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来源:中国新闻网



2008年10月7日

阎崇年在无锡签售时遭到一青年男子袭击,原是因学术观点不同引起。知名学者此遭江南行忽遇险,又引发了网友们一场关于解说历史的大讨论,唏嘘者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008年10月5日下午,北京满学会会长、百家讲坛主讲之一、著名历史学家阎崇年来到无锡新华书店与读者见面。见面会上,他向读者详细介绍了由他创作的《明亡清兴六十年》、《袁崇焕传》、《康熙大帝》等书籍,并就历史爱好者和广大热心读者关心的话题进行了互动交流。签售过程中,一位对他的一些言论不满的读者上前打了他耳光。中新社发李 杰 摄






事件回放


我心里不好过


记者(以下简称记):读者现在都很关心您的身体及精神状况。


阎崇年(以下简称阎):非常感谢全国读者和海外华人对我的关心。我先把过程跟你说说。10月5日下午1点半开始到4点,我在无锡新华书店与读者交流。




约在两点半,我开始给读者签名。在场排队签名的读者约有60多人,观看的观众有几十人。大约到了第五个人,我一般都写“阎崇年”空个格,写“敬签”,再写上时间地点,再盖章,我在写日期的时候,就觉得突然一下子,他打得很使劲,我就往后一靠,一看是一个男的,大约30岁,高高的个子。


我这么一愣,这人马上被周围的观众和读者制止了,书店保安也立即上来把他带走了。这时第六个读者上来握着我的手,说:“太对不住了,阎老师,我向您表示慰问,您千万别往心里去。”


我当时心里不好过,但读者特别好,第七个读者上来说:“阎老师,我给您鞠个躬,我们应该谴责这个人的不文明行为”,排队的读者有鞠躬的,有握手的,有道歉的,有表示慰问的,我就一个个接着签,一直签到4点,签了500本左右。我当时心里非常沉重,但读者太可爱了,为了尊重读者我要坚持签下去。


事件进程


是否起诉正在考虑中


记:他是一时冲动打人的吗?


阎:有些媒体的报道不实,说一个男子“冲到阎崇年面前”,他不是冲过来,不是突然的冲动,是很有秩序地排着队,互动时他也在场,没有提问。


记:您有起诉的打算吗?


阎:就我个人来说,这件事我没有错误,我跟这个人素不相识,过去没有纠葛,更没有宿怨。我身体受到攻击,精神也受到损伤。我6号上午去医院检查,血压到了105/185,名誉权也受到损害,我要起诉也完全有权利。但是否起诉,我正在考虑。


记:最近两天的心情是怎样的?


阎:这件事不是我个人的一次不幸,是我们社会精神的一点悲哀。不仅是我,所有正义的人都愤愤不平。我们的学术研究和交流应当受到法律的保护,学者的尊严和人身安全应该受到法律的保护。即使按照做人的底线,对一个人应有起码的尊重,无缘无故,为什么?


“罪状”回应


“语录”全部是捏造


记:网上现在流传着“阎崇年语录”,比如您认为文字狱维持了社会稳定,汉服不能体现民族精神等,引起争议,这些是您说过的吗?


阎:我郑重地跟你说,我查了一下“语录”,完全不是我说的,纯属捏造。我对文字狱持批判态度,也从没对汉服发表过观点。如果有人说是我说的,那么是哪本书?第几页?我的哪次讲话?“语录”中语言的非严谨性也不是我们学者的说话方式。


记:网上还有一首“满江红·清帝逊位100周年祭”的诗,有人说是您写的,然后进行批判。还说您谎称自己是汉族。


阎:这个事可以正式澄清,没有,我从来不写诗。我拿身份证给你看,可以明确说,我是汉族。对网络上这些东西,有人问到,我就正式表态,没问到,我就不回答了。比如网上还有人伪造我的博客,捏造出一些我与别人的讨论,我从来没开过博客。


记:您认为这些荒唐可笑吗?


阎:这些不可笑,应该严肃对待。有些属于猜测,但也不能不让人家猜测,但事实证明不是这样。而捏造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行为。对人身的攻击、谩骂或诽谤,应当受到法律的制裁。


对话平台


收到来信数以万计


记:有些人认为明星学者有强大的话语权,读者没有与其进行对话、发表观点的渠道,您怎么看?


阎:从2004年到现在,我收到读者的信数以万计,也在一些场合与读者进行讨论。凡是抱着探讨态度,提出不同看法的,我都认真查证,查证后我进行修订。讲《康熙大帝》时我讲到雅克萨之战,我说这战有汉人、蒙古人、满洲人、达斡尔人等共同努力,打赢战争。我最近到呼伦贝尔,一个鄂温克族老先生跟我说,这里面还有索伦(今鄂温克族)人,电视台讲座时间有限,我说的不全,于是我通知中华书局在新印《康熙大帝》时修正。


学术态度


打人者不代表学术观点


记:网上也有人批判您对清帝歌功颂德。


阎:我的学术思想从来不是肯定一切或是否定一切,有功就歌,有德就颂,有错就批。比如对康熙,谈他的功,也谈他的过。比如八旗制度康熙没有进行重大改革,它适合打天下,到坐天下时应该对其进行改革,对后来清朝的衰亡,康熙没有改革八旗制度,应该负历史责任。康熙自己学习西学,但作为国家执政者,没有把西方的文明作为政府行为延续下去,成为乾隆以后对西方文明不了解的一个原因。我在电视讲座中谈到鸦片战争中的道光皇帝永远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这是歌功颂德吗?


有些人,恐怕我的书根本没看,《百家讲坛》讲座也没有全看,凭一种民族偏见,在断章取义,在想象演绎,个别人歪曲捏造。对我的观点不满有个人的自由,但这次的打人者不代表学术观点。如果是学术之争,你要提出你的学术观点、论据,在一个学术平台上,用你的论据来反驳。晨报记者刘婷


记者手记


捏造语录与凌晨四点起床


刘婷


当疯狂的“掌掴事件”发生后,另一场同样疯狂的、为阎崇年挨打找原因的行动在网上风起云涌。语录、诗作都成了阎崇年挨打的“理由”,而当这一切被当事人证明纯属捏造时,成了一场批判一个子虚乌有的“阎崇年”的闹剧。


真实的阎崇年是个什么样子?记者在此只说两个阎崇年的细节。一是记者因为此次事件走入阎崇年家中,正自有点心中惴惴,阎崇年却一切如常,语调、语速如常,眉宇间也看不出什么纠结。没有对打人者评价什么,不猜测,更没有谩骂,只是陈述当时的状况,只是在讲“这是我们社会精神的一点悲哀”时声音有些颤抖。一是阎老每天凌晨4点起床,全天分四个时段读书,一直工作到晚上10点、11点。“掌掴事件”与捏造语录的不靠谱,发生在每天凌晨4点起来读书、一坚持就是30多年的阎崇年身上,只是“一点悲哀”?问问我们的心,这真是大大的悲哀。北京晨报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