冈村曾打算招募十万日军精兵保卫台湾

蒋介石“请”根本“帮助中国”

日本人于1946年11月25五日完全撤离台湾后,再次看到日本人的踪影,已是3年后的事,他们是赋予保卫台湾任务的白团陆海军官。


蒋介石多疑深谋,他并无意信任美国,知道美国是唯利是图的国家,如认为伙伴无益便毫不客气加以除掉或抛弃,旋与新伙伴握手;故对离开大陆逃入台湾的他,究竟能维持多久的友谊,显然值得怀疑。


1949年5月,蒋介石特使访问东京郊外鹤川町的根本博寓所。根本是陆军中将驻蒙日军司令官,因华北日军司令官下村上将转任陆军大臣赴京,乃接任该军职。蒋介石“请帮助中国”的亲笔函打动了根本。他在5月8日扛一支钓具消失踪影。


他的台湾之行一路上倍尝艰辛。美军占领下的日本,人民皆严禁出国,他在美军与海上保安厅警戒中,从九州南部搭20顿小船“捷真丸”出航,遇到台风袭击,在基隆港被误认为间谍,差一点被枪毙而入狱一个月。出家门两个月后,他终于会见蒋介石与台湾省主席陈诚,当时因根本以“你”呼蒋,挑起随从警卫人员愤慨,手摸腰间手枪想加以威吓,蒋微笑安抚后才做罢。


第二天,根本、蒋、汤恩伯三人在台北郊外阳明山的“总统”别墅恳谈。汤将军表示希望根本到第五管区司令部指导作战,蒋要求根本能谅解答应。根本同意“尽犬马之劳”,以陆军中将林保源的官阶与姓名正式成为“国民政府”军干部。


根本等一行7人的秘密出国所需旅费、船费等,皆由贵族院议员明石元长男爵资助。他是第7任台湾总督兼军司令官陆军上将明石元二郎的公子。由于其父亲在1919年10月亡故,埋葬于台北市中山区三枚桥墓地,他绝不接受台湾落入解放军统治,所以才热情支助根本。


根本为金门战役献“奇计”


解放军迅速南进,抵达福建南岸,集结于厦门,1949年10月25日夜晚开始登陆金门岛。“国军”在根本指挥下,阻止了解放军登陆,当时根本的部属中一位日本青年死亡,现被祭祀于“忠烈祠”。


战后根本为金门战役写报告给蒋介石:


金门岛作战报告书 根本 博


1949年10月,共军蜂拥进攻厦门、鼓浪屿的对岸,趁黑夜强行登陆作战。守军是依照本人与汤恩伯将军的作战计划部署的曹福林将军的2师与福建绥靖部队。但是,守军受决死敢行登陆的共军压迫半数伤亡,半数不得不撤退。


10月24日,共军趁势进攻“国军”福建作战的据点??大金门岛。守军以汤总司令警卫队一团,台湾派遣新编一师及来自汕头的“中央军”2师与共军对峙。


最初“国军”采取水边作战,不让共军一兵一卒登陆的方针,但共军敢死队登陆,冲突激烈。万一守备阵线的一角被突破,该作战就可能瓦解,故本人拟定以最小限度冲突可收最大效果的奇计。


先让共军全部登陆,“国军”布阵从海岸移到后方,并使装备石油与火柴的突击部队隐藏于坑洞。


决战时刻终于来到。锐气勃勃共军搭百只相连帆船到金门岛,壮烈冒死敌前登陆。“国军”全员转为总攻击时,汤军突击部队放火烧86只帆船切断敌军退路,同时使增援部队不可能后续登陆。登陆的共军完全被包围。


但是,本人接到进攻古宁头的共军登陆部队顽强抵抗的情报。古宁头是金门岛的村庄,虽然欲加以攻击,又顾忌会伤害居民。因此,本人建议解除包围阵线的一角,放开共军通达海岸线的退路,一面令海军待命。


共军以为包围阵线的一角突破,向海岸退却。汤军立即加以追击。逃到海岸的共军受到来自水陆的夹击。“国军”终击溃3万3千人(原文如此)的全部共军。


台方称根本是“战争之神”,蒋介石深为感动。林保源中将即根本博,可以说代表日军报答二次大战结束时蒋介石的恩情。


1949年10月31日,胡琏上将到金门任防卫司令,汤恩伯司令与林保源中将凯旋台北。偏巧这一天扮演下一位主角的白团团长白鸿亮抵达台湾。从此开始白团活跃的时代。


汤恩伯“师事根本”


14年后的1963年,美军顾问团劝告蒋介石放弃金门岛,理由是拘泥战略上无意义的小岛,浪费国力不合理,他不同意;同年10月30日到金门岛,第二天在岛上过生日。金门岛是反攻大陆的据点,政略上绝对不能放弃的岛屿,也是战胜的纪念碑。


过去在大陆对共战斗从未胜利的他,也由此产生信心。汤恩伯将军在根本回日之际,赠送根本如下感谢状:


义薄云天


民国38年正值我国大局慌乱之秋,根本先生以中日唇齿相依,更感于总统蒋公之刚正恢宏,毅然来赴,与恩伯朝夕相聚,出入金门、厦门、舟山各岛,危难生死置之度外,此种崇高之义侠精神,实可天地间之久长,当敬根本先生归国之行,特书数字以留纪念并志景仰根本先生雅存


汤恩伯


根本将军作为汤上将之客,蒋介石之友,在台3年之后,1952年6月25日回国。汤恩伯是蒋介石直系爱将,战争中闻名的人物,日本陆军军官学校第39期毕业生,1900年出生,比根本年轻10岁。根本的意见透过汤恩伯受到重视,汤恩伯师事根本。1954年汤恩伯为治疗胃癌特别赴日,根本闻讯立即赶赴医院,并在病床旁照顾他,直到其6月底逝世。根本于1966年5月24日逝世,享年75岁,葬仪场见到蒋介石、张群、何应钦上将送花圈敬挽。(选自谢森展、古野直也著《台湾代志(上)》第11章《白团保卫台湾》。

根本博到台湾后,老蒋又惊又喜,原来老蒋根本没发什么「密令」,这「密令」是投共之前的北平傅作义将军发的。据根本博回忆录说,他们七人到基隆后,台湾当局不听美国海军的解释,以致他们被扣押了一个月。尤其晋见老蒋之前,通知他们理发沐浴更衣时,他们都以为会被枪毙了。结果老蒋召见后,令曹士征在日本致送他们七人家属补助金,并请他们立刻赴金门协助汤恩伯。


根本博一行人的行动,被港日媒体大幅报导,连美国「芝加哥论坛报」也转述。最夸张的有「蒋在日本招募十万义勇军协防台湾」、「蒋在日本招募义勇航空队协防台湾」,当时日本军人回国后,不但生活无着落,美军也不准他们从事公职,社会也瞧不起这些战败的军人。根本博的新闻一出,日本回国军人(尤其是空军),一大堆人挤到驻日代表团要报名,震动了盟军总部。


结果根本博一行人的新闻,让盟军加强安检,原本老蒋与冈村宁次的布局也被牵连,「义勇军」胎死腹中,缩水成了由化名「白鸿亮」的富田直亮少将组成「顾问团」,也就是一般人熟知的「白团」。


金门古宁头战役国军大获全胜后,根本博又协助汤恩伯防守舟山群岛。虽然根本博比起其它军事顾问不同,他是直接参战、功劳很大,而且官阶辈分都比富田直亮高,但「白团」成员一起抵制他,更严重的是为了防守舟山群岛,他赴日本以「渔捞」为名,买了33艘机帆船,却因一位前海军中将在口角时杀了一个流氓,引起日本海上保安队的追捕。

最终报名人数超过10万人。惊动了盟军总部。总召集人冈村被麦克阿瑟将军约谈训诫。这场十万大军保卫台湾的闹剧才收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