,其他国家的元帅和将军之间佩带的标志则有着较大的差异,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五星上将仍属将官之列。

前苏联将自己的大将、军兵种元帅与美国的五星上将相对应,也就是军兵种主帅、苏联元帅、苏联大元帅均比美国的五星上将要高。而美国将自己的五星上将与苏联元帅相对应,四星上将与苏联的大将、军兵种元帅相对应,与联苏大元帅、军兵种主师无对应关系。两国的观点均极力将对方的军衔压低一级,从而在军衔对应上对自己有利。应该说,两国的观点都有一定的道理。不过,比较而言,美国的观点从客观上看,似乎更合理一些,大多数国家也比较接受美国的对应关系。按美国的观点,苏联的军兵种主帅比美国的五星上将要低半级,也就是说,苏联的军兵种主帅低于苏联元帅“半格”。

西方国家均将美国的五星上将同别国的元帅划为一格,而苏联也视英、法等国的元帅和苏联元帅同级。因此,美国的五星上将应与苏联元帅相对应,而不是对应大将。实际上,有人认为按其授衔标准和规格,五星上将就是美国的元帅衔。

在美国10大五星上将(把潘兴也算在内)中,其实可以分出两大“系统”。一个是陆军系统(阿诺德最初授衔为陆军五星上将,后来才改为空军五星上将),一个是海军系统。

陆军系统以潘兴为主,后来的马歇尔、麦克阿瑟都曾是他的部下。而布雷德雷、艾森豪威尔则是得力于马歇尔的举荐,而阿诺德则是马歇尔的好朋友,可以说都同潘兴有着或多或少的关系。

在海军系统中,关键人物则是罗斯福。海员出身的罗斯福对海军情有独钟。他担任总统后,是美国战时三军统帅,更是独揽海军大权。莱希、尼米兹、金和哈尔西都同罗斯福有着较为密切的私人关系,他们的升途除了自己努力的因素外,都离不开罗斯福的提携。

在美国10大五星上将中,目前以个人名义命名的航空母舰,只有尼米兹和艾森豪威尔。除马歇尔之外,其他的5名陆军和空军五星上将都毕业于著名的西点军校;4名海军五星上将都毕业于著名的安纳波利斯海军军官学校。

10名美国五星上将授衔时的平均年龄为61.3岁。最年轻的是艾森豪威尔,仅仅54岁;最年长者是莱希,69岁。不足60岁便获此军衔的还有布莱德雷(57岁)、阿诺德(58岁)、潘兴和尼米兹(59岁)。

随着布莱德雷于1981年4月8日逝世,美国的10名五星上将已经全部逝世,这一衔级目前空缺。他们的平均年龄为80.2岁,其中潘兴和布莱德雷终年88岁,莱希和麦克阿瑟次之,84岁。逝世时最年轻的是阿诺德,64岁。1959年是美国五星上将的厄运之年,这一年就有3位五星上将逝世,他们是莱希(7月20日)、哈尔西(8月16日)和马歇尔(10月16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