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战神”林保源大破pla28军的故事

1949年4月共军渡江后,刚被遣送回国的北支派遣军司令官根本博中将(Nemoto Hiroshi),家中来了一位台湾青年访客,他自称叫「李鉎源」,交给他一封中华民国已下野总统蒋介石的亲笔函,蒋以国民党主席的名义,请他来华协助风雨飘摇的「国民政府」。


根本与蒋是北伐时期的旧识,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时,苏军南下攻打驻蒙日军,共军也趁国军来到前要接收日军,第一军元泉馨少将干脆率军先投了阎锡山,这批日军日后先助阎守太原,太原城破后,残部又帮共军南下「解放」,但这些详情日后另外再发主题。

总之,在如此艰难的情况下,根本博得到老蒋的协助,顺利将35万部队与45万日侨遣送回国,自己也免于「战犯」追诉。据根本博回忆录说,战后老蒋在书房里召见他时,侍卫长商震上将、战区司令官孙连仲上将都站着,老蒋却拉着他的手请他坐下,没有一丝战胜国的骄傲,让他感激在心。因此一接到蒋的「密令」,立刻召集旧属,准备赴华「报恩」。


根本博在五月初化名「林保源」,率化名「周志澈」的吉川源三中佐(陆士41期,陆大44期)、化名「宋义哲」的浅田哲大尉(陆军航校教官)、化名「陈万全」的冈本秀俊少尉(干部候补生)、化名「刘台源」的中尾一行曹长(下士)、化名「林良材」的吉村虎雄与化名「刘德全」的照屋林蔚(浪人),一行七人准备偷渡到上海。


但船还没出发,汤恩伯就准备弃守上海,根本博于是转赴台湾,但在日本九州时,竟被美国宪兵逮捕,然而经过一番「表白」,美军不但放行,还派一日裔美军随行保护。根本博就搭乘90吨重的机帆船「捷真丸号」南下,不料又遇台风,「捷真丸号」在琉球海域沉没时,被美国军舰救起,经过一番详查,美军竟在6月10日将他们7个日本浪人,用军舰送到基隆。


根本博到台湾后,老蒋又惊又喜,原来老蒋根本没发什么「密令」,这「密令」是投共之前的北平傅作义将军发的。据根本博回忆录说,他们七人到基隆后,台湾当局不听美国海军的解释,以致他们被扣押了一个月。尤其晋见老蒋之前,通知他们理发沐浴更衣时,他们都以为会被枪毙了。结果老蒋召见后,令曹士征在日本致送他们七人家属补助金,并请他们立刻赴金门协助汤恩伯。


根本博一行人的行动,被港日媒体大幅报导,连美国「芝加哥论坛报」也转述。最夸张的有「蒋在日本招募十万义勇军协防台湾」、「蒋在日本招募义勇航空队协防台湾」,当时日本军人回国后,不但生活无着落,美军也不准他们从事公职,社会也瞧不起这些战败的军人。根本博的新闻一出,日本回国军人(尤其是空军),一大堆人挤到驻日代表团要报名,震动了盟军总部。


结果根本博一行人的新闻,让盟军加强安检,原本老蒋与冈村宁次的布局也被牵连,「义勇军」胎死腹中,缩水成了由化名「白鸿亮」的富田直亮少将组成「顾问团」,也就是一般人熟知的「白团」。


金门古宁头战役国军大获全胜后,根本博又协助汤恩伯防守舟山群岛。虽然根本博比起其它军事顾问不同,他是直接参战、功劳很大,而且官阶辈分都比富田直亮高,但「白团」成员一起抵制他,更严重的是为了防守舟山群岛,他赴日本以「渔捞」为名,买了33艘机帆船,却因一位前海军中将在口角时杀了一个流氓,引起日本海上保安队的追捕。


根本博的行动不够保密,以致连累冈村宁次也被盟总麦克阿瑟约谈,而中国代表团团长朱士明也收到盟总的警告,招募「义勇队」计划胎死腹中,让老蒋非常不满,于是先遣送其它六人回日本。而化名「周志澈」的吉川源三中佐,又侵吞了其它几人的安家费,在日本成了重大新闻。老蒋担心连「白团」也没有优秀的日本军人来参加,终于一怒之下,将根本博也遣送回去。


根本博回日本后,郁郁寡欢、终日酗酒,1966年病没。


。。。。。。。。。。。。。。。。。。。。。。



1958年8月23日18时30分起,共军集中各型火炮342门,向金门作地毯式滥射,顿时弹如雨下,尘土飞扬,两个小时内连续发射了57,500发炮弹。


接下来的44天,大陆又狂炸了479,554发纯钢炮弹,金门地区平均每一平方公里落弹3,160发。接下来1960年,中共因美国艾森豪总统访台,共军又发动「六一七」、「六一九」炮战,尔后采「单打双不打」方式陆续炮击,直到1978年1月1日,才正式宣告炮战时代结束。


金门除了除了花岗石外,「钢」也成了丰富的矿产。聪明的金门人将这些钢炮废物利用,打造成锋利又实用的菜刀,并且闯出和金门高梁酒一样的名号,成了观光客「朝圣」必买的当地特产之一。但这是多少金门人的死伤,所换来的「特产」。


洋宅耆老告诉笔者,当地都是早期金门人下南洋讨生活,赚钱后返乡所盖的西式别墅,是单纯的村落与文化据点,国军在此根本没有任何军事设施,但「匪军」却连这样的地方也滥射不顾。


老先生最气愤的是,金厦之间仅一水之隔,清朝与国民政府时,大家来往通婚,络绎不绝;他们半个台湾人也不认识。美国总统艾森豪是谁,台湾到底在哪里,他们一概不知。


至于「匪军」为何这么残忍,要轰击他们这样一个单纯的村落,他不懂,笔者也不懂,只记得他坚持称对岸叫「匪军」,当时我们军中政治课都已改称「共军」了,但老人家坚持这样说,笔者也就姑且这样记下。


。。。。。。。。。。。。。。。。。。。。。。



1949年10月,一路告捷的共军,刚占领厦门,又直扑金门。当时岛上只有汤恩伯的福建绥靖部队(曹福林与刘汝明各两个编装不实的师),共军一上岸,他们就被打退了。24日起,占优势的共军准备全数登陆,老蒋也从台湾调来一个新编师,汕头调来两个嫡系的步兵师,原本打算在古宁头将登陆的共军「阻敌于海上」,但被根本博制止了。


根本博将国军撤退,让共军全数上岸,再用优势的空军将共军所有舰艇炸沉。上岸的共军被增援而来的国军歼灭了大部分,共军残众于是占领古宁头的民宅做困兽之斗,国军也准备用「火海」围攻。但耆老告诉我,那位日本将军反对国军的战术,结果国军打开包围的一角,让共军到北海岸集结等待对岸支持,古宁头村民因此逃过一劫。


在北海岸集结完成的共军,遭到国军海陆空三面夹击,在没有掩蔽,也没有人质的情况下,全数被歼灭与被俘,连一个逃回去的都没有,造成了共军建军至今最「惨败」的一次战役。金门当地人将根本博尊称为「战神」,中共也悬赏五万美金要取他的人头。







本文内容于 2008-10-10 16:16:18 被第五篇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