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金融危机开辟“中国时代”?

当华尔街引发的金融危机如海啸般在全球奔腾的时候,西方诸国展开了自救措施,欧盟经磋商紧急出台了相应对策,但从已显露的迹象看,其成员国却是各扫门前雪。于是,世界舆论出现了少有的热捧中国现象:其一,全球首富斯利姆表示:“中国现在是能出手解决危机的最重要国家。”;其二,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称,中国在重建全球经济上的地位至关重要;其三,英国媒体预测,美国失去了世界经济的控制权,金融权力将向中国转移。言外之意,无非是希望中国充当一次“救世主”的角色。


有分析人士认为,中国可能拿出2000亿美元认购美国的国债,协助美国渡过难关。原因基于两个方面:一是希望借此缓解西方对中国的政治压力,同时增加与美国的各方面谈判筹码;二是不愿意看到美元贬值,那将意味着中国市场泡沫彻底破裂,多年苦心经营的成果会毁于一旦。这样的分析有借题发挥之嫌,因为美元汇率的稳定不仅有利于中国,也有利于整个世界经济的健康发展。所以,在美国众议院通过7000亿美元救市方案后仅8小时后,中国人民银行就率先发表声明表示欢迎,表明愿与美方加强协调配合,又希望各国共同维护国际金融市场稳定。因此,开始有人惊呼:中国准备扔一个2000亿美元的肉包子。


所谓“肉包子”,当然蕴含着“有去无回”的寓意。抛开其中的戏谑成分不说,应该看到,如今的中国的确已堪称“经济大国”,所持有5187亿美元的国债,占美国26,764亿美元国债的19.3%,实际上是美国的最大债权人。这说明,中国经济经过30余年的快速增长,已经成为目前世界不可小觑的力量,在波及全球的金融危机面前,中国每一个动作都会直接影响美国救市的成败,也会间接左右世界经济的走向。

毫无疑问,美国金融危机说到底是资本放纵的结果,昭示出片面追求经济利益的巨大危害性。幸好美国还可以把资本恶魔关在一个法制的笼子里,即使让纳税人为无良的资本家埋单,也要经过严格的论证和表决,否则资本就会露出嗜血的本性,使美国救市变成祸国殃民的悲剧。当然,从国会通过的救市方案看,聪明的美国人没把资本恶魔放置在本土,而是准备进行一场“海外决战”。近期欧洲大型金融机构频频告急、亚太股市遭受重挫、国际油价暴跌……说明了美国正利用美元的核心优势,打一场“全球一体化”的金融战争。


究竟是主动出手帮助美国救市,还是被动卷入其中为美国掏腰包?这个问题已经活生生摆在了各国政府的面前。既然“欧版”的救市措施是要“某些冒险者付出代价”,就意味着美国可能把“主战场”移到亚太地区,日本和中国究竟谁去扮演“救世主”的角色,无疑是国际社会普遍关注的焦点。相对于日本而言,华尔街暂时的混乱让中国在国际经济中的作用显得更重要,主要是因为现行的体制可以立竿见影使西方如愿。但就中国目前的经济实力看,即使参与全球救市,恐怕也不可能达到西方的期望值。


事实上,化解目前的国际金融危机,不是参与不参与美国救市那么简单,也不是斯利姆和陆克文先生说的那么乐观,虽然从表象看中国出手救美已成定局,问题在于中国将选择哪种方式出手,这需要超强的政治智慧和战略眼光。中国从一穷二白发展到全球第三大经济实体,仅经过了半个多世纪积累,其中负载着多少磨难和艰辛只有中国人才能体会到。由于人口众多,底子较薄,国内深层次的社会问题尚未得以根本解决,如教育、医疗、就业、养老等仍诉说着民生的艰难。尤其近年以来,天灾人祸接踵而至,物价持续增长,大部分人在经济重压下疲于奔命。在这样的状态下,如果去发扬“国际主义精神”显然有悖常理,借用经济学家吴敬琏的话说,就是“凭干硬苦力活当美国的债主危险性很大”。


当然,美国金融危机也有多重属性,起码验证了《资本论》的正确,只是马克思阐述了资本的罪恶及作用,没有特别强调资本带来的巨大利益和驱动力。而在现实的经济形态中,以美元为主导的世界经济格局,使美国的“经济制裁”往往比一场战争更可怕,它可以摧毁人类社会一切道德规范,也可以让自己标举的“自由、民主”旗帜成为杀人的利器。这是资本拥有者的优势,在表现出“有益”的同时,也表现出了“罪恶”的一面。如果希望改变这个残酷的现实,就需要智者在这一巨大矛盾体中找到相对的平衡点。


哈佛大学教授弗格森近日在《华盛顿邮报》撰文说,这场危机大大削减了美国称霸全球的可信性,中国有望于不足20年内超越美国。这使些中国人得到了一次极大的精神抚慰,似乎华尔街危机已经开辟了一个“中国时代”。其实,中国能不能超越美国,不在于是否拯救国际金融危局,而是能不能汲取美国的经验教训和正视自己的制度缺陷,进而增强经济、文化、政治的抗风险能力。也只有这样,中国才有可能真正步入强国行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