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当兵的那一天(回忆)


我,一个18岁的少年,经过体检,政审,光荣的应征入伍。一帆风顺。换上了新的军装(冬季作训服),肥肥的,憨憨的,难怪别人都说“新兵蛋子”,回想起来确实够傻,哈哈。

12月13号,早上2点钟,一个难眠的夜晚,偷偷的看到父母亲一遍又一遍的整理我的背包!不是认为这个放的不好,就是认为那个应当放在上面让我好拿,还有针线等等等等!让我流泪!早上四点父母亲烧早餐,备我第一次出远门的早饭,一桌丰盛的早餐啊!这是我今生永难忘掉的亲情!

六点吃过早饭,我们一批城镇新兵经过戴红花,吹吹打打的欢送到武装部集合,分到河北省石家庄的兵共四十七人,寒冷的早上,哨声响起,集合。武装部长点名,隆隆的鞭炮声,讲了什么已经听不清楚了,只是在武装带背后,郑重地写下了日期“1995年12月13日”。

10点终于到了南京火车站,上了火车,兴奋的我们忘乎所以,聊天,开玩笑,乱成一团,车下面看到了我的父亲,一位严谨的父亲背过身去------!!熬呀熬呀熬,终于开车了。一车厢的人没一点声响。

幼稚的我,雄心壮志地说“终于长大了,我要独立了!”车上大家都拿自己带的东西出来吃,玩。接兵的领导也和我们在一起吃喝,根本还没有意识到让我们终身难忘的3个月新兵生活即将开始了。

27个小时,我们到了部队的所在地石家庄。开心,终于到了。下车了下车了,在月台上,我们依然乱成一团,刹那间,我们听到一个声音“一群熊兵,都给我站好,整队!”我们静了一下,定睛一看,来人肩头2杠3星,迅速站好。原来此人是我们的团长,首先一顿暴骂,接着是欢迎,点名。我们出站了,上了一辆解放10B,雷锋同志开过的那种车,

昏昏沉沉的看了一眼手上戴的双狮手表(后来掉了),又是2个小时过去了。车子依然在公路上飞奔着,丝毫没有停下来休整的意思。 突然有人喊“好像出了市区了啊?这是要拉我们到什么地方啊?”,不知道谁也不知道!这时,车头猛地向一条偏僻小路转了过去,但不知道为什么,肚子不饿,没有吃饭呢。船到桥头自然直,索性闭上眼睛,去感受大自然的美好吧。1个小时过去了,车停了,一看到了营房大门,原来这里才是真正的到了部队啊(获鹿县石家庄下面一个小县城),刚才的只不过是车站。开心,这地方还算行,死气沉沉的车厢又活过来了,大家又开始对这个小县城谈论开了。此时此刻,我们的兴奋和激情在路上已经被耗光了。


到了到了收东西,下车,已经听到隆隆的锣鼓声了。两旁有很多人在欢迎我们,场面真的很感人,我抽空环顾了一下四周,原来我已经站在太行山下了,三面环山,营房整洁明亮,一排一排的,树也是一排一排的,人也是一排一排的,地方的雪方方正正的堆砌在树下!想起一句话:规矩,心中多了一分慌乱。

当过兵的人都知道,吃的第一顿都是面条,分班,一个班十个人,食堂有桌子,没有椅子,站着吃,装菜的就是一个大脸盆,一人发一个跟脸一般大小的碗,伙食真的很一般,所有一切就这样安顿好了,我们知道真正的新兵训练就这样开始了。

第一步就是叠被子,每天我们都在压被子,把它压得光光滑滑,平平整整,以便能够叠出整洁漂亮干净的豆腐块,整整二天,每天都在重复这件事,从早到晚,从晚到早。原来是还要等河南和江西的新兵到了,我们再一起开训。我们班里有一个小家伙,叠被子叠哭过几次了。后来我和老婆说起这事的时候,她很不解的问我“有那么严重吗?” 我说:“你想想,从早上起床吃过早饭后就对着一床被子,趴在上面不停地用手压四个小时,然后吃中饭,下午继续压四个小时,吃过晚饭,晚上还压,不间断地有人检查,这样过二天,多无聊啊,你想不想哭?”这时候不得不提一下教我们叠被子的班长,他长得有棱有角。当时的我感觉他就是一个天生的军人。羡慕得不得了。(说一下,他也是江苏的,对我很关照。哈哈)

终于,新兵们都来了,重新分班,开始训练了。我们的新兵班长姓高,(还是教我们叠被子的班长,后来知道我好幸福,在部队直接领导是老乡会得到好多关照和学习到其他人学不到的东东)看着很腼腆的样子,其实他是个疯子,也或许新兵连的班长都是疯子吧,要不我们怎么会对那段梦般的岁月如此记忆犹新呢?只记得我们的新兵连长在第一次连点名会上说的第二句话就是“以后你们不要把自己当个人”(第一句话是“欢迎大家来到连队”)。当时以为是危言耸听呢,暗自笑笑,接着铺天盖地的训练开始了。军姿,从最开始的只能站到十分钟,到后来的四个小时。稍息,立正,前后左右转,从最开始的乱七八糟,到后来的协调统一。每天的军姿训练真的很变态,首先拿个树枝,放在腿中间夹着,两手和裤腿中间夹一张纸,背后面在腰带处还捆一个木板,对着对面墙上江主席的五句话发呆,我永远记得那五句话“政治合格,军事过硬,作风优良,纪律严明”。站的人受不了直挺挺的摔倒在水泥地上,鼻清脸肿的,后来就让他休息一会,后来大家都想这样摔一下(多么奇怪的念头哈哈,只为了能够休息一会)。一直到收操的哨声响起。中间每次军姿,都有人倒下,班长会把他扶起来,送到路牙边去休息一会,还不忘记说一声“摔,要往前面摔”,不知道什么意思,也许是军姿的要求吧,(后来一个老乡分在特务连,练后倒,因为沙子下面有一个小小的石头,头脑碰到了,因此而摔死了,才知道班长说的意思啊!)于是乎很多人都鼻清脸肿流血啦。冬天站军姿,经常被冻僵,下口令说活动一下,结果很多人都动不了了,脸上手上脚上全部冻的木木的。一个小小的军姿训练,让我们开始相信新兵连长说的那句话了,我觉得自己变成一具没有灵魂的机器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