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兵文集 寰宇纵横任枉评 从卖国论探查出鼓吹中国威胁论的兴奋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68/


爱国是一件并不轻松的事,也许爱国是普遍拥有的道德情操,但并不一定每个人都能合格达标。爱国是没有圭臬的,如果以对国家贡献来说,低层的爱国者的贡献是微乎其微的,而非低层的伪爱国者则可以利用手中权利,给国家带来客观的经济利益,按贡献,按能力来说,似乎爱国也有了门第之说。尝试着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给爱国做个定义,首先爱是途径,国是对象。

爱是一种坚定不移的感情,但不具有唯一性,爱法定伴侣的同时,还可以爱其他异性,即使是道德约束力,也是针对女性,而男性相对模糊。既然是爱国,那就唯一的,对象至始至终只能是一个,如果结合中国的灵魂不亡论与轮回说的话,也就是说生的国家的人,死是国家的鬼。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杜聿明将军在远征缅甸时身患重病,秉持的信念就是死也要死在中国。不过现在中国人不谈这些了,出国已然成为了一种地位、权利、财富、能力或者其他什么的象征,至于回国,那是最后考虑的事情。不然的话也不会中国留学生回国的周期很漫长,有学习期间,有在外任职期间,有在外生活期间。我对爱国做判定的依据就是“需要”,当国家需要你的时候,你在祖国,当国家不需要你的时候,你依旧在祖国,身体以及内心不一定要面面俱到,但是要把最宝贵的留给祖国。

最近,我看到一篇文章,名称是《中日两国学者:中日未来呼唤大战略》,作者是周牧之,文章篇幅并不长,一目可尽,但我发现一个问题,那就是这片文章实质上就是一篇卖国论的翻版,文章的中心是中日发展必须围绕着两国大交流,大分工进行,这样才能在经济上繁荣,在政治上强盛,是属于泛亚论的一种演绎。江山代有才人出,这句话不假,可是才人的数量远远没有汉奸的数量多,随着时间的推移,汉奸发展也进入了新时期,现代汉奸都是了解共产主义的。比如说分工论,就是前苏联灰衣主教苏斯洛夫提出的国际分工论的翻版。怎么说它是卖国的呢?因为苏斯洛夫的理论前提是在社会主义国家当中进行的,现在到好,更换成为了子虚乌有的“东亚共同体”。

勃日列涅夫主义及外国污蔑中国“佐证”

1.社会主义大家庭论。

对于这点,是把社会主义大家庭更换成为发展中国家大家庭,尤其是在当西方政客力推印度上位不成之后,便把中国定义为发展中国家大家庭的家长,因为中国是安理会五大常任理事国之一。西方政客的利益在于摸黑中国,印度利益是在于能在入常上捞取些许资本。

2.大国责任论。

如果眼睛没有问题的人,都会发现中国在外交辞令当中频繁使用“中国是负责任的国家”之类的词语,一天到晚谈责任,结果遇到实际问题“减排”的时候,又止步不前,多么生活的证据。西方政客能利用这点污蔑中国是负责任国家的事实,同时还能套入勃日列涅夫主义的范畴。

3.国际分工论。

如上所说,把前提条件社会主义国家更换为“东亚共同体”,和日本搞第一阶段的国际分工,然后扩展到整个东亚地区。

4.有限主权论。

中国的外交政策是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执行的是“不沙不霸”的政策,这点西方政客是很难攻破的。从这点上,完全可以看出新中国的第一代领导是属于伟人的集合体,把“共和”能用“和共”来阐释,高明之处,睁目可见,敬佩之情,油然而生。

5.国际专政论。

这个我也不太确定,可能是西方政客把查韦斯整合南美政治势力定义为国际专争论吧!原中美洲联邦与大哥伦比亚共和国的左派整合,大有这种发展趋势,但是把帽子扣给中国,还是俄罗斯,这点还不明确,或者是说都两国都扣上,毕竟俄罗斯现在的勃日列涅夫主义势头强劲,形成了梅普祖的三驾马车,以克格勃意识形态取代苏斯洛夫精神指导,在加上俄格冲突与布拉格之春是类同性行为,看来用勃日列涅夫主义串联“中国威胁论”与“俄罗斯威胁论”的可能性极大。

6.利益有关论。

在苏丹与津巴布韦这样的欠发达国家,把中国原本固有的利益,在外国殖民者再次介入之时遭遇阻力,就定义为中国与任何欠发达国家爱利益有关,从而扣上利益有关论的帽子。

用勃日列涅夫主义串联“中国威胁论”与“俄罗斯威胁论”的作用力主要是针对小国,而且具体对于原东欧国家与中国周边国家效果更明显。直接表现为越南与朝鲜给中国找麻烦,而在东欧国家例如捷克与波兰等国家,则采取跨地区式的反华方针,很有可能就是因为给“中国威胁论”注入了兴奋剂刺激到了这些国家,导致中国外交一时间陷入被动当中。这针兴奋剂是可以反复使用的,尤其是在当美国在东欧出现统治危机,而中国又与周边国家关系有所进展之时。也只有美国才能动员起德国与日本当监工。德国与日本战争不一定会赢,但是外交舆论战那就太在行了,都是老本行,日本对华示好,主要就是因为有人负责反华舆论战了,可察不可亡矣。

退役新兵

2008.10.10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